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信息战争手段威胁民主和人类  

2009-12-18 22:52:17|  分类: 新世界秩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息战争手段威胁民主和人类 - 异域深寒 -

(翻译:朱厚友)
在美国新世纪项目关于美国军事政策的报告中,写道:“现在人们一般认识到,信息和其他新技术…正在创造一个动态,这个动态可能威胁到美国行使其主导军事力量的能力.潜在的对手,如中国,急于广泛地利用这些变革的技术;而对手如伊朗,伊拉克和北朝鲜等,正急于发展弹道导弹和核武器…信息和其他先进技术的作用,预示着变革常规军队的性质”.
然而,这个信息技术军事概念,就是,隐瞒世界公众.

2000年2月,俄罗斯的《塞戈尼亚日报》,在“骑马的精神启示(1)”文章中告知,在1996年,俄罗斯政府情报机构FAPSI警告, 比较“战争信息手段效果”与“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效果”,产生了一个题为“信息武器威胁到俄罗斯国家安全”报告.针对俄罗斯国家杜马反应,独联体议会向联合国、OBSE和欧盟委员会提议,国际公约禁止发展和使用信息武器.据同样的塞戈尼亚报纸,1998年3月,这件事与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讨论过,并列入联合国大会的议程.结果,很可能美国否决了这个提案,信息化武器的禁令没有在联合国大会上讨论.

在俄罗斯总统普京于2000年9月签署的俄联邦信息安全法则里,在关于威胁俄罗斯信息安全的危险中,写道 “威胁在精神生活领域…个人、团体和社会意识中公民的宪法权利和自由”和“非法使用特殊的手段影响个人、团体和社会意识”.在关于保障信息安全的国际合作主要方向中,写道“禁止生产、传播和使用信息武器”.

在塞戈尼亚讨论的文章里,大部分描述了既能伤害人体健康,又能阻止人类自由意志的“神秘的心理层信息”手段,将在潜意识层面, 限制人类 “政治、文化和其他自我”的能力,甚至“毁坏俄罗斯不可分割的信息和灵性空间”.据俄罗斯科学家A.F.Okhatrin,这些手段也能杀死人.在这篇文章下面, 塞戈尼亚公布了从俄罗斯国防部得到的,关于影响人类心灵武器的评论. 列举的“精神电子武器”,连同超声和微波武器 ,除了有能力 “在人们之间传递信息”外,还能够作用于通信和电子系统.美国众议员Dennis J. Kucinich,于2001年,在美国众议院提出的空间保护法案中指出,下列能够访问人脑,
损害人类健康或杀人的技术,被命名为使用辐射、电磁、精神、声控、激光或其它能量, 出于信息战争目的,针对个人或目标人群, 情绪管理, 或精神控制这样的个人或人群的“地面、海上或者天基系统”.在俄罗斯科学家Vladimir Tsygankoy和Vladimir Lopatin 写的《精神电子武器和俄罗斯安全》一书中,Dennis J. Kucinich 提出的法案中列举的“精神电子武器”被描述为一种使用 “扭矩场”辐射的武器.(俄罗斯科学家Vladimir Lopatin,是一位政治家,曾经在俄罗斯联邦共和国安全委员会,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和独联体议会工作).在远程影响人类心灵的可能来源中, 这两个作者列出了 “已知和未知自然”的 “物理场发生器”.

