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丹.谢尔曼(Dan Sherman)访谈:超越黑暗(未完)  

2010-05-16 22:34:15|  分类: 卡米洛特项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丹.谢尔曼(Dan Sherman)访谈:超越黑暗(未完) - 异域深寒 -

2007年6月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

【卡米洛特工程 原文http://www.projectcamelot.org/dan_sherman.html   翻译:SevenSoul

丹.谢尔曼曾受训于美国空军有关“直觉通讯”的一个高科技心电感应项目,并且与两个外星人建立日常的个人心电感应通讯也是他生活的一部分,这个单位的美军部队是为“未来所有电子通讯设备失灵”做准备。(译注:以受过直觉通讯训练的特别部队来建立通讯,以代替电子设备通讯。)

在这极具吸引力的采访中,丹说:“如果我是在编造一个故事,那肯定比这详细得多。我坚决肯定确实有事发生在我身上,让其他人去猜测或质疑这些。如果我自己怀疑,那么就等于玷污我自己的名誉。所以我必须坚守事实。”

因此,丹是实事求是,尽可能诚实的。他低调、务实地显示他在这个项目中的非凡的力量,那里或许有时看起来是非常戏剧化的。他的著作,《超越黑暗》,会在这里作为创作那个故事的许多细节的一个简单的叙述,它是简明而鲜活的个人经验的一个直接的声明。

这是一个卡米洛特工程目前围绕的2012主题及相关事件的基础。我们已经从几个独立可靠的信息来源获知,一个电子通讯网络被摧毁的时间将会到来。.....有确凿的证据显示,美国军方在20年前某种程度上知道这个.... 而那个计划目前进展顺利,以应对有关的严重情况,但广大市民是完全被蒙在鼓里的。


————采访开始:


(克里.卡西迪:)我是来自卡米洛特工程的克里.卡西迪,我们在这里介绍丹谢尔曼。他是一个非常非常迷人的家伙,我们非常感兴趣而且很高兴今天能够在这里采访到他。他是一个难得被抓到的人——他最近一直没有接受采访,我觉得他一直很低调。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有安排的,还是这只是碰巧被我们撞到。 丹,也许你可以给我们一个简短的概述你究竟是谁,拥有什么不寻常的故事,你要讲的。
 
(丹.谢尔曼:)的确。就像所有人那样在18岁,高中毕业。我进入军队,在一个特定的工作岗位里——秘密警察的职位,并在某一个时间转到另一项工作,那就是电子情报。这项工作使我进入到一个更高的安全级别,因此我得到了绝密许可和接触串行通信接口(SCI)的许可。.... 这导致我进入一个领域..... 好,是属于后备人员,军方早已为我做了一个计划,它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但在当时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但很明显,后来当我去到另一个电子情报领域,我被安排去学校获得这方面的训练。我被叫进上校的办公室时,他是这个学校负责的,我相信他是。我走进他的办公室,他透露了这个令人惊讶故事给我。

很明显我——在出生时或在胎儿期——我被基因操纵了一种特殊的能力,这种能力就是他所谓的“直觉沟通”。这是怎么发生的——这是很多人都会眨眼睛,我当时同样眨着眼睛——我想:“我不能相信这会发生在我身上。” 但他说,我的母亲被绑架时,她已经怀孕了。这胎儿——就是我——是受基因操纵的。他说,大家都有这个自然潜能,只不过我是基因操纵的,只是提高了几个程度。在学校学习期间,不仅在例行的特定的电子情报日常方面训练,我还有去另一所学校,这让我发现我有这个天赋。但好像我无法控制它,或知道它在那里直到目前为止,我需要更多的训练,让我可以驾驭它,可以这么说。 于是,好比他告诉我在哪里可以见到一辆车,并教我所有的驾驶技术,然后去学校让我发现和实践这种能力。从晚上——到白天,我有规律地训练——在我的电子情报职业里。

K: 在那时你多少岁?

