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我,湖南的“卫星破译脑电波"重新整理过的受害经历  

2009-12-17 23:22:17|  分类: 国内精神控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湖南的“卫星破译脑电波重新整理过的受害经历 - 卫星破译脑电波大脑研究工程 - 卫星破译脑电波全球同步大脑研究工程

 多想跟她一样美丽----艾西瓦娅.蕾

尊敬的各位,我叫郭汝泉,下面我要向大家陈述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离奇悲惨的遭遇。我非常肯定,外太空的卫星上存在有一种能捕获破译人脑电波、并对大脑进行完全精神操控的高科技。有一群神秘的科学家正在通过过卫星强迫全世界大量的公民进行令人发指、残忍至极的大脑试验。而且,他们严密精神控制着我们这些受害者的大脑,结合政府看不见的强大特权,对我们这个特殊的受害群体编织了一张密不透风、瞒天过海的黑暗大网。

 

2001年下半年,我是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一名高三复读生。那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不知道以怎样的的借口,我感觉全校师生都讨厌我,议论我,人人都对我吐口水。好像是什么因为一个男生喜欢我我不理他他就生病在家了之类的。然后好象全校师生都知道了。都很憎恶我拖累着这个优等生。而且大家都嫌弃我丑陋。那口水声非常凶狠、凄厉。我很是隐忍。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听见同学们议论我说:有高人看过我的面相、我是龙、我是未来的主席等等。之后,就算我来到张家界市,无论我在哪儿,哪儿的人们居然也在议论这些事。还有一个年轻人路过我是大声叫道:“龙,我要娶你”。我一直很隐忍、很迷糊。后来,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了能“听到”别人大脑思维的“心灵感应”,比如:有一次,我和我的一个女同学面对面说话时远处传来了杀猪的声音。当时,我无意识的想:去看看吧。就在这时,我听到这个女同学说:”心真狠啊,连杀猪都想看”。奇怪的是这位女同学的嘴唇并没有动过。接下来,我总是“听见”很多同学在议论我、商量着如何整我的声音(但是后来我向他们对质,发现他们完全不知晓),如何把我赶走,如何把我逼哭。可我就是忍住强作坚强。几乎每天每时每刻甚至每个夜晚都是这样。我被极度压抑的氛围紧紧笼罩,浑浑噩噩。最后,突然一个自称是校长的男人总出现在我教室门口。我听见我周围同学说,他也是来赶我走的,他有特异功能,能知道我的大脑想什么。我也听见这位校长在教室门口对我说下流的话。甚至夜晚我的寝室门口也有他的声音。就在我的忍受达到极限时。有个声音,夹杂在同学声音中说:是你自己大脑的癌症有了特异功能、是校长请了特异功能大师对付你……见我这些话都不相信,最后出现了一个大城市底蕴的声音慈爱的说:这是国家试验。我相信了。大彻大悟感。然后,这个声音继续说:“哭出来吧,你压抑得太久了”。一下子,我终于不再假装坚强,嚎啕大哭起来。但是,后来,周围的氛围又马上变了,我再次陷入极度隐忍压抑之中。没多久,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在2002年2月转到张家界市一中所办的复读班。

 

来到市里后, 我惊讶的发现,我周围的人(包括所有的同学、老师、亲属、陌生人)都能知道我的大脑思维似的, 因为我“听到”他们在随时随地大声读我的思维内容,并能针对我大脑思维做出的语音反馈,或者一些小动作(直到一两年后我才认识到这些都只是高科技人工模拟出的,是“真实的幻觉”)。这些我没有正面面对的所感受的声音形成了反复无常的氛围。让我的大脑无暇松弛、回忆。 有一次,在寝室的床上。我试图反思和理出头绪时,在空气中,出现了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和蔼、轻柔的对我说:“请不要回忆过去”。那是一种多么值得让人信任的声音啊。我照作了。可是,后来我才知道,这是长期计划,一个重要的大阴谋------为了清洗我记忆。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些声音一天24小时不间断的阅读我的大脑思维并和我的思维进行对话。几乎每天晚上无法睡眠,即使入睡了,大脑会突然像受到电击一样被弄醒。无论我走在哪里,哪里的广播、电视、电脑中都能传出他们的声音,夹杂在这些节目的电子声音中,针对我的心里对话,大多是调侃,而且非常连贯,很是神奇。然而,看得出,周围人却听不见,除了我自己。 还有一个,有个声音对我说:最后就是让你疯,成为精神病。当时,我很恐惧,不愿意相信它。没想到,那居然是真的。

