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美国制造艾滋病等病毒实行恐怖主义的证据  

2009-10-28 11:37:34|  分类: 新世界秩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制造艾滋病等病毒实行恐怖主义的证据 - 异域深寒 -

艾滋病病毒是在实验室培养的(2008年08月06日)

艾滋病病毒是在实验室培养的?
是真是假?非洲某一和平团体支持黑人运动家Boyd Graves博士。Boyd Graves博士为了证明这样一个事情,即美国为了特殊的目的,即为了淘汰黑人这个人种而在实验室里培养出了艾滋病病毒,已经努力了10年以上。Boyd Graves博士目前正在提诉美国联邦政府和他们的“美国特殊病毒计划”。非洲的这个和平团体的会员们正在要求非洲大陆的政治领导人建立中立而独立的国际调查委员会,确实查明艾滋病病毒是否真是为淘汰黑人而开发的美国的秘密武器。
     

Boyd Graves博士找到了美国的特殊病毒计划“1971 HIV 流出计划”,在法庭上提出来,并详细列举了证据。这既带来了非洲大陆黑人们的大规模反抗,也是查明真相的证据资料。

真相明确揭露在这里:http://www.boydgraves.com
     

博士列举了文件和名称,还有参考资料,明确说明了艾滋病发生途径和艾滋病在实验室产生的证据。按时间顺序的艾滋病试验和诞生过程的参考资料可以看这里:
     
http://www.boydgraves.com/timeline/
     

这里有从1887年到1977年为止在实验室培养的艾滋病病毒按时间顺序的纪录。在这个记录里可以看到一些人的名字和特殊病毒计划进行时,标记成秘密暗号的名字。举例说,秘密联邦计划被称作MK-NAOMI,据情报,“MK”表示两个艾滋病病毒开发者。Robert Manaker 和 Paul Kotin!  而且,据说“NAOMI”表示“Negroes Are Only Momentary Individuals(黑人只是一瞬间的存在)”。
     

如果美国真的开发了艾滋病病毒,经过多种途径——如非洲打疫苗运动——来传播了艾滋病,有关艾滋病病毒的真相和开端的秘密终将解开,非洲人民和黑人们不会保持沉默。据Boyd Graves博士提出的证据资料,那些记录证明了美国和俄罗斯、德国、英国、法国、加拿大还有日本签订了有关在非洲大陆散播艾滋病病毒,在美国内让黑人同性恋者之间感染艾滋病的计划的各种国际条约。
     

从80年代初期开始就已经为人所知的这个情报的大致内容可以在 the origins of Aids: natural or artificial ?www.legrandsoir.info/article.php3?id_article=44里看到。这都多亏乌干达、刚果和卢旺达地区的非洲人民的努力和因特网。有些书里还写着艾滋病病毒扩散的责任在于美国和WHO(世界卫生组织)的内容。
      (参考:1. Dr David Schwitzer: Le sida: d'ou vient-il? dans "La sante entre !
      vos mains", editions Le Colibri, Lome 1991, page 68-70;
      2. Dr Leonard G. Horowitz: La guerre des virus: Sida et Ebola. 1.
      Emergence
      naturelle ou manipulation humaine? Accident ou intention?
      Les editions Felix, Paris 1998)
     

非洲的这个和平团体计划制作有关这个事件的印刷品广为传播,为了让所有非洲人知道Boyd Graves博士在法庭上公开的有关“美国的特殊病毒计划”的所有事实,要进行大规模运 动。因为不论这件事是真是假,据和平团体的创始人所说,“我们为了促进国际真相调查委员会的成立,要努力告知人们这件事……在告知真相的同时,我们还要保持非暴力。”这一庞大的情报和大规模运动的目的就在于鼓励非洲人民立即要求非洲各国领导人和非洲联盟尽快建立国际真相调查团。当然这一调查团要绝对保持中立态度。

更多内容:www.ufoet.com

-------------------------------------------------------

 

 

非洲本土祖鲁族精神领袖 科瑞多-穆特瓦的证言:

 他很确定艾滋病病毒是人造的,而且非洲人根本不是外人想象那样“在个人私生活方面放荡不羁...”