众所周知,在上个世纪70年代。克格勃和中央情报局进行了大规模的心理现象研究.科学家们成功地发现了这些现象的物理基础.外地电子、光子连接的物理概念,肯定能被用来解释这些现象.声音、光技术影响人类心灵的能力,是由心理方面的产业做例证的.电磁精神控制技术的存在,在俄罗斯国家杜马安全委员会的结论中,已经被证实,并且,从科学和军事文学中能够推断出.大脑的神经冲动是由化学平衡变化所引发的电性讯号进行的.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已经证实,人类神经系统和行为能够由经小电极输入到大脑的电信号完全控制. 对公牛大脑的某一点刺激100次,使它发出100次的吼叫.当一个人被要求伸直手,而手的弯曲部位受到刺激时,他回答:“我觉得你的电能比我的意志强大.”.通过电刺激大脑,除了大多数内脏功能,如胆囊分泌外,呼吸和心跳的节奏也会受到影响(甚至停止几个脉冲). 感觉和情绪驻留的大脑刺激点产生决定.一个抑郁的妇女, 当她的愤怒中心被刺激时,她撕毁了一张纸.她说道: “我没有控制自己,我不得不起身撕毁.”.用同样的点刺激, 刺激一个咄咄逼人的女人,她起身,并对着墙撞她在受刺激前弹的吉他.感觉的强度可以通过转动控制电流强度的旋钮来控制.当妇女快乐中心被刺激时,妇女给治疗师们展示婚姻中的快乐.刺激猴子大脑上的一点,阻止它接近新生婴儿的母性行为.当边缘系统受到刺激,病人警觉性减弱, 他们失去了思考能力,他们常常开始脱衣或摸索寻找,而当刺激停止时,他们不记得发生什么了.这些信号必须以特定的频率传送,以便产生神经元的重复动作.西班牙科学家Jose Delgado,当他使用这种技术,通过按黑色小盒子上一个按钮,使公牛攻击他;按另一个按钮使公牛离他几英尺远的地方停下来时,他成为了世界知名科学家.

在这种研究途径中,在下一步,大脑中的电流可以被电磁能量感应的想法将明显会被研究. 大脑内的信息经数字处理;换句话说,模拟的感知, 通过数字和神经冲动的频率,被“编译”和转移;而感觉或感知的强度通常相应于电流的强度. Walter J. Freeman, 曾多年测量在许多不同的微电极刺激下大脑的活动.1975年,他提出了一个假说 “新奇的外部刺激,
从基本感觉皮层或丘脑到其他部分的大脑皮层,广泛传播…在一些特征频率中传输,并…接收在…设置调整到那个频率…”. 换句话说,当神经元在处理特定信息中合作时,它们同步于它们的活动,并在相同的频率中振荡.在一项通过歌手Wolf做的实验中,在相同的时间给试验对象两种不同的刺激,引发的大脑活动的不同反应,由两个在不同的频率中振荡的不同神经元组代替.在现代科学文献中,在大脑的不同部位发出的神经脉冲的频率同步,作为脑功能的一个原则,被公认.脑电图技师相信,这些同步化在EEG录音中出现,并已经能够在这些频率中 “读出”由试验对象感知的一个单词的单个字母.理论上,这意味着, 当额外的能量以相应于具体脑活动的特定频率输送到大脑时,大脑的活动能从外面“综合地”被产生.
John Marks ,在他的关于CIA精神控制研究的书中,引用一名中央情报局退伍军人回忆一位同事的笑话:“如果你能找到一个人的括约肌的自然无线电频率,你就能够使他很快跑出房间”.由于人类大脑的大部分活动发生的频率是从1至100赫兹,而这个频率的电磁波是数百甚至数千英里长.基于此事实,则不能把人类大脑作为目标.科学家们开始尝试用脉冲微波.在那个微波中存在着“窗口”频率,深深地穿透到大脑,产生神经元活动.电磁辐射和大脑化学物质的互动被展示.以实验为例, 用20至40兆瓦的脉冲微波, 频率300,600和1000赫兹,照射老鼠的头颅,使老鼠从昏迷状态中5分钟内醒来.大脑神经元的电信号通过叫作神经传递素的化学成分调节.

