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圣经》的成书过程与“伪经”的价值  

2009-12-02 10:54:59|  分类: 耶稣与基督教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经》的成书过程与“伪经”的价值 - 异域深寒 -

 《圣经》的成书并非象大多数基督徒认为的那样,他们认为66卷书是唯一的正典,而早期的其他古卷或抄本都属伪经。

 许多“伪经”都有着很高的可信度与历史价值。在基督教中,“伪经”(apocryphe)这个词(源于希腊语apokruphos,意思是“秘密的”,“隐藏的”)是指不在“正典的”,即经过教会批准,收入《圣经》的经文之列。因此有《旧约》(犹太教经书)的伪经和《新约》(基督教经书)的伪经之分。大部分《新约》的“伪经”产生并流传于公元2世纪和公元6世纪的基督教社团中。

 

纳哈马迪经集现时存放在埃及开罗的科普特博物馆。

《圣经》的成书过程与“伪经”的价值 - 异域深寒 -

《圣经》的成书过程与“伪经”的价值 - 异域深寒 -

 

1945年,在距上埃及的纳杰哈马迪发现的“纳杰哈马迪书稿”,是与早期基督教有关的一次重大发现。这些公元4世纪的纸莎草文献构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伪经和诺斯替经书图书馆。全部的十三册藏书汇集了直至手卷发现时人们尚不知道的,或者只是通过后人转述而间接知道的五十三部(其中一些有多册)著作。其中有《真理福音》、《伪雅各书》、《伪约翰书》、《耶稣箴言》、《埃及人福音》、《雅各启示录》、《救世主对话录》,或者还有《彼得书》。纳杰哈马迪手卷大大丰富了人们对诺斯替运动的了解。过去对这些经文的了解主要是通过他们对手的引文,例如里昂的主教依纳爵的著作《反对异端》(公元2世纪末)。

参考 纳哈马迪古卷 http://qun2012.blog.163.com/blog/static/89446015200992023828515/edit/

 

《圣经》的成书过程与“伪经”的价值 - 异域深寒 -

死海古卷 - 十戒

1947年在死海附近库姆兰的山洞中发现具有重大价值的“死海古卷”。到60年代末,专家们继续发现了写于绵羊皮上的八百篇文献:成书时间约为公元前250年到公元68年,这些羊皮一部分保存完好,大部分成了碎片。其中四分之一的文献是《旧约》中也有的希伯来《圣经》,但是,它比当时知道的最早的希伯来《圣经》早了一千年!这些经文随后被承认并被确定为正典(这是由流亡到巴勒斯坦的Yaneh的拉比们在公元1世纪确定的)。另一部分是正典希伯来圣经未收录的文献。其中有一些后来被天主教的圣经收录(这就是“后典”)。相反,基督教圣经把它们排除在外(基督教徒称它们为“《旧约》的伪经”)。

 

《圣经》的成书过程与“伪经”的价值 - 异域深寒 -

《犹大福音》部分手稿

 

《犹大福音》于1980年前后在埃及被发现,当时还只是一堆莎草纸的断简残篇。1983年,这些手稿出现在国际古物市场上,当时即有一群学者见过这份手稿。由于卖方要价三百万美元,没人买得起,这份手稿遂在纽约州长岛花旗银行的保险箱躺了近二十年,直到前几年,才由瑞士的梅塞纳-马恩省斯古代艺术基金会取得。沉睡将近1700年的《犹大福音》出土,揭开诺斯底教派的思想。国家地理学会宣称这份古抄本确定是货真价实的基督教“旁经”著作,鉴定方法有五种:放射性碳定年、墨水分析、多光谱照影术、内文比对与古字比对。国家地理学会项目节目执行副总裁泰瑞·贾西亚(Terry Garcia)说:“这份非圣经经文的古文献戏剧性出土,是公认为过去六十年来最重大的发现,促进我们对早期基督教时期历史与神学观点的了解,十分值得历史学家、学者与神学家继续研究。”普林斯顿大学宗教教授帕格尔斯是全球诺斯替教派教义的知名权威,他指出,“犹大福音以及其它例如多马福音,抹大拉马利亚福音,和其它最近被发现隐藏近两千年的福音书,正在改变我们对早期基督教的认知”。“这些发现引爆整个巨大的宗教神话,并显示了早期基督教运动是何等多样而精采”。国家地理学会表示,一片片拼凑出二十六页,写在十三张正反两面莎草纸上脆弱的犹大福音,是“历史上所能想出最为复杂的谜团”。