同时作为药医的科瑞多一直在寻找一种失传了很久的祖传草药秘方,可以有效地增强人们的免疫功能。后来在他的一位白人女学徒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找到并保存了 一些草药的种子,那草药很特殊,必须在特殊温度下才可以发挥药效,他们开始在一些患艾滋病的黑人身上尝试,结果发现,很多黑人的食欲开始恢复,而且情绪也 从忧郁逐渐变得积极乐观起来,而且在试验中并没有出现病情恶化的现象。可是,就在这期间,有一天,他发现在家里收藏的草药种子被一些“白人小偷”全部偷光 了。没办法,他只能用剩余还未死光的草药重新培育“种子”...

 

 以上内容视频网址如下:

5 http://www.tudou.com/v/du6fNJGV_BM

6 http://www.tudou.com/v/isyJpfd4yx4

7 http://www.tudou.com/v/VFlrh8CZWro

 

 

 

-------------------------------------------------------

外星人证实:爱滋病是美国生物实验的产物!

 (转帖)《ummo外星人和地球人接触实录》     作者:时波中国飞碟界前辈现旅居法国

 

ummo星人自称来自孪生宇宙的ummo星,1950年3月28日首次在法国登陆地球,一小部分成员杂居在地球上。
      ………

      1988年以前,ummo星人同地球人的信息传递几乎全部是单向进行了。但到了1989年,ummo星人越来越频繁地采用电话这一双向交流工具,与西班牙的被接触者通话。此类接触者有作者朋友拉法埃勒、道明格、巴拉内沙(Baranechea)。法国国家科学中心高级研究员佩蒂对此极为关注,建议拉法埃勒在电话机上装一台录音机。
      ■可每当拉法埃勒接到ummo星人的电话打开录音机时,对方则警告他不要录音,否则就立即停止对话。万般无奈,拉法埃勒只好听从ummo星人的吩咐。
                  
      这种电话都由后者主动打入,每次通话往往延续好几个小时,而且都在夜深人静时打来。谈话的内容极其广泛。拉法埃勒的提问总会得到即时回答,言简意赅,明白无疑。看来ummo星人在地球那么多年已经完全掌握了地球人的思维方式。
                  
      但这种电话双向联系因佩蒂的不谨慎而中断。1989年底,佩蒂在莫斯科参加一次天体物理学会议,出于科学家的责任感,他事先把拉法埃勒、道明格和巴拉内沙同ummo星人电话联系的材料做了分析,把有关科学技术的内容摘成小册子,带到莫斯科给与会者们阅读,并就某些问题跟国际同行们讨论。此事很快被ummo星人获知,从而中断了这种联系了近10个月的双向联系。作者朋友拉法埃勒气坏了。
                  
      Ummo星人沉默了半年,在1990年又开始给西班牙人打电话,仅此一次。他们说:‘我们不能不这样做,因为人类面临着一场大灾难----日后会肆虐全球的爱滋病’
      据他们调查,这个病毒是美国明尼苏达州一家生物实验室基因实验的产物。这项研究早就开始,由于无法在美国进行试验,美国同扎伊尔签订协议,在这个辽阔的非洲国家试验,■目的是想测试传染途径,企图找到专门用来毒害某群人(譬如中国人、阿拉伯人)的良法。美国的研究者们在精良的设备帮助下先在猴子身上试验,但事情朝糟糕的方向发展,扎伊尔实验基地的看门人不慎让猴子跑了出去,再也追不回来。在此前后,有人受了伤,病毒侵入了人体。当时谁也没有想到这种病毒会给人类造成这么严重的危害。
                  
      佩蒂曾要求拉法埃勒在通电话时问一下ummo星人,既然他们有高超的科学,又知道爱滋病的来龙去脉,为何不早日把铲除爱滋病的方法传授给人类。拉法埃勒照办了,得到的答覆是:“为时尚早!”

------------------------------------------------

 

美国制造艾滋病等病毒实行恐怖主义的证据 - 异域深寒 -

《257实验室:美国政府的秘密和致命病毒研究设施的恐怖故事》
      


美国最有名的出版商―――哈珀·科林斯出版集团推出的一本新书如同在美国引爆了一颗原子弹。这本名为《257实验室:美国政府的秘密和致命病毒研究设施的恐怖故事》的新书披露了一个令美国民众异常震惊的秘密:纽约普拉姆岛的“动物疾病中心”其实是美国陆军的生化战绝密实验室,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到本世纪在美国本土先后莫名其妙出现的莱姆关节炎、变异口蹄疫、西尼罗河病毒等怪异的疾病均源于该中心。鉴于目前许多肆虐人类社会的病毒源自实验室的现象已经成为令人担忧的严重问题,该书的面市立即引起了美国民众及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美国政府在纽约人身边埋了一颗“定时生化炸弹”