在1989年“新兴电磁药”会议上, 于1970年至1977年期间担任美国海军电磁辐射项目负责人的Capt. Paul Tyler,在他的讲话中引用了 Merrit 博士的研究成果. Merrit 博士测量了当80兆瓦/平方厘米的领域被应用时,去甲肾上腺素、5
羟色胺和多巴胺减少.所有这些激素充当神经传递素进入大脑皮层. 多巴胺影响学习能力和其它认知能力.多巴胺在合成或传输中的毁坏,能导致帕金森病.在另一个实验中, 500Hz信号产生神经元中正肾上腺素的释放.因为这些神经元控制内脏器官的肌肉,去甲肾上腺素行为作为一种神经递质活动,一个反向信号能够减少内脏器官的活动,并最终损害人体健康.世界卫生组织1981年关于电磁辐射对生物体影响的出版物,提供了许多关于微波辐射对腺体分泌和血液中化学成分影响的实例.许多这样的影响可以伤害人体健康.微波辐射也能影响DNA分子,从而影响生物体的发展.当时在耶鲁大学神经生理学科任职的Jose Delgado,通过实验证明,用10, 100 and 1000 赫兹的微波照射小鸡胚胎,阻止了其发展,包括心脏和血管的发展.美国海军重复了这个实验,并获得了相同的结果.从长远来看,这样运用微波的攻击,对目标人群具有灾难性的影响。
事实上,微波辐射会产生许多致命的影响.在McAffee的实验中,已经提到, 300,600和1000赫兹的微波脉冲对老鼠的呼吸产生损害(甚至导致窒息).类似的信号也会使人窒息.在1983年生物系统非线性电动力学会议上,实验已经呈现出,血栓是由微波辐射形成的.这种能力也适合于武器化.

同样的危险是Allan Frey发现的, 无线电频率辐射会削弱那个阻止有毒化学物质进入大脑的血脑屏障.1986年美国空军发行了一本书“低强度的冲突和现代技术”.Capt. Paul Tyler(从1970年到1977年担任美国海军电磁辐射项目负责人)写了一篇文章,标题“在低强度冲突中的电磁频谱”.在开头,Tyler引用了,由美国空军在1982年发行的,题为“到2000年航空系统生物技术研究要求的最终报告"资料中的内容,“现有的数据资料使得投影,专门生成射频辐射(RFR)领域,会提出强大的,革命性的,清扫所有杀伤性的军事威胁…大约100微安通过心肌,可导致心脏停止和死亡…一个快速扫描RFR系统能够在大的区域,提供有效造成昏迷或杀死的能力.系统的效力将是波形,场强度,脉冲宽度,重复频率和载波频率的一个功能”.
在严酷的攻击中,利用微波可能是有限的,只是影响到人的行为.1985年,Kathleen McAuliffe在 Jose Delgado的西班牙实验室访问了他.就在这个实验室里, Jose Delgado进行了用电磁刺激大脑的实验. 接着, Kathleen McAuliffe为杂志OMNI写了一篇文章. 文章写到Jose Delgado展示了,通过适当调整微波辐射,使猿入睡,或使它过多活动,或使斗鱼冷静下来.接下来一系列实验表明,人类的行为可以用更复杂的方式控制.

1962年, Allan H. Frey在 “应用生理学”杂志上,发布了实验结果,以一千英尺的距离通过电磁辐射把声音传输到大脑.“电磁“声音被聋人以及非聋人听到.Frey在他的报告中写到,到那时为止,只有视觉系统已经被显示,对电磁能量反应.他指出, “用有点不同的传输参数, 我们可以引起头部严重振动的感知.”,并且, “再次,改变…参数,可引起紧张得如坐针毡的感觉”.[本博注:请注意,这些实验发生在1962年!!!] Frey的实验由其他科学家重复了几次.另外,当Don R. Justesen在关于“微波和行为”的文章中,使用了他的同事J. C. Sharp(在一个称为“潘多拉”的秘密军事项目工作)通过电话给他描述的实验结果时,更先进的实验,还包括了传输随音响声音而调整的无线电到大脑,无意中发布了.在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 Joseph C. Sharp改进了Frey的方法,他能把他可以理解的单词,传输到实验对象的大脑中.