 

《圣经》成书的几个主要阶段:

 

〖 查士丁(Justin)在公元150年左右在罗马写道:人们在那里阅读《使徒回忆录》。我们知道,在2世纪,流传着很多讲述耶稣的事迹、行为和言论的文章,以及假托使徒的书信和启示录。尚没有任何组织确定这些文章是真还是假。

 

第一位编辑严谨的基督教经文选本的是马克西昂(Marcion)。他排除了基督教中的犹太习俗,希望把基督的启示精华集中到《路加福音》和几篇保罗书信里。他的想法后来被认为是异端。但据历史学家们说,这肯定有利于推进在流行的记叙中进行挑选的活动。

 

穆拉托里(Muratori)残片。名字来自米兰的一位图书管理员,他在1740年发现了这些属于8世纪的文献。文献参考了公元154年死于罗马的主教庇护(Pie)的意见,尤其确认了当时存在马可、路加、马太和约翰这四部福音书,和冠以路加名字的《使徒行传》以及保罗的十三篇使徒书。穆拉托里残片还提出了选择的标准:文章的古老(必须尽可能地接近原始材料)和与使徒有关(使徒的继承性)。

 

在2世纪末,里昂的主教依纳爵(Irénée)列出了四福音的一份清单(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按照他的看法,这个单子构成了“好消息”。他也抨击了异教尤其是诺斯替教派不符合真正的基督的信仰。

 

凯撒雷的犹西比乌(Eusèbe de Césarée)在他的《教会史》(写于325年左右)中介绍了公元2世纪末东帝国教会中阅读的书:四部福音书、《使徒行传》、《保罗书》和《希伯来书》、《彼得一书》和《约翰一书》,还有正典没有收录的一些作品,如《彼得启示录》、《克雷芒致科林多教会前书》(被认为是没有得到上帝“启示”的伪经,但是不违背基督教教义)。

 

在4世纪,人们感觉到有必要一劳永逸地把“受到启示的”作品与未受到启示的作品区分开来。地方的各种宗教评议会都在为此努力。在这个时期,除了上面提到的选择标准(古老、使徒的继承性,所宣传的信仰的真实性)之外,又增加了一条:保留基督教团体中,无论是传道还是典仪,使用最多的经文。公元360年,在拉塔基亚(Laodicée)会议上,对圣典的争议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公元382年,罗马会议提出了一个名单,包括了旧约和新约的经文,形成了《圣经》。公元393年,在希波(Hippone)会议上重新提起了这份名单。公元397年,在迦太基会议上终于确定了这一选择,增加了《约翰启示录》,并决定除了这些“正典《圣经》外,不得以《圣经》的名目在教堂中阅读任何其他的经文”。 〗

 

许多“伪经”与正典的体裁一样(书、福音书等等)。因此,我们就看到了彼得的、腓力的、多马的、马利亚的福音书,雅各的、约翰的、彼得的行传,使徒的、巴拿巴的、保罗的书信,还有雅各的、彼得的、保罗的启示录。这些文献总是被冠以一些著名作者的名字,以使它们具有一种可信度——人们把这一做法称为假托。假托在古代很流行,不仅涉及基督教的经文。换句话说,署名的使徒其实很有可能是编纂者假托的(这在正典经文也一样)。从现代历史批评的观点看,这些伪经的记述并不比正典经文更可信,或者更不可信。作为正典的经文,它们传授的是特定时代的基督教社团的信仰。有一些“伪经”,如《彼得福音》(属于公元2世纪),证明了在基督教和犹太教最终分道扬镳之前,即公元一、二世纪之交时的犹太基督教社团的信仰。其他的,如《雅各第一福音》(也是公元2世纪的),展示了一种大众的信仰,给奇迹留出很大的空间:它们主要寻求补充正典福音书中有关耶稣童年的缺失。最后,还有一些“伪经”证明了在基督教早期,在正统的信仰观念尚未产生之前神学上的矛盾和争论。这些经文是与被认为是“异教”的那些信仰的形式一致的,因为它们捍卫了被大多数人抛弃的论点。其中有些被称作“诺斯替派”经文。今天,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对《新约》和《旧约》的某些篇章的“真实性”有争议。但是在排除诺斯替派伪经这个问题上,他们的观点相同,他们觉得诺斯替派伪经的历史价值大于宗教价值。

......