新书的作者米切尔C·卡罗尔是纽约曼哈顿一家公司的律师,《257实验室:美国政府的秘密和致命病毒研究设施的恐怖故事》是他费时七年悉心调查后所写的处女作。 在书中,卡罗尔写道:“这家曾经被美国称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实验室’现在却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实验室’。普拉姆岛悄悄地隐身在美国最昂贵的地段内,栖身在美国人口最密集的城市边,收藏有地球上最危险的多种病毒,而它的安全保卫设施还不抵美国普通中学的生物实验室!” 卡罗尔感慨地说,七年前他着手写这本书的时候,他对生物科学一无所知:“但我通过对科学家、工作人员、记者和当地民众数千小时的采访,通过翻阅成千上万份文件,我发现这个美国政府和军方内部代号为257、对外公开身份是‘农业部动物疾病中心’的实验室其实是一枚埋在纽约人身边,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生化炸弹!”

 

■“动物疾病中心”竟是前纳粹生化战专家的“杰作”

31岁的卡罗尔在调阅了大量军方绝密档案后发现,这家实验室有着非同寻常的历史。 普拉姆岛紧挨着纽约最繁华的长岛,距离康涅狄格海岸仅16公里。二战结束的时候,农业部从战争部手里买下了这块地皮,报请美国国会称农业部准备在此建一个“动物疾病研究中心”,专门从事动物疾病与预防措施的研究。美国国会很快批准了农业部的申请。 令卡罗尔感到最为震惊的是,“动物疾病中心”的开山鼻祖居然是一批前纳粹生化战专家。二战结束后,美国把大批前纳粹科学家掳回,从而使美国的科技实力大增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不过,最鲜为人知的是,美国政府还单独实施一项代号为“雪峰”的搜寻前纳粹生化战科学家的绝密计划。由于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在生化武器研究领域始终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因此美国政府决意要把纳粹德国所有的生化战科学家都召到自己的旗下。为此,美军情报部门自进入德国领土那刻起就不停地侦察前纳粹生化战科学家们的下落,然后说服他们连同家人秘密前往美国。抵达美国后,美国“雪峰”计划的负责人很快给他们换上了新的身份,并且加盟农业部,从而成为普拉姆岛“动物疾病中心”的创始人。

 

■“动物疾病中心”的负责人向来是美军生化战部队指挥官

根据美国政府公开的绝密档案来看,普拉姆岛“动物疾病中心”的归属先后发生过这样的变化:50年前,农业部从美国战争部手里买下这块地皮,普拉姆岛似乎实现了军转民;2003年,新成立的国土安全部从农业部的手里接管了“动物疾病中心”,普拉姆岛似乎又转归安全机构的属下。 然而,不管普拉姆岛的归属怎么变,一个不变的有趣现象是:普拉姆岛的负责人从来都是由美国陆军生化战部队指挥官担任。去年年底刚刚去职的“动物疾病中心”主任戴维·希克斯索尔是美国陆军生化战实验室主任,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期间,他是里根政府“把基因推广运用到生化战计划”的核心人物。新近走马上任的“动物疾病中心”主任伊丽莎白·拉瑟尔和希克斯索尔的多位前任尽管不如希克斯索尔那么有名气,但他们无一例外地出身于美国陆军生化战部队。

 

■美国可怕的怪病可能多数源于普拉姆岛 
《257实验室:美国政府的秘密和致命病毒研究设施的恐怖故事》这本书披露的最为惊人的调查内幕是: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起,美国国内先后发生的多种神秘疾病均源于普拉姆岛以及邻近地区,这包括让美国人闻之色变的莱姆关节炎、变异口蹄疫和西尼罗河病毒。 卡罗尔在书中写道:“第一例莱姆关节炎1975年源于康涅狄格州的莱姆小镇。这个小镇就在普拉姆岛西南数英里处。根据绝密档案记载,当时‘动物疾病中心’养着成千上万只虱蝇,而这恰恰就是莱姆关节炎病毒的宿体和传播者。美国政府的绝密档案还准确记载着,在莱姆关节炎大规模暴发两三年之后,安全检查人员发现实验室主楼的房顶居然有多处四分之三英寸的裂缝,空调系统也有外漏现象,而按要求,整个实验室是不容许有丝毫裂缝的,因为这意味着实验室的病毒极可能会外泄。”