 

美国军方通过微波辐射产生人类语言知觉的能力,证实了Sharon Weinberger的文章 “心理战”,此文章发表在2007年2月《华盛顿邮报》.作为对信息自由法案的回应, 文章要求空军准予发表 “基于1994年10月在空军实验室对人试验的录音,记录和专利,在那里,科学家们能够把短语传送到人体头部”.这篇文章还陈述了 “研究实验室,引用分类, 拒绝讨论它或准予发表其它资料”.Robert Becker,因为他发现骨折愈合中脉冲领域的影响,曾两次获得诺贝尔奖提名.他写了J. F. Schapitz,做的实验.他陈述:“在这次调查中,将展示, 催眠师的话语也可以用调制的电磁能量直接传达到人类大脑的潜意识部分.也就是说,没有使用任何接收或转换这些信息的技术设备,并且,没有使受到这种信息的人有机会有意识地控制信息输入”.四个实验受试者的每一个人,被实施一项百个问题的试验,从容易到技术类.稍后,不知道他们正在被照射,他们会受制于信息电波,提示他们在空白处,一些正确答案的记忆缺失和其他正确答案的记忆伪造等已经留下的问题答案. 2周后,他们不得不再次通过这个试验.这些实验的结果从来没有公布.显然,在那些实验中,信息以人脑所觉察到的, 但是实验对象没觉察到的超声波频率,被发送到人脑.据俄罗斯的报纸,这样,可以按照人在催眠状态下被编程的同样方法,人们被编程来执行不同的动作.在俄罗斯新闻界,这种方法的使用被询问过.那时,将军Lev Rokhlin的妻子,在与一位女性朋友偶然的电话谈话后,在凌晨2点,杀死了睡眠中的将军Lev Rokhlin.她的朋友使用了一系列期望引发谋杀行为的单词吗?在Rokhlin将军被谋杀之前,他为军队计划抗议军队改革,并访问了俄罗斯报纸的编辑,告诉他们,他可能很快被杀死于车祸中,或饮酒狂欢中,或与他的妻子争论中.

在著作《交叉电流》中, Robert Becker介绍了来自于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微波研究部门的报告,在那里, J.C. Sharp进行了通过射频辐射传输话语到大脑的试验.这份报告涉及神经元系统脉冲微波的效应,并把测试项目分成4个部分描述:

1)迅速衰弱的影响;
2)迅速刺激听觉的影响;
3)工作干扰(中止)的影响;
4)控制行为的刺激影响”。

这份报告提出了这个结论:“几个微波脉冲出现到中枢神经系统,产生类似于与热无关的电刺激”.

根据到2000年航空系统生物技术研究要求的最终报告,美国空军把射频武器研究分为三个方面:1) 从1980年到1995年, 脉冲RFR投影效果研究;2) 称为“继续目前研究”的 “生存系统RFR机制”,从1980开始,预计在1997年左右结束;
3)“RFR迫使破坏性的现象”-大约从1986年开始,直到2010年.在这篇报告第2卷,陈述这个项目工作正在按计划进行或提前进行了.最后提到的研究方面,在第二卷被重新定义:

“尽管最初的关注,是面向通过热载荷和电磁场作用,使人的功能退化,但是,后续工作将讨论指导和询问精神功能,外部地使用应用领域等可能性”.

在前苏联这个领域的研究是完全躲避公众的.但是,在反戈尔巴乔夫暴动期间,政治制度的变化和该设备的实际使用,使得这个内容成为报纸主题.据 “俄罗斯日报”,在反戈尔巴乔夫政变失败期间,将军Kobets警告俄罗斯“白宫”的保卫者,精神控制技术可能用来对付他们.在暴动后,受人尊敬的俄罗斯科学家Victor Sedlecki在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上,发表了一项声明,精神生物信号发生器在苏联大批量生产,并且,在政变失败期间被使用.但是,由于操作人员缺乏经验,未能成功.在关于精神控制主题文章接下来的热点中,通过微波辐射操纵大众的实验发表了.在1974年,在成功地测试驻在新西伯利亚一个军事单位之后,无线电催眠器设备已经向苏联政府发明和发现事务委员会登记注册.该设备被描述成一种通过无线电波诱导睡眠的方法.显然,在1974年,那整个军事单位已经进入睡眠状态.