D: 这里我必须有一个附加说明,因为某些原因我不能透露在书里与地点有关的事情,因为这是他们想掩盖的这方面事物。我被指派到一个“黑暗”的任务,这是为着一个理由合理划分的——为了国家安全等等,他们做到了这一点,使他们能够继续将灰色项目依附在黑色项目上,使他们不得不找理由增强该地点的安全级别。因此,他们选派谁可以担当这个项目的角色,并且总有一个理由让他们去到该位置工作,它的所有黑色项目及其预算资金都是在某种伪装下的。

所以我的难题是在写作我的书时我不想泄露国家安全问题,因为这是合理的,我的意思是我不希望我们的国家被我的大嘴巴削弱了。但是,同样的道理,我想揭露灰色项目,那与国家安全没有任何关系,或者与政府的权力有关。所以我必须非常小心于我披露什么,直到灰色项目为止,它如何涉及到我工作的黑色项目。其中之一的就是有关地点、某个特定时间和特定的年龄,我不希望和这些有关联。

K: 我明白了。好吧!

D: 我不是想回避这个问题。我的意思是可以换一种问法,比如:“那一年你做了些什么?” 任何人都可以看我的从军记录,看看我什么时候进入国家安全局学校学习。我的意思是他们可以看到的线索,可以这么说。我可以列出所有我到过的基地,但是当我开始谈关于黑色或灰色项目时我不能说,我不能说出关于这个基地的名称。

K: 好的。那我们为什么不列出你曾到过基地,并获得一些线索?这样,你在后面就不必提及任何具体的基地了。

D: 当然可以。我曾到过韩国-乌山(OSan)空军基地,其实我去过两次。我去过奥夫特美国空军基地在加州-内布拉斯,这是战略空军司令部(SAC)总部。我不确定它目前是否仍叫战略空军司令部。 圣维托棣诺尔曼尼(San Vito Dei Normanni)——实际上,它叫'圣维托' ——在意大利,在意大利南端,我还去过的巴克利国际卫队(Buckley International Guard)基地,我是驻扎在科罗拉多州丹佛那里。

K: 你提到德国吗?

D: 不,我没有驻扎在德国。

K: 你没有。

D: 没有,我只是在那里临时工作。我去那里的学校,我被调派往那里,但从来没有驻扎在德国驻。

K: 我明白了。

D: .....我驻扎在荷兰有一两年。这是我非常喜欢的基地,我喜欢它。

K: 我们是否可以问你总共为军队效力了多少年?

D: 可以的。我在那里的12年。1982年我18岁开始直到1995年我花了12年多。

K: 告诉我你是如何和一个外星人沟通上的,和一个ET沟通?

D: 好的,他们称之为“直觉通讯”。

K: 你是一个管道?

D: 不,这不是一个精确的词汇,我真的,真的感觉到人的感情,可能超过一般人——但我不会是一种管道,因为那不是一种强制性的或生硬的。我真的理解他们的心情和情绪。

....不过,回到这个能力....它是完全是一个天赋,完全确实的。我的意思是,就像我们现在谈话一样,你说的一些,传递一个信息,这是一个非常确实的信息。如果我需要澄清,或要求你澄清一下,我可以请你澄清,但它是一个非常,非常具体的沟通,像我们正在进行的,“直觉通讯”也是以同样的方式。有没有错误的余地。你知道,你听到谁如果有这样的超自然能力,什么是所谓的远程察看,他们得到一些感觉和这些图像。有解释的余地,但“直觉通讯”这并不是这样,它非常具体的。这个通讯就在那里。

K: 好的,所以,你说你听到一个声音在你的头上?

D: 不,这不是一个声音。

K: 好的,你看到画面?