 

教父时期为了系统化神学内容以回应异端的挑战,乃将整个基督教(包含它前身犹太教时期)的经典分为正典、次经与伪经三个层级。正典是完全可靠的经典,现在通用的拉丁版圣经便是在这一次的集结中定本。「次经」是一些作者还不能完全确定的作品,次经的内容通常无损於正统神学的内涵,因此仍有参考的价值。最后一个级等的「伪经」便是指那些「次经以外的着名」,内容是一些明显的假作或是含有异端成份的着作。
伪经(pseudepigraphos)希腊文原意就为「托名假造之作品」。

判断伪经的方式不外乎是两个:

历史事件的错误记载(将着书时间的数百年以后发生的事情写入了着作)
含有异端思想跟外道思想
必须理解的是,个别宗派会将不合己意或者是在他们的哲学体系中难以相容的经典斥为「伪经」,故「伪经」的判别并没有完全一致的结论,也没有完全排除「伪经」的时间点可做为正典时期的起点。一个例子是:《以诺书》本来是正典之一,但后期被列作伪经。不过,由於基督教传入埃塞俄比亚时,《以诺书》仍然是正典的一部份,当地部份教会到现在还把《以诺书》列为正典的一部份。

ii

幼年耶穌和一群儿童玩耍,有个孩子从二楼坠落摔死,其他孩子都吓跑了,唯耶穌独自留下。孩子的父母前来探视,只见死去的孩子和耶穌,便一口咬定是耶穌把孩子推下摔死的。耶穌虽然一再否认,他们坚决肯定是耶穌把那孩子推下摔死的。耶穌便从房顶上跳下,走到尸前高叫道:则农(孩子的名字),起来,告诉他们是不是我把你推下来的。那孩子立时起来说:你没有把我推下来,你把我叫来了。大家都目瞪口呆,一道讚颂天主,朝拜耶穌。几天后一个年青人在邻近砍木头,不慎斧子落在脚上,脚被劈开,血流不止,奄奄一息,人们跑来围观。耶穌从人群中挤过来,到青年的身旁,用手摸一摸劈成两半的脚,脚顿时完好如初。耶穌向青年说:继续砍你的柴,不要忘记我。群眾大惊,不禁讚嘆说:天主圣神居住在这个孩子的心中。

以上两段事蹟,可信度有多少?因为说了是耶穌的事蹟就不敢拒信吗?这是出於伪经「多默福音择要」。

伪经的数目庞大,多则百餘。这些叙述有时根据正经而演义,有时出於个人的幻想,毫无历史根据。从神学的眼光来看,教会批定的正统经书,即是通称为新约者,代表教会的信仰,也就是基督信仰。伪经者不能代表教会的立场,但却代表部分基督徒的看法。这些作者受热情衝动的驱使,光耀他们所信仰的耶穌,想入非非。后期的伪经大多是出於幻想。

从基督信仰神学的立场来评价,伪经是没有价值的,但从另一角度来看,在教会抉择之前,伪经也曾有过相当地位。所有关於耶穌的作品,在四世纪教会鑑定经书之前,无所谓正伪。基督信徒,随意写出自己的信仰。许多地方教会的领导人,往往将他们所讲的福音、所写的书信,记录成书,做为教徒的读物。各地教会信徒所採用者不同,信仰渐趋混乱。教会当局不得不确定神学经书,保证信仰的纯洁。后代作品合乎传统信仰者,则收入教父着作,虽不视为啟示的信仰,但也有解释信仰的权威。

从历史的立场来审量,伪经自有其价值。历史价值在乎这些作品代表时代的信仰。部分伪经和正经有相等的历史价值。实际在今天的教会传统中,尤其在艺术上尚有许多伪经的痕迹,如各时代各地区的若瑟像常是手持一枝百合花,若亚敬和亚纳的庆节仍存在今日教会年曆。
若亚敬的名字不存於四史福音,而是来自伪经。伪经在基督信仰传统上有相当重要的贡献。教会鑑定新约,摒弃伪经,只是鑑定信仰,并非鑑定历史。

