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WingMakers資料里谈到的星际之国(银河联邦)  

2009-12-13 12:08:20|  分类: 银河文明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錄自WingMakers資料 第一篇訪談)

Neruda:Corteum是一種非常高度發展了的文化,(他們)以一種非常整體的方式(a very holistic manner)整合了科技、文化、和科學。為了各種不同的理由,他們也沒有和我們的政府有牽連,而主要是因為他們在〝聯邦〞(the Federation)裡的職務。

 

Sarah:〝聯邦〞是什麼--我之前沒有聽你說過?

Neruda:每一個銀河系都有一個,包含了在銀河系裡的每一個行星上之所有‘有感覺力的生命形式’(all sentient life forms)之,〝聯邦〞或〝鬆散地聯合起來的組織〞。它相當於銀河系裡的〝聯合國〞。這種〝銀河聯邦〞有‘受邀會員’也有‘觀察會員’。‘受邀會員’(invited members)是那些已經做到‘能以一種負責任的方式來作為他們的行星之管家(stewards)’,並且‘把科技、哲學和文化──那文化使得他們能以一種“有著統一的議程之全球性存在體”(a global entity that has a unified agenda)的身份來進行溝通──結合在一起’的族類。

‘觀察會員’(Observational members)是那些分裂,並且還在為了土地、權力、金錢、文化、以及要成為那些‘妨礙他們形成一個統一的世界政府’之其他事物的主人,而扭打爭奪的族類。在地球行星上的人類(human race),就是這樣的一個族類(species),現在,它還只是被〝銀河聯邦〞觀察著,而沒被邀請進入它的政策制定與經濟體系。

 

Sarah:你是說我們的銀河系有著一個某種形式的政府,並且有一個經濟體系?

Neruda:是的,但如果我和妳談論這個的話,妳將會失去我真正想要和妳分享的,關於WingMakers的線索。

 

Sarah:我很抱歉又把我們帶得偏離主題了。但這太令人驚訝而無法忽視了。如果有一個由智慧的族類共同合作之〝銀河聯邦〞存在著,那為什麼他們不能處理2011年的這些有敵意的外星人,或至少幫助我們呢?

Neruda:〝銀河聯邦〞不會打擾任何一個族類。它真正是一種促進的力量,而不是一種有著軍事展現之統治管理的力量。那就是說,他們會觀察,並且以建議來幫助,但他們將不會介入來援助我們(they will not intervene on our behalf)。

 

Sarah:這就像是〝Star Trek〞(星际迷航,美國的電視影集)裡所描述的〝基本指令〞(the Prime Directive)嗎?

Neruda:不。這比較像是父母親希望子女們能夠學習如何去照料他們自己,以便他們能成為家庭裡之更大的貢獻者。

 

Sarah:但對地球的一種敵意的接管,難道不會影響到〝銀河聯邦〞嗎?

Neruda:肯定會的。但〝銀河聯邦〞不會竊佔一個族類自己對於‘倖存’和‘它的基因之永續’(the perpetuation of its genetics)的責任。妳看,在一種原子的層面上來說,我們的肉體相當實在地是由星辰所製造出來的(our physical bodies are made quite literally from stars)。在一種次原子(sub-atomic)的層面上來說,我們的心智是一個〝銀河心智〞的一些非物質的貯藏器(our minds are non-physical repositories of a galactic mind)。在一種〝次次原子〞的層面上來說,我們的靈魂是‘上帝’或‘瀰漫於宇宙間的智慧’之一些非物質的貯藏器(our souls are non-physical repositories of God or the intelligence that pervades the universe)。

〝銀河聯邦〞相信人類族類(the human species)能夠保護它自己,因為它是屬於星辰的、銀河心智的、和上帝的。如果我們沒有成功,而那戰鬥延伸到我們銀河系的其他部分,〝銀河聯邦〞就會警覺,而它的成員們就會保衛他們的獨立主權,而這已經發生過許多次了。在這種保衛的過程中,新的科技會出現,新的友誼會被打造出來,而新的信心會被嵌入在〝銀河心智〞中。那就是〝銀河聯邦〞為什麼會有如此做法的原因。

 

Sarah:難道BST不會存在於〝銀河聯邦〞裡的某個地方嗎?

Neruda:也許是在靠近我們銀河系核心的那些行星裡的一個行星之上。

 

Sarah:所以為什麼〝銀河聯邦〞不幫忙呢--你說他們可以幫忙的不是嗎?

Neruda:是的,他們可以幫忙。而Corteum是IMs或‘受邀會員’(invited members),而且他們正在幫助我們。但他們自己也沒有BST科技--這是一種非常特別的科技,一個只想要把它用作一種防禦性武器的族類才會被許可去獲得它。而在這當中的就是挑戰。

 

Sarah:是誰在〝許可〞--你是說,是〝銀河聯邦〞在決定,一個族類在什麼時候才是準備好了而可以獲得BST了嗎?

Neruda:不是--我想那與上帝有關。

........