在“低强度冲突和现代技术”这本书中,上校Tyler还写道:“因为涉及许多参数和每个参数明显的特异性,每个可以使之适应特定的反应.这种灵活能力,给用户提供了一个巨大的选择范围.在常规的或非常规的战争中,打开它,提供适当的反应”.如果你不满意这个频率范围,人类神经系统在这个范围内工作太窄,以至于不能够提供许多可供选择的反应,Capt.泰勒写道:“有未经证实的报导说,改变0.01赫兹能够起重要作用”.因为人类大脑的许多活动由不同序列的频率代表,这进一步提供了大量的选择.

1994年底,世界最有力的雷达系统首次测试,在阿拉斯加实施了.这年,它的功率会达到100亿瓦特,后来1000亿瓦特.这种方法的主要特征是包括加热电离层能力,并且,用这种方法,改变电离层海拔高度.通过操纵电离层,电磁波从电离层反弹回到目标星球某个地区,是可能的.据美国政府官方信息,HAARP(高频主动极光研究项目)系统是为科学研究设计的.然而,有太多的事实表明,它的建筑的主要功能是是军事用途.

Bernard J. Eastlund 的主要专利(编号4,686,605),打算利用系统,在大气层中可能到的任何地方,破坏飞机和导弹的导航系统;在行星上的任何地方,干扰所有通信系统;以及全球气候控制等.与这个系统相关的其它专利,打算使用这个系统在核子爆炸和其他军事用途范围内感应引爆.显然,俄罗斯情报局FAPSI对俄罗斯政府的警告,俄罗斯 “塞戈尼亚日报”上的文章,都是对美国HAARP系统装置的回应.HAARP系统能够脉冲微波辐射从一赫兹的千分之一开始.在这种情况下,毫无疑问,它能通过赫兹的千分之1,以及用对人类神经系统功能至关重要的从1到100赫兹频率, 改变微波辐射的脉冲.1995年6月, Michael Persinger(在美国海军非致命性电磁武器“睡美人”项目工作),他在科学杂志“感知和运动技能”上发表文章.文章指出:“没有通过在一个物理媒介内(在这个媒介内物种所有成员都被陷入)产生神经信息的经典感知形式的调解,直接影响大约60亿人类大脑主要部分的技术能力,现在是有点可行的.”

信息战争手段威胁民主和人类 - 异域深寒 -

 

John B. Alexander (后来成为了在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非致命性程序负责人), 在1980年的“军事评论”中撰文写道:“谁要是在这个领域取得第一次重大突破,谁将领先他的竞争对手,具有类似于独家拥有核武器的优势”.Samuel Koslov, 专门研究微波辐射对人影响的潘多拉项目知名领导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员, 在1984年生物系统非线性电动力学会议上他的闭幕演说中,讲道,会议已经证明,外部的电场能够 “成为细胞控制台的一个关键. 这些对于社会,经济,甚至军方的含义,是巨大的”. Koslov,继续说:“如果我们所听说的,确实是正确的,对于国家来说,也许比1939年,当长期预测的核分裂能力被实际证实时面对物理社区的前景,还要重大. 你们可能还记得爱因斯坦写给罗斯福总统的那封著名信.根据证据,当我们这样做了时,我将建议,一封类似的信件是必要的.”

正是从 “科学发展的革命性”这个角度,在1994年美国陆军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机构出版了一本书 《军事革命和战争的短暂冲突》.因为考虑到国家信息安全,这本书不能告诉读者,到底什么技术在进行这个可行的革命.作者从一开始就知道使用这项技术会违反美国社会的基本道德和政治价值观,因此,军事革命需要道德和政治上的革命先行:

“在军事革命前,心理操纵和心理战是原始的.因为,他们进入了电子和生物电子时代, 重新思考关于操纵国内外敌人(包括潜在敌人)精神的道德禁止是必需要的.通过持续的努力,重新思考非常复杂的国内”意识提升”, 个人隐私的老式观念和国家主权的改变.”因为他们很难想象,美国社会将接受剥夺公民个人隐私的道德和政治革命,他们制定了带领美国政治领袖们回到这场革命的一个剧本事件.这个剧本是设置在2000年,是基于日益增长的恐怖主义,贩卖毒品和犯罪的局势.在由过去的美国政府返回的 “重建美国防御”文档中,我们看到:“为保护美国在未来几十年的军事地位,国防部必须…寻求利用已经显现出来的军事革命…此外,转化的历程,即使它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可能会是很长一段时间,缺乏一些突变的,催化的事件-像一个新的珍珠港”.在2001年由美国情报服务的可疑工作推动的恐怖袭击在美国发生.紧随其后的,是炭疽病攻击.唯一指控的科学家Bruce Ivins,却没有技术手段和科学知识把炭疽孢子变成致命的气溶胶.这两次袭击之后是对美国公民隐私和国际法的侵犯.这些是偶然的吗?