原来福音 (Evangelism) 一词的本义是「报消息」,如皇帝的生日大典,骑士奔往各地,报告福音,因此「福音」本不是书籍而是口头报告。耶穌和宗徒报告天国来临就称为福音。后者把这些报告笔之於书,仍旧保存口语性质。在所知的伪经中称为「福音」的,自然是仿效正经的四位作者。今日所知者往往只是伪经的名称,某教父引用原文,却类似断章取义,引用一句半句。在这类残章断句中,很多属於耶穌的语录,而不见於正经,例:“不经过引诱,不能进天国”;“近我者如近火,远我者远离天国”;“世界是一座桥,要从桥上过,不要住在桥上”。近代考古学家在埃及发现的若乾文献就有这类伪经断句,现存於大英博物馆。若乾假名的福音,内容与传统信仰对立,因此教会不得不坚决禁止各类作品以福音的名义相号召,仅批定四部为正统福音。其他一切自称为福音的作品便成了禁书
(apocrypha),不准在礼仪中宣读,信仰思想就这样限定了。

对天主教的信仰,对福音经文,唯有深入研究,钻讨,才发现宝藏 ─ 教会。一位 Presbyterian 的牧师暨神学院教授 James
Akin,在他深入研究教会历史和圣经后,有这么一段引人深思的话:“What is more my studies in church history
showed that the canon of the Bible was not finally settled until about three
hundred years after the last apostle died. If I was going to claim that the
church had done its job and pick exactly the right books for the Bible, this
meant that the church had made and infallible decision three hundred years after
the apostolic age. A realization which made it believable that the church could
make even later infallible decisions, and that the church could make such
decision even today." (註一)

他放弃了高贵的职位,地位,待遇,转到天主教。四部福音钦定后,成为教会第一部宣讲基督信仰教理。从小领洗的天主教友,要珍惜信仰的宝贵,有必要加强基督信仰,认识教会
─ 圣经 ─ 教理的关係。知识份子的信仰必须要有基础,加强辨别能力。什么是天主教信仰,什么不是天主教信仰。

註一,Surprised by Truth P.66

iii

圣 经 六 十 六 卷, 前 后 约 经 过 一 千 五 百 年 才 完 成, 这 样 圣 经 的 各 卷 被 编 成 册, 当 然 也 不 是 在 同 一 时
期 了。 以 旧 约 来 说, 最 早 写 成 的 是 摩 西 五 经, 称 为 律 法 书。 神 藉 摩 西 吩 咐 以 色 列 人, 应 将 律 法 书 放
在 约 柜 旁 (申 11: 24 ~ 26), 君 王 登 位 时 应 为 自 己 抄 录 一 本 (申 17: 18 ~ 19)。 文 士 以 斯 拉 时,
已 有 "神 的 书" 向 以 色 列 人 宣 读 (拉 7: 6; 民 8: 5), 但 当 时 的 圣 经 只 包 括 摩 西 五 经 和 少 数 历 史
书。

犹 太 历 史 家 约 瑜 夫 说: "我 们 (犹 太 人) 只 有 22 卷 书, 含 有 各 时 代 的 历 史, 我 们 相 信 是 由 神 而 来。
其 中 5 卷 系 摩 西 所 写, 内 含 摩 西 律 法; …… 摩 西 以 后 的 先 知 们 相 继 写 下 了 摩 西 至 亚 连 蕙 西 王 之 间
的 历 史 …… 共 成 13 卷。 其 余 的 4 卷, 含 有 对 神 的 赞 美 及 道 德 的 规 律 ……。"

由 此 可 见, 旧 约 圣 经 在 主 前 四 百 年 已 经 成 集。 以 上 所 说 的 22 卷 即 现 今 的 旧 约 39 卷, 但 分 法 和 次
序 不 同, 其 22 卷 的 分 法 是:

律 法: 创、 出、 利、 民、 申。

先 知: 书、 士 (包 括 路 得 书)、 撒 (不 分 上 下)、 王 (不 分 上 下)、 赛、 耶 (包 括 哀 歌)、 结、 十 二 小 先 知 (合
为 一 卷)。