D: 是不是声音,它也不是基于图像好像当你发送——这是一个很好的比喻——当你给人发送一个JPEG图像,通过电子邮件,电子邮件本身,信息传输的是通过bit电子方式。然后在另一端,计算机编译的信息,即电子信息显示出图像给你。当我们想到的电子邮件,我们只是觉得我们收到一个图片。但实际上,我们收到的是所有类型的bit电子,只是电脑把它们转换成图像而已。  

所以“直觉通讯”也是以同样的方式。... 信息本身不是一种视觉媒介,但当它发送给我,我的大脑评估这些信息,它把它转换成图像,这样我可以理解或我的脑海里可能——因为我已经转换所有这些信息,在我的本地电脑里... 我不知道它去哪里了。但是,当我得到一个通讯,我不得不表达这个通讯。因此,有很多图像呈现在我脑海,但有时它只是呈现语言,英语,有时甚至是呈现气味,有时。我能感觉到一种气味。

K: 你得到的是一个全貌,而不是片段?

D: 不,是一个完整的通讯。我能感觉到周围的事物,但它是一种直接的,很难用词语表达,但是你知道当我们坐在这个采访室,当我跟你说话,我看着你,我知道是一个图像,那里有,你知道,像电视在这里和那里,所以我知道这东西在那里。... 但是,我们的沟通我的注意的焦点,“直觉通讯”也是以同样的方式——我能感觉到我的情感联系,我能感觉到外围——它不像这里,因为我感觉到那里有很多事情,但是...

K: 你接触到这个人,他基本上是告诉你关于你基本的职业训练方面的事,是吗?

D: 是的。什么是我要被训练的,是啊,他告诉我关于我的母亲被绑架或多或少与这个项目有关。我不认为他知道很多有关项目的事,我觉得他只是在做他自己的工作,他只是和我接触和训练我的,可以这么说。

K: 起初这是怎么让你发现的?

D: 你知道这很有趣当你回过头去看,因为我就是这样一个不同人。很明显,我很年轻——当你年轻时你看东西是不同于当你年纪较大,经验丰富。回想起来,如果我被告诉这些,今天,我就不会如此天真地只是接受它,因为今天,我40多岁,不会轻易接受和面对这样的事情,你当你年轻时,你是无所顾忌的。你想,“是啊,好吧,让我们这样做!”  ... 也有过一些怀疑,因为我知道,当我当兵一段时间,很多时候你会变得喜欢开玩笑或玩世不恭,或任何你想喊叫......你知道,发泄等等。我知道我要来学校并有一个小小的担心,被嬉弄或有人要跳出来说:“呵呵,你相信外星人这些东西!”当然,这没有发生。但是,就绝大部分而言,它是我军人的责任。我说:“好吧,好吧,这是我的使命和生命,必须接受这个现实,我得继续前进,做叫我做的事。” 但之后是让我感到很震惊的。   

K: 它让你感到震惊。

D: 它非常令人震惊。

K: 好,因为我只是觉得奇怪,在你的童年你是否也有这样的经验,或者为将来有个准备,这样你可能接受得更快,更容易一些?你几乎肩负某些使命。因此,它是您内在的一个编程,使用这个词很松散,为那个意图做准备。在你以往的经验里有任何这方面的记忆吗?

D: 我有想过,当然,它并没有出现在特定时刻对我来说,他告诉我那些也只是为了澄清,我母亲怀孕是在一个非常正常的方式里,使自己在那里正常生长,但它的问题之一是:“我是人吗?”,“我是100%正常的人”。他说:“是的,你肯定100%是人。它只是在你的基因编码上有一点点调整,以便提高这个能力。”

K: 你有一个凯尔特人的背景,如许多种类的人或者...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D: 你的意思是我的家谱?

K: 是的。

D: 我们来自欧洲——北欧——英国和法国,我有与切罗基族(北美易洛魁人的一支)人的一点点连接。

K: 我要问你如果你有一些印度。好的,所以你去。你有没有和你的母亲讲有关这些?