 

1999年,让美国人闻之色变的西尼罗河病毒暴发。卡罗尔写道:“就在第一例西尼罗河病毒感染人类事件发生之前数周,普拉姆岛附近北福克的13匹马暴病而死,事后发现是西尼罗河病毒在作怪。第一例人类感染西尼罗河病毒是1999年8月2日,是在纽约的皇后区,恰恰是在普拉姆岛的另一端。8月8日,距离普拉姆岛不远的布洛克斯动物园内大量动物染病,同样离普拉姆岛不远。” 卡罗尔一针见血地指出,事实上,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美国境内发现的怪异疾病多是以普拉姆岛为中心传播开来,这决非偶然,可见普拉姆岛是美国的“病毒邪恶中心”。

 

春秋中文社区http://bbs.cqzg.cn

 

 美国制造艾滋病等病毒实行恐怖主义的证据 - 异域深寒 -

 

美国政府秘密研制最致命武器级微生物


美国政府目前正在距华盛顿约一小时车程的军事基地修建一座生物武器研究所,尽管研究目的在于模拟、分析生物恐怖袭击,寻找反恐薄弱环节和对抗袭击办法,但这一机构的高度机密等级仍然引得许多人不安。美国《华盛顿邮报》30日报道,研究的机密程度使其难以受到监管,还会引发国际间的不信任,在法律上对作为《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缔约国的美国也是一个不小挑战。

 

这个在今年6月开始新建的研究所将耗资1.28亿美元,隶属美国国家生物武器防护分析和对抗中心(简称生物武器防护中心),中心成立于2001年,隶属国土安全部。《华盛顿邮报》说,研究所将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犯罪勘测中心,一旦发生使用生物武器的恐怖袭击,他们将利用现代刑侦技术搜捕恐怖分子,另一部分则是生物武器威胁辨别中心,主要工作是预测生物恐怖袭击的后果。报纸说,国土安全部2004年在网站上短暂公布了一份幻灯演示文件,内容暗示,生物武器威胁辨别中心将制造、实验少量武器级微生物体,甚至一些经过基因改造的病毒和细菌。这些是世界上最致命的细菌和病毒,科学家将在里面展开你无法想象的模拟生物恐怖袭击:如炭疽热细菌孢子袭击,这种粉末在夏天的微风中可以飘逸数公里;或者将普通病毒变成致命的一般药物和疫苗无法阻止的超级病毒。为了科学评估生物武器威胁,生物武器防护中心官员说,他们没有多少选择,必须制造生物武器。

 

前国土安全部助理部长彭罗斯?奥尔布赖特对《华盛顿邮报》说:“事实上,我们只有在生物武器防护中心制造武器级病原体,才能研究它们。”除了研究种类多样的生物武器外,中心还将研究发动生化袭击恐怖分子的思维习惯、寻找美国社会防护生物袭击的漏洞、评估基因技术等新技术带来的威胁,甚至检测恐怖分子可能使用的生物武器及投放方式。从一开始,美国政府就把中心定位为高度机密。《华盛顿邮报》说,在德特里克堡陆军基地内建造的8层高研究所出入受到严格限制,包括核试验室在内的美国联邦机构中,没有几个有这种安全级别。研究所的成果也将严格保密,尽管大楼没有建好,但中心的第一项研究成果已经在今年1月提交白宫。这一项目利用了数以百计研究的数据,采用了复杂的计算机模型,评估了数十种生物武器和武器投放方式,并为它们排位,在目前此类研究中最为详尽,有望为美国政府的反生物恐怖项目预算提供参考。但6个月后的今天,这一项目的研究成果仍然只为少数拥有顶级安全等级的美国政府官员和顾问所知。生物武器防护中心科研负责人伯纳德?考特尼解释说:“出于公众利益,我们必须保护暴露我们弱点的研究……我们没有必要告诉敌人我们防护系统的漏洞在哪儿。”国土安全部有意把生物武器防护中心研究所整个列为“敏感信息隔绝设施”,以保证储存的危险细菌和病原体不会泄露。“敏感信息隔绝设施”的保密性极高,国会议员在国会山听取军事秘密的房间,以及核试验室储存武器数据的房间都属于这种设施。国土安全部研发负责人莫琳?麦卡锡说:“我们必须采用合适的办法保护这种级别的信息。”   