书 卷: 诗、 箴、 伯、 歌、 传、 帖、 但、 拉 (与 尼 希 米 合 为 一 卷)、 代 (不 分 上 下)。

(这 22 卷, 又 分 为 24 卷, 因 路 得 记 和 耶 利 米 哀 歌, 有 时 抄 录 成 另 一 卷)。

除 以 上 的 旧 约 圣 经 外, 另 有 14 卷 犹 太 人 的 着 作, 是 主 前 一 至 三 百 年 间 的 作 品, 称 为 次 经。 这 十 四
卷 次 经 是:

以 斯 得 拉 前 书、 后 书、 多 比 雅 书、 犹 底 特 书、 以 斯 帖 续 记、 所 罗 门 的 智 慧 书、 传 道 书 (或 耶 数 的 智 慧
书)、 巴 录 书、 三 圣 子 之 歌、 苏 撒 拿 记、 拜 尔 与 龙、 玛 拿 西 的 祈 祷、 玛 克 比 一 书、 二 书。

这 些 书 卷 并 不 在 旧 约 希 伯 来 文 的 圣 经 中, 犹 太 解 经 家 一 向 否 认 它 们 是 旧 约 圣 经 的 一 部 份。 但 当
时 通 用 的 旧 约 的 希 腊 文 译 本 (七 十 士 译 本), 却 有 附 载 次 经。 天 主 教 圣 经 的 旧 约 部 份, 是 根 据 旧 的
希 腊 文 译 本 译 成 拉 丁 文 的, 因 而 包 括 了 七 卷 次 经 在 内 (天 主 教 圣 经 共 七 十 三 卷)。 至 马 丁 路 得 改
教 后, 基 督 教 会 认 为 圣 经 不 应 包 括 普 通 人 作 品, 所 以 剔 除 次 经, 仍 以 希 伯 来 文 之 旧 约 原 文 圣 经 为
根 据。 值 得 特 别 注 意 的 是: 主 耶 稣 和 使 徒 书 信 中, 虽 曾 多 次 引 用 当 时 通 行 的 旧 约 希 腊 文 七 十 士 译
本, 却 从 未 引 用 过 次 经 中 的 话, 显 见 主 耶 稣 和 使 徒 们 也 不 承 认 次 经。 但 天 主 教 在 主 后 1546 年 的
特 伦 特 (Trent) 大 会 议 中, 却 宣 布 次 经 为 圣 经 的 一 部 份。

此 外, 在 主 前 一 百 年 至 主 后 一 百 年 间, 还 有 若 乾 假 托 别 人 名 字 写 的 伪 经, 其 中 有 些 内 容 十 分 怪 诞
无 稽, 大 概 为 迎 合 当 时 犹 太 人 热 烈 盼 望 弥 赛 亚 来 临 而 写 的, 伪 经 中 较 着 名 的 有: 以 诺 书、 摩 西 被
提、 以 赛 亚 升 天、 禧 年 书、 所 罗 门 的 诗 篇、 十 二 先 祖 之 约、 西 比 林 神 论 等。

教 会 初 期, 常 传 诵 使 徒 书 信 和 四 福 音, 看 作 是 神 的 话 (西 4: 16; 彼 后 3: 15 ~ 16), 其 后 由 于 伪
经 的 混 淆, 渐 渐 觉 得 需 要 划 清 界 限。 按 教 会 历 史 在 主 后 第 四 世 纪 初 期, 教 会 已 正 式 公 认 新 约 27
卷 经 文 是 神 的 话 语。

天 主 教 却 因 此 认 为 圣 经 乃 是 由 "教 会" 所 核 定 的, 所 以 教 会 的 权 威 在 圣 经 之 上, 教 会 所 认 定 的 "训
诲" 亦 有 圣 经 同 等 的 权 威。 但 事 实 上, 圣 经 乃 是 神 所 默 示 的, 并 非 出 于 教 会, 不 过 由 于 伪 经 的 出
现, 教 会 需 要 加 以 鉴 定 而 已。 如 果 因 此 以 为 教 会 在 圣 经 以 外 的 "训 诲" 或 教 皇 的 言 词 也 具 圣 经 同
等 价 值, 责 系 本 末 倒 置, 不 分 黑 白 的。

 

 

 

 

《圣经》的成书过程与“伪经”的价值 - 异域深寒 -

 

  评论这张
 
阅读(33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