 

 

-----------------------------------

 

星际联邦与猎户集团的战争

 

 

(摘录自《一的法则》)
 
发问者:谢谢你。我们将继续昨天的讨论。你讲到大约三千年前,由于大分散(Diaspora),猎户集团离开。那么星际联邦是否在猎户集团离开后有任何进展?
 
RA:我是拉。星际联邦与猎户集团双方在你们之上的次元层面忙着交战。在你们上方的次元平面中持续了许多世纪,容我们说,是在时间/空间的层面中。一方阴谋迭出,另一方束紧了光之甲胄。在这些层面中,战争持续进行着直到今天。
在地球层面上,能量还在酝酿的阶段,没有导致大规模的呼求。有一些孤立的呼求案例。其中一个发生在约2千6百年前,地点是古希腊(在这个时间),结果产生了书写的进步,以及对一的法则的某些面相的认识。我们特别注意到的人物有,泰利斯(Thales)和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他们是哲学家,教导他们的学生。还有伯里克利(Pericles)的见解也值得重视。在这个时候,星际联邦被允许用心电感应铭印了一些有限的洞见(visionary)信息。无论如何,绝大部分时间,帝国们的死亡和兴起,按照久已在运动中设定的姿态和能量,不是为了增强极化,而是为了用正面的去混合好战的或负面的,这个负面的特征在你们最后的小周期已经存在。

发问者:你说到猎户集团,以及在星际联邦和猎户集团间发生了战斗。是否可以给点有关这个战斗的细节?
 
RA:我是拉。如果你愿意,想象你的心智,想象它与你们社会上的其它所有心智处在完全的合一之中。那么你们就成了单一的心智,原本在你们物理幻象中微弱的电荷,现在聚集成为巨大的动力机器,依靠它任何思想都可以被投射为实在的东西。凭这个力量,猎户集团奋力突击或攻击装备着光的星际联邦。结果是你们所谓的不分胜负,双方力量都多少被这场战斗所消耗,并需要重新集结。负面的一方因为无法操控(对方)而耗损;正面的一方因无法接受被给予的而耗损。
 
发问者: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所说的“无法接受被给予的”的意思?
 
RA:我是拉。在这个你称为思想-战斗发生的时间/空间水平,最具接受性和爱的能量将会极大地爱那些想要操控的实体,以至于那些实体被爱所包围并吞没,最后被正面能量转变。然而,这是场实力相当的战斗,星际联邦觉察到他不能在平等的立足点上,为了维持纯粹的正面,而允许他自身被操控。因为这样的纯粹不会有任何的结果,而是被所谓黑暗的力量踩在脚下,如你所说。因此那些涉入这场思想-战斗的实体们必须处于守势而非全然接受,好保存他们的有用之处(usefulness)以服务-他人。于是他们不能全然接受猎户集团想要给的东西,就是奴役。所以,由于这种摩擦,双方都损失了一些极性,必须重新集结。双方也不是没有收获。唯一有益的结果是给这个星球提供了可利用的能量平衡,所以这些能量在这个空间/时间更少需要被平衡,也就减小了星球毁灭的机会。
 
发问者:我相信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否部分的星际联邦投入到这场思想-战斗中?投入的比例是多少?
 
RA:我是拉。这是星际联邦最困难的工作。在任何一个时间,仅有四个行星实体被要求参与这场战斗。
 
发问者:这四个行星实体属于什么密度?
 
RA:我是拉。这些实体属于爱的密度,序数是四。
 
发问者:那么我假设这是对这个工作最有效的密度。是不是这个密度——这个密度的实体——做这个工作更有效,和第五或者第六密度的实体相比?
 
RA:我是拉。第四密度是除了你们(第三)密度之外,唯一欠缺避免战斗的智慧,认为战斗是有必要的密度。因此必须使用第四密度社会记忆复合体。
 
发问者:我假设星际联邦与猎户集团双方都是只利用第四密度进行战斗,猎户集团的第五与第六密度并没有参与这场战斗。是否正确?
 
RA:我是拉。这将是最后一个完整的问题,因为器皿的能量低落。
你的假设有部分正确。第五和第六密度的正面实体不会参与这场战斗。第五密度的负面实体不会参与这场战斗。因此,双方的第四密度(实体)投入这场战斗。在我们结束前,是否有简短的问题。
 
发问者:首先我在这最后要说的是,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能使这器皿更舒适?如果器皿还有能量——或回答器皿留下的问题,但我很想知道第五密度负面实体不参与这场战斗的定位?
 
RA:我是拉。第五密度是光或智慧的密度。所谓的负面服务-自我实体在这个密度中,处于高度的觉察性与智慧,除了思想,他们已经终止其它活动。第五密度负面实体超常地紧密,并且与其它一切事物分离。
 
发问者:非常感谢你。我们不想耗尽器皿的能量,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能使这个器皿更舒适?
 
RA:我是拉。你们非常谨慎认真。正如我们先前要求的,最好去观察器皿较为竖直姿势的角度,它造成手肘部分的神经阻塞。我是拉。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那么,向前去吧!在太一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天主与你同在。


 

  评论这张
 
阅读(2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