这个剧本继续陈述:“因而,总统也受这种心理技术学使用的检验(这种心理技术学形成了在短暂冲突的战争中军事革命的核心)…由于技术改变了应用武力的方法,诸如个人勇气,面对面的领导和战士心态等都变得无关紧要”.这样,这种形成军事革命核心的心理技术学,为影响对手心灵提供了新方法,取代了使对手害怕死亡的经典策略.这本书继续陈述:“全世界反叛分子潜在的或可能的支持者,将通过内部集成的综合数据库予以识别.也存在防守心理技术学潜力,诸如针对国家安全决策制定者的 ‘战略人格模拟’”.换句话说,如果有,比如,一个新的基督耶稣,美国机构将仅仅操纵他的个性,以确保他不会介绍任何文化变化.一旦计算机人格模拟的战略被应用,人类历史的演变,将完全被独家使用这些技术的精英们所控制. 这些作者的结论是:“无论我们选择革命,还是进化,改变都会发生.”

在2007年“华盛顿邮报”题为“心理战”的文章讲到,“战略人格模拟”这个概念,可能在一些声称是精神控制实验受害者的美国人中,被测试; 被测试的人数在9.11恐怖袭击后快速增长. Cheryl Welsh,美国 “精神正义”组织的领导人, 宣称她已经收到了美国公民2500多投诉,他们觉得受害于那些实验.他们中的许多人,以显示他们精神健康的合理方式保护自己.一个类似的情况在俄罗斯得到.俄罗斯政治家Vladimir Lopatin承认人体实验已经在俄罗斯实施.他在举证的书中写道:

“必须依法实现,与遭受毁灭性信息影响的人员的社会恢复相关的损失赔偿”.在中国和日本,投诉的人数也越来越多(超过200).[本博注:此统计数据已过时,现仅在中国,站出来实名揭露自己受到精神控制酷刑迫害的公民已超过400人]
针对HAARP系统装置, 欧洲议会呼吁 “国际公约要全球禁止以任何形式操纵人类的武器的发展和部署”.在欧盟议会
“科技选择评估”资源网站的“控制技术”资料中,告知了这个决定.在第27段原来提出的初稿上说,议会呼吁“国际公约要全球禁止这种武器的所有研究和发展,禁止为操纵人类武器的发展寻求化学、电器、音响振动或其他人类大脑功能等方面的应用知识,包括禁止这个系统任何实际的或潜在的部署”.美国众议员Dennis J.  Kucinich,在2001年10月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项提议禁止发展 “精神控制”武器的议案.他声明,这些武器的确是存在的, “如果我们不阻止太空武器化,那些控制这类武器的人打算使用这类武器的情况,是极其严重的。”

在美国,远程控制人类生物功能的电磁技术是受制于“国家安全信息法”的.在俄罗斯,所有使能够进入人类大脑的技术,也受制于同样的法律.在这种情况下,大众传媒不能充分披露这些技术的存在和性能.世界公众不能致力于支持禁止使用这些技术.这些性能的拥有权,给政府对个人(并最终对大众)使用这些性能提供了机会,却没有给这些个人(或大众)提供任何法律赔偿的途径.这样,世界尊重自由和人权的概念从根本上被毁坏.2000年11月, 俄罗斯国家杜马安全委员会说,远程控制人类神经系统和远程施与健康损害是可被许多现代政府利用的.一篇来自美国军队“防卫新闻”周刊的文章证实了这点.该文章陈述了,精神控制技术被以色列用来对付巴勒斯坦.