 

尽管美国国土安全部挥舞着国家利益的大旗,但生物武器防护中心研究的秘密性仍然引起了许多争议。批评者认为,过度保密反而会增加生物恐怖威胁:缺乏监督可能会让中心的实验十分“拙劣”,而没有透明度也可能引起其他国家怀疑研究的真实意图,导致它们开展秘密生物武器研究。许多生物武器专家认为,中心研究的特性决定了中心必须保持高度透明,这样才能让美国民众和其他国家政府相信,美国政府的用意纯在反恐。马里兰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武器专家米尔顿?莱滕贝格尔说:“如果我们看到其他政府搞这种研究,我们会认为这是侵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我们自己在做这种事情,但还对伊朗与朝鲜指手画脚,而这两个国家的武器计划我们实际上知道得很少。”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的生物安全中心创始人塔拉?奥图尔则作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奥图尔说:“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你不行,我们可以审查你们的生物武器防护计划,但你们不能审查我们的。”对此,国土安全部的麦卡锡辩解说:“我们所有的计划在本质上都是防护性的……我们的工作是保证这个国家的平民受到保护,我们知道威胁在哪儿。”不过生物安全中心专家托马斯?英格尔斯比却认为,只有保持透明才能更好地保护平民。他说:“这么重要的信息不应该保密……如果一直暗箱操作,我们如何能在这么重大的事情上制订政策?”|

 

《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全称《禁止细菌(生物)及毒素武器的发展、生产及储存以及销毁这类武器的公约》)于1972年4月达成,1975年3月正式生效,并无限期有效。各国在自愿的基础上遵守该公约。尽管美国政府声称这一研究生物武器的计划是“防护性”的,但一些国际法专家认为这一说法并不能反映公约的规定。印第安纳大学法学院教授菲德勒说,主要由美国创立的这一公约,并未区分防御还是攻击性活动。《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共15条,主要内容是:缔约国在任何情况下不发展、不生产、不储存、不取得除和平用途外的微生物制剂、毒素及其武器;也不协助、鼓励或引导他国取得这类制剂、毒素及其武器;缔约国在公约生效后9个月内销毁一切这类制剂、毒素及其武器;缔约国可向联合国安理会控诉其他国家违反该公约的行为。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昨天也在接受上海东方早报记者采访时说:“美国此举没有通报国际禁止生物武器组织,没获得他们的允许,恐怕有违约的嫌疑。”截至2004年7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缔约国有151个,中国于1984年11月加入该公约。

 

美国制造艾滋病等病毒实行恐怖主义的证据 - 异域深寒 -  

---------------------------------------------

美国欲用生化武器对付华人

 

摘录自WingMakers資料第四篇訪談摘录:


..........

      Neruda:這件事只有Incunabula在做,因為他們是唯一一個直接集中精力於,要避開這個基於我先前所述的集中準則之(based on the convergence criteria I stated earlier)特定危機狀況的組織。

      Sarah:你的意思是說,他們是唯一一個在擔心與〝漸漸減少的石油供應和人口膨脹〞有關的Armageddon之組織?

      Neruda:是的。

      Sarah:你不會是在告訴我說,其他的組織都不會擔心〝第三次世界大戰〞或〝Armageddon〞吧?不管你們是怎麼定義它的。是嗎?

      Neruda:每一個國家的領導階層都關心這個問題,但那決不會是他們所要做的事裡面最重要的。那只是他們所要做的事裡頭一個被區分開來的小要素。

      這也正是為什麼〝15〞(譯註:小說中ACIO的最高負責人,因為獨有著最高的安全等級--15--而得名,Neruda在ACIO裡的安全等級是13)要和〝Incunabula的計劃者們〞有所牽連的原因,人類的威脅是既真切又持久的,而隨著每一個10年的過去,分裂與混亂的情況只有增長得更具繁殖力--正就是那種你可以在種族衝突事件裡觀察到的情況。基本上沒有什麼差別。

Sarah:那〝軍事勢力〞的領袖們知道有這個目標的存在嗎?

      Neruda:不知道。他們有他們自己要做的事(agenda),有關連,但也相當不一樣。他們並不熱衷於要管理原油生產;他們想要保衛它(石油)的可得性(availability)並且以影響它的價格作為一個結果。他們並不關心與經濟或文化的平台(platforms)有關之全球化,而是關心,輸出民主制度以確保這個地區的穩定,和連根拔除以恐怖份子和獨裁者的形式存在之不穩定性。

      Sarah:但那好像和我所聽過的關於軍隊的事都不一樣。

      Neruda:就那方面來說?