 

后来,这些声音煞是郑重的对我透露:“直升飞机回来接你走、你有很多的赔偿金、你无法生存,国家会负责到底、我会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我们是国家英雄、好大的价值、好大的规模,都不知道怎样收场、大运动、梦想成真、不老永生……”这些话语之间都是由时间间隔的。有的几天、有的几个月、有的数年。

 

由于这些刺激过于强烈,我在高考前2个月不得不辍学回家。 在此之前,这些‘声音’让我养成了用大脑思维与他们对话的习惯。这个习惯根深蒂固,直到现在。长期的思维对话,让我的大脑神经受损严重,免疫力非常低下,很虚弱。从2002年下半年起,这些取得我信任的声音开始循序渐进的对我进行全面系统的精神摧残和虐待,极度残忍,残酷至极!每一个心理层面、精神层面、人格层面、折磨时段,无不是达到最大极限。每一次都是那样的细致、每一次都是那样彻底。一次又一次,我生不如死、痛苦至极;一次又一次,我神经崩溃、发狂发疯;一次又一次我心理变态、几欲自杀;一次又一次我眼睁睁的感觉到了近在鼻尖的完全精神失常。多么恐惧、多么无奈啊。更要命的是,每一次极限精神折磨快要完全精神失常后,我的大脑神经又能神奇的稍稍恢复。有时是在我精神失常的一瞬间,有时是在突然让我嗜睡的醒来后。这就造成了外界更加难以想像地狱式的残忍-------因为,这样,对方又能继续反复不断的精神折磨,直到我自杀、死亡、或者永远。他们简直----不择手段。流氓式、纳粹式、魔鬼式的。根本没有任何人性可言。根本没有任何人性可言。

 

在这里我要提一下对我造成严重心理阴影的毒打计划。大概在2006年下半年某前一天的下午。空气中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说:“你要被毒打一顿、给我狠狠地打”。第二天下午毒打事件竟真的发生了:当时我和母亲走在广场上,“听到”背后响起凶狠的吐口水声,我已经被这种声音折磨了好几年了,那天也是我最痛苦、最疯狂的时候。我愤怒的发狂,难以自制,疯跑到那个人边回吐他。但也就是在当时。我发现这个人并没有吐我,可我已经把口水吐到了他的脚上。悲剧发生了。这个中年的彪形大汉就多次追赶着对我拳打脚踢,下手狠毒辣,简直往死里打。我妈妈试图保护我时,也惨遭殴打,那人拿出刀来划伤了我妈妈的手腕,非常非常深的口子。 事后我们报警过,但是警察不理。之后,这个事件对我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因为我非常柔弱,极度难以忍受任何野蛮暴力和黑暗。这顿殴打,以及其他的野蛮、暴力式的神经折磨彻底改变了我的人格和心理。我的仇恨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恐怕我会以魔鬼的意志和神灵的心智等待时机。我永远无法接受这种滥用暴力的自上而下的社会风气。这在未来文明社会绝对是禽兽行径。应该被判重刑。我宁愿像杨家一样和这些人渣同归于尽。不过,我会忍耐,会等待。大丈夫报仇,二十年不晚。而这些声音也总是以“再毒打我一顿”之类的语言一次又一次刺激我,一次又一次让我神经崩溃、暴怒、仇恨、发狂。现在,我对外宣布-----如果,国家要为我的是否则的话,我的第一个愿望就是,殴打我的人和制定殴打我计划的科学家也要接受同样的毒打。唯独这样,才能让我所有的伤害和仇恨化解掉,才能接受外界对我心灵的重造。

