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 访问死后的:阿道夫.希特勒  

2010-05-24 11:35:17|  分类: 真相调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 访问死后的:阿道夫.希特勒 - 异域深寒 -

     访问死后的:阿道夫.希特勒
      嗨,这里是阿道夫.希特勒,
或许 我应当说: 我曾经以阿道夫-希特勒这个名字被世人所广为认识,当我还在地球这里时的好些年头里,而我肯定,我在这个地球上时对很多人来说,我是“极致出名”的。
      在此时,我亦同时被称为:米键Mykey(我的