D: 是的,是的,我已经和我母亲说过。我没有告诉她直到大约4年后,我的书出来了。因为我只是觉得,把这些告诉我的妈妈真的不会带给她任何东西,它仅有的作用,依赖她的反应,那不利于我们的关系。所以,我不得不实事求是地对她说。如果她确实有一些回忆,她接受和支持我走出来讲述——我的故事——它不该添加任何东西,因为这故事就是故事。我的意思是我的经验就是我的经验,没有更多要赋予它的了,由于它碰巧发生。但她说,任何事都有好的一面,它将丰富和充实我的经验。但如果她没有任何记忆,或并不接受它——因为它是一件很多人难以理解和相信的——我不想因为我的经验而去冒我们之间的关系恶化的风险。

这是一个困难的决定,但我终于有一天我告诉她,我写了一本书,她说:“什么?”。现在我的母亲不是一个喜欢满世界跑的人你知道,她住在她自己的小世界,就是这样。所以,我并不太关心我的书在任何地方出现。所以我告诉她,她说她没有任何对任何绑架的记忆,但她有一些独特的经验。她真的看到了一个不明飞行物一次。我记得它,因为她在卧室尖叫,我进来,她看着窗外,所以我记得。她有一些独特的经验,但她完全接受它,因为她说她明白我,如果它不是实际发生的事我就不会说这些东西。因此她相当不容易,但她没有任何记忆,所以不存在相关性存在,可以这么说。

K: 好的。所以,你被告知你带来的实际上是一种更深的干净空间,以便做排序这项新计划,对不对?

D: 啊,因为在这个基地,我去那里没有分心的东西,可以这么说。他们总是让你签署一些文件,你不会想去讨论这这那那的一些其他的事情。这也适用于我的工作的灰色项目,因为没有书面证据,它处在一个颇具争议点情况里,任何人都可以带出这个设施,但没有证据表明,证明你的项目是灰色项目。

K: 那么,如果没有文件记录,这很明显有军事目的。他们想要如此。

D: 是啊,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隐藏得这么好。因为当你工作在——80年代,我是致力于梦幻中的F117秘密事物的工作,可以这么说,在内华达州。
你知道,你可以悄悄地携带一些照片,这是可行的。所以,那里有实际证据你可以收集。现在你就不能,因为你会有麻烦,但是有些事你可以带出,并证明你在做什么工作。但是,灰色项目,至少我的那个工作范围,绝对没有证据可以被你带出到任何地方。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看看,看看,看看,但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带出这个设施——这就是他们如何设计它的。他们有能力否认,没有任何一个把柄会让你说:等一等,看看这个——你可能找到什么证据。  

K: 所以基本上,我想起一个形容——你进入这个——这听起来像一个拖车。我不确定这是一个拖车,但它是一个以这样的方式被隔离的地方,你处在里面的这一半,而有另一个人在另一边监视你,你基本上不允许和任何人谈话。你能描述那个情景吗?

D: 当然。那是在一个正常运作的基地。不是在训练设施。我在做我的实际真正的工作,电子情报。我们有一个C-运输车,它被称为C-运输车,有点像一个拖车,但没有轮子。你进入它,我们有两个接收台在车里。我和我的同事各人工作一个,我们都不得不在在同一时间在车里而不能单独工作,因此... 没有任何线索能够证明我们正在做什么灰色的项目。 

K: 那么,它不是灰色项目的一部分了,照您这么说?

D: 不,据我所知并不是那样,但我有一种感觉,我可能是唯一一个感知到,那里是灰色的项目的一部分。

K: 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是一个通灵者。

D: 是的...我猜你可以打电话给我非常,非常专业的通灵者。[笑] 

K: 好的。你有一种天赋——你曾与灰色外星人,你与人沟通?