显然, 在世界各国政府之间的这个秘密武器竞赛,可能持续到信息战争实际爆发.V. Lopatin,在“精神电子武器和俄罗斯的安全”一书中写道,事实上,精神电子战争是“未经宣战已经发生”.这样,人类世界可能会陷入一种虚拟现实,人的独立思考、感觉和决策将会作为 “信息战争”一部分,被摧毁.或者,最糟糕的情况是,进入现实世界,大量的人将被杀害,并且,与部署核武器的后果不同, 地球将仍然保持着适合幸存者居住.

由于新出现的能源危机,气候危机和正在日益扩大的全球经济危机,或者下一次世界大战会爆发,或者远程操纵人类大脑和人类生物的手段,应用于控制不满的公民.我们选出的民主党代表负责预见新出现的危机,并采取适当的措施避免它们发生. 然而,他们没有公民授权允许那些危机发生,为了创造他们尝试利用技术解决这个问题(危机发生后公民的不满)的机会,允许他们操纵公民的精神.如果这项技术一旦用于公民,真正的民主是否会被恢复,那是可疑的.拥有最先进军事技术的国家,包括美国,从来没有提出过任何旨在禁止远程控制人类技术的国际倡议.根据欧洲议会STOA办公室发表的“控制技术”研究报告,美国是使用这些武器的主要促进者.(事实上,主要是美国政府的努力说服,确保了北约军事理论中包含非致命技术.),STOA陈述:“1999年10月北约宣布了一项对非致命武器的新政策,并告知这些武器在盟军军械库的地方。”,“在1996年非致命性工具由美国陆军确认,包括 “定向能系统”和“射频武器".

据俄罗斯政府FAPSI情报机构,在过去的15年中,美国在发展和保持信息战争工具的费用增长了4倍.目前在所有军事项目中,它们占据首位.尽管有不同于远程控制人类的信息战争概念,美国不愿意参加旨在禁止操纵人类大脑的谈判,表明了他们在国内以及在国际事务中使用这些工具的意图.如果美国在这个领域获得重要的军事龙头地位,如果没有协商全球禁止对平民使用这些技术,美国会成为这种新类型的世界极权主义分子.
  
到目前为止,朝着禁止这些技术迈出一小步的唯一政府,是俄罗斯政府.2001年7月26日,俄罗斯联邦“武器”法第6条的附录被通过了.该附录陈述:

“在俄罗斯境内禁止流通以使用电磁、光、热、次声波或超声波等辐射为基础产生作用的武器和其他物体…”.除了省略“精神能量”之外,法律不为俄罗斯公民抵抗这些武器的使用提供任何措施.也不强制要求,警察或公共卫生机构建立团队,能够侦测使能远程操纵人类身体和神经系统的辐射,或这样的辐射源.该法律也没有禁止俄罗斯政府机构对自己的公民使用这种技术。

仅在美国,一些联邦州已经在关于枪支的法律中, 颁布了电动和电磁武器新准则(密西根在2003年,麻萨诸塞州在2004年,缅因州在2005年) .制裁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相等,从15年监禁到无期徒刑. 像在俄罗斯一样,这些法律不为公民反对政府机构使用这些武器提供帮助.

2009年2月25日,俄罗斯军队参谋长,Anatoli Nogovicyn 表示,在2 - 3年内, 信息领域全面的战争,包括“信息心理影响群体和军事单位”,可能会爆发.迄今为止,政治家们(特别是在美国)都没有表示出打算采取行动来制止这种新军备竞赛的责任.这威胁到,使人类附属于机器,并毁灭民主.人道主义组织显然不敢挑战这个国家安全信息(有几次,国际特赦组织和人权观察组织已经拒绝参与到这个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在这些技术用于战争或压制公民对政府未能防止新出现的危机不满之前,剩下的就是,公民自己组织保护自身的自由和基本人权. 如果公民想要成功,他们就应该国际性地互相配合,共同努力.
 
 
(编写:Mojmir Babacek,John Allman)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9dc3410100dvmu.html 雪梅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