      Sarah:照你這樣說,聽起來好像〝軍事勢力〞是設法要帶來安定或和平的,但我所讀過的一切卻都暗示說,軍隊是靠著衝突和不穩定而壯大的。如果世界處於和平狀態,則軍隊就會變成一種單純的警察武力,它的權力會被降低而預算會被大幅刪減。

      Neruda:我了解妳的問題了。無論如何,〝軍事勢力〞與〝軍隊〞並不是同一個東西。儘管它非常具有軍事性(pro-military),但它卻是在一個比軍事部門更長遠的計劃範圍裡運作。〝軍事勢力〞是由高層次的政治人物、企業家、情報工作人員、學者、智囊團,等等所組成的。它的成員來自大英聯合王國、美國、德國、加拿大、澳洲、以色列,和許多其他的國家。它的凝聚,而作為一個團體,並不那麼是一種正式的結構或集會之功能,而是靠著,分享在它的精英成員之間的,機密文件之發行。這些文件界定了操作平台(platform)、最終目的、長期目標,並且在本質上安排出了〝軍事勢力〞要藉以執行它的計劃之策略和手段。

      〝軍事勢力〞正在致力於發展,與太空、生化武器、網際網路、和其他尚未被視為是戰爭的競技場之環境有關的,攻擊性和防禦性夾雜的武器。他們會堅決主張,為了要發展這些新武器以保護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民有免於受到先發制人的攻擊之恐懼,研發預算必須增加。他們想要把世界的現況自地球上移除,並且將民主制度普及在地球上。

      Sarah:這不是一個崇高的目的嗎?

      Neruda:他們的目的並不必然是錯的(misguided),但他們要達到這個目的的方法是有偏差的。這全都與權力的展現(projecting power)有關,而,結果是,支配了世界藉以達到和平的主要政治平台(dictating the prevailing political platform by which the world achieves peace.)。那是一個強制執行的和平。那是憑藉著強權和操縱而得來的和平。

      Sarah:但那仍舊是和平,仍舊是民主。那無疑地還是比戰爭與無政府狀態或獨裁來得好啊。

      Neruda:還有其他的方法可以達到相同的目的。

      Sarah:你剛剛說,如果〝軍事勢力〞當道的話,軍事費用的預算只會隨著時間而增加。當世界是在和平狀態的期間這要如何發生?

      Neruda:會引起這種需求的新威脅將會被判定出來(determined),即使是我們世界上的國家都和平相處。

      Sarah:你又講到外星人去了?

      Neruda:等等..等等的(Among other things)。中國很可能將會是反抗民主浪潮的降落之最後孤島,但當它確實是如此時,〝軍事勢力〞渴望能有無可匹敵(unique)的武器供其使用,以便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帶來它想要的改變。生化武器將很有可能會是他們的選擇--

      Sarah:這怎麼可能,美國已經被禁止發展生化武器了啊?!

      Neruda:不幸的是,在人類基因上的發現太令人注目了,致使〝軍事勢力〞無法忽視它與生化武器之發展的關係。以〝指向一個特定種族之某幾個基因組〞為目標的生化武器之發展研究,已經在進行之中,並且已經進行兩年了。(譯註:這篇訪談進行的時間被設定是在1997年的12月31日。)

      Sarah:像華人這樣的特定種族?

      Neruda:是的,但那並不表示這種武器一定會被佈署。對〝軍事勢力〞來說那僅是一個已知的潛在能力,而光是這樣就足以使(他們要的)政權的改變顯得令人無法抗拒(It would simply be a known capability of the Military Force and that alone  would make the change of regime irresistible)。

      Sarah:在這裡我必須要停下來並且坦白的告訴你。當我聽到這些的時候,有一部分的我想要埋頭痛哭,而有一部分的我想要繼續問更多的問題。在這一點上我真的是被撕裂了…我想我不要再談到跟這個有關的事了。可以嗎?

      Neruda:我只是盡可能如實地回答妳所問的問題。

      Sarah:我知道,我並不是在報怨你或你的回答。我只是必需說出我的感覺。

      Neruda:我了解。

........

 

美国制造艾滋病等病毒实行恐怖主义的证据 - 异域深寒 -


(异域深寒摘录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28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