D: 好的,那是我经常被问到,和我也常在思考的问题,因为.....我想这是可能的,如果其他人有某些特别显著的天赋,谁知道?如果我长时间处于某种状态,或许它会回到训练的水平,因为在我工作的灰色项目的每一个关键点里,我都能够达到标准。一直训练,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一种培训。他们告诉我,我是为着将来一个特定的事件而接受训练的,我需要达至极限,可以这么说,而且能够毫无保留,没有任何差错。因此,我是不断接收通讯,一周又一周,而且当我键入它我会通过电脑传达,一切只是一个测试。基本上,我只是训练,训练,更多的训练。

现在,学校的初步培训,是发掘潜力,但是当我开始实际应用时是在其他基地,另外两个基地,也同时是训练。

K: 什么是这个训练的重点?我的意思是,你知道,在这整个期间。因为在这一点上,你实际上是在与外星人沟通,而在初期培训——也许你可以形容——那是一个平面,你实际上围绕着你的思维感觉的。

D: 这个应用科技显然来自和我们有接触的外星人种族,在学校,我没有和外星人沟通。它有点像生物反馈技术,但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平面,因为我没有连接到机械装置。它开始是电脑屏幕上一些示波仪上的方格框,我被告知,集中在一个声调上,然后耳机播放传入我的耳朵,并指示专注于这个调子。这是一个很难的事——精神上的嗡嗡声。你要发出嗡嗡声却不能从口里发出,他们说你必须集中精力,发出精神上的嗡嗡声。所以,这个特定的精神调子会传入我的耳机,并在一些关键点我开始辨别那个线,同时以某种方式连接到我的脑海里,我能以某种方式移动它,但那只是片刻。
 
... 我花了数天,甚至... 而这几乎是折磨,你知道,三个或四个小时只是坐在那里,不使用任何器官只是用精神,来哼一些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的东西。我想有一个人会从壁橱跳出来说:“我无法相信你三天只是用精神哼着这调子!”  但是,无论如何,我做到了,正如我在书中写的,它有点像一个感官的咔嗒声。不是一个能听见的咔嗒声,但就像你面对这个力量,您能用你的手迅速打击这股力量,因为这力量已被驱逐。是怎样一种感觉,那就像一种阻力,然后这个阻力被清除。

K: 它如何成长,这种能力?一旦你咔嗒一次,是不是就在那里,或是你感觉到它增益了你的经验?

D: 噢,无疑是一个进步。... 而这是非常,非常显著,因为一旦我的脑海里知道如何克服这一点的能力,以抵抗... 这真是奇怪,因为我的脑海里会自动知道该怎么做,.....。当然,他们给我的是一种精神上的训练,但我能感觉到有个学习的指数在我的大脑。这是非常奇怪的感觉,在此期间,我有一些奇怪的梦。然后,当然,我也不得不要定期去学校以保持我的成绩,所以它让我精神疲惫,几个星期在那里。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经验,从心理角度看。

K: 那么你的定期培训经历,其实给了你一个表面理由,或者给你一个理由...。这就像洋葱的层次。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我还记得,你进去做工作,周围的人你会觉得你做的是特定的工作,你有能力胜任的,但实质上你在做其它工作。

D: 是啊,但我也必须做其他工作,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

K: 那么你总是做两份工作?

D: 是啊,我在基地,两个基地——秘密生活,和定期与乔方面的生活。因此,他们给了我一些如何会发生接触的指南。当你说这方面的接触,你可以谈论的事情很多[笑],以便让我们得到正确的术语了。 

K: 绝对是。

D: 所以,这是我的与灰人接触范围内的项目。

K: 那么你到这个基地,你坐在电脑前,将发生的情况是,你将从精神上传输或打开与外星人的通讯?... 我们不能肯定外星人是否是... 你确实知道外星人现在在地球吗?

D: 不。

K: 或者,它可以在任何地方?

D: 我从来不知道任何位置。

K: 因此,目前几乎主宰着你,这样正确吗?

D: 是的,在我们的协议里,是啊。

K: 他们只知道他们有一个沟通渠道,在你去军队时,可以这么说?

D: 是啊。我相信那是一个循环,因为在那里我输入电脑,而在某处有人能读它,是因为这样他们可以核实信息的准确性,因为这基本上是我在做的,只是在磨练我的技能,以确保准确地传达我的信息同时也被转发给我。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