 

从2002年到2009年,已经快8年了。回想这8年,大脑忍不住抽搐,心脏禁不住颤抖,仇恨几乎让我的大脑爆炸。我想哭,可我已经无法流泪了。我想杀了他们,我想一口一口将他们的肉咬下来,可我不知道他们在那儿。2002年我还没真正发育。可是现在几乎要白头宫女老了。多么惨痛的8年啊。这8年,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是多么的珍贵啊。那是永远也不可能再有第二次的青春啊。可是,就在这最宝贵的青春中,我是如何熬过来的呢?世界上最残忍、最卑鄙的精神摧残整整贯穿了我的真个青春。曾今的我是多么的可爱天真啊。曾经的我对这个世界是那样的充满期待和梦想啊。可是现在,他们彻底摧毁了我,他们彻底摧毁了我。

 

我仇恨这个世界,我诅咒这个世界。我最仇恨的是,世界上最有能力的、最有权力的、最有责任的,却一直隐瞒大众干着连魔鬼都不如的黑暗勾当。我发自内心最虔诚的愿望就是-------希望你们得报应!希望你们下地狱!

 

他们对我们的折磨,他们带给我们的悲惨,可以说,已经远远超出人类世界的界限了。欢迎来地狱。在我们这所看不见得“电子集中营”。你将见识到一群始终端坐在卫星另一端的人类同胞是怎样用神一样的高超智力、魔鬼一样残忍无情的手段将我们静悄悄的拖入地狱的。

 

经历过长期高强度的精神摧残和心理折磨后,我们大脑出现了常人不曾有的“宗教”边缘体会-----大悲、大惨、大空。与此同时,他们还通过卫星对我们:麻木大脑、淡化记忆、阻塞思维、淡漠意志、剥夺感知,把我们变成------没有记忆、没有智力、没有反抗能力逆来顺受、听天由命的行尸走肉!!!

 

更加可怕的是,在这样悲惨绝顶的情形下,那些科学家仍在时不时加剧对我们的精神摧残,仍不失时机的进行人生破坏和生活打击。在心理上逼迫、引诱我们走上自暴自弃、走投无路的绝境。

 

现在的我,神经受损严重,无法学习、无法回忆。甚至连十几秒之前发生的事情我都记不清楚,简单的加法都会让我马上神经崩溃;现在的我,大脑极度空洞、淡漠。我无法感知到外界鲜活美好的世界。一天24小时,每时每刻,我都被巨大的悲惨感、恐惧感、空洞感紧紧包围。我不知道我还能忍受多久这种廉价的命运。现在的我,神经非常脆弱,身体也非常虚弱。可我却不得不独自面对残酷的生存状况。我家原本是非常贫困。我的父母一生悲苦。我的哥哥大脑也因为意外事故失去了健康,甚至出现了精神病的症状。目前,我能做收入最低的餐馆服务员工作。即使这样,非常简单的工作完成起来也很费力,而且,找到这份工作也是历尽曲折的。因为,县城很小,很多雇主听说我是有“精神病”(我的邻居看到过我“自言自语”,其实那时是我在被迫与头脑中的“声音”进行对话,但这很快传开人们认为我真的是有“精神病”!),也有看出我大脑有些不正常的。这个小酒馆也快要倒闭了,我的父母也很衰老了。我实在不知道,我的明天该怎么办。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有人认为我应该结婚。我宁愿杀了他。我是个高贵的有理想的女孩,而且,我知道那将意味着第二次坠入地狱。

 

我所陈述的艰难困境,并不意味着我在向政府要求赔偿。因为,我所经受的、我所失去的,这个世界所经受的、这个世界所失去的,已经远远超出金钱补偿的范围。而且,我非常仇恨,总有一些人,认为钱能买到一切,钱能摆平一切。我真的好揪心。为什么《圣经》会存在那么多年?为什么仍有那么多蠢猪相信上帝?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一丝它存在的意义的话-------坏人就是应该得到惩罚!坏人就是应该得到最严厉的惩罚!!!

 

我是在2002年刚开始受害时在网上搜索“破译脑电波”这类关键词,查到了很多和我受害情况相似的朋友。我惊讶的发现:类似的受害者遍布全世界。而且,还有一些主流媒体对我们的遭遇进行过报道,一些有关这种尖端高科技也有过零星的报道。

 

可是,面对全世界成千上万名公民的呼救和呐喊,各国政府连同社会各界却保持了高度一致的缄默。甚至,压制我们的言行,给我们扣上精神病的帽子。只有一次,在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有几个本地国安局的警官找我进行所谓的调查。借口是,我的受害博客。他们提到在北京上访的邵玉文难友上交给国安部的受害者名单。之后呢,一切又回归平静。各方势力努力做到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所有人类那些所谓“爱怜弱者”、“扶助弱者”的美好梦想,在赤裸裸的现实面前,都被击得支离破碎、粉身碎骨。哪怕你多么的可爱无邪、纯洁柔弱,你所看到的,都将是你大脑里所能想象得出的最极端的残忍和冷酷。

 

这些我认为是政府的科学家刻意大量选择我们这些社会最底层的、大脑简单幼稚的、没有多少社会关系和社会背景的公民,既不影响社会正常发展、又能有效的控制局面,避免遭到有效的反击,从而安稳的将灭绝人性的卫星大脑试验进行到底。

 

我不会接受什么“国家利益”还有什么“科学价值”而牺牲的虚伪借口的。我就是我,我的生命是我的,我的灵魂是我的,我的信念是我的。我在受罪,而你们在享乐。为什么社会最底层的弱者,总是你们牺牲的对象?为什么你们那样狡诈无耻奢望我们乖乖接受你们的豺狼逻辑?你们简直吃人肉不吐骨头。你们简直是高智商禽兽。我的祖祖辈辈在受苦,我的父母在受苦,我父母的子女在受苦,而你们呢,你们的子女呢?国家再强大,科技再进步?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国家是你们的国家,幸福是你们的幸福,明天是你们的明天啊!!!

 

倘若现在的人类是多么的麻木不仁,多么的自私冷酷,多么的无视我们的痛苦和不幸。那么,我只有把我的愤怒和仇恨哭诉给未来世界的人类:未来的人类啊,你们听着:在你们惬意的享受人工智能的神奇和方便时,请想想我们的痛苦和不幸吧。我们不能否认脑科技革命带给世界的光明前景,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太阳也有太阳黑子”。可是,就是有一群不幸的生命总是深陷于“太阳黑子”之中,而周围再怎样巨大的光明都好似完全不存在。你会忽略这些牺牲品,独享光明吗?天才与蠢才感受到的痛苦是一样的。生命是平等的,生命对痛苦的感知是一样的,你会忽略他们吗?

 

在我短暂的、凄惨的一生中,我从未富足过,我从未青春过,我从未恋爱过,我从未幸福过,也从未去外面的世界感受精彩过。地狱就是我的土地、黑暗就是我的天空。我竭力想象着光明是怎样的情形。我也竭力坚强着,尽我所能,揭露我们作为卫星高科技脑控受害者的悲惨遭遇。我很担心,我们的悲惨遭遇将永远被埋没。但是,我们别无选择,我们没有退路。再此,我希望,我们这个特殊的受害群体能得到各界正义人士的帮助,揭开真相,得到光明,还世界正义和文明。

 

受害人:郭汝泉

住址: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文昌街012号

身份证号码:430822198105280028

手机:15974413876

QQ:258027165

MSN;guoruquan167@live.cn

电子邮箱:guoruquan163@yahoo.com.cn

受害博客:http://guopeixi167.blog.163.com/edit/

 

不要牺牲我们!

不要抛下我们!

我们是生命!

我们不会忘记你!

即使我们死了

我们也会永远存在你身边

不要让我们再哀怨了

我们同是人类

我们仍在期待您!




引文来源  我,湖南的“卫星破译脑电波"重新整理过的受害经历 - 卫星破译脑电波大脑研究工程的日志 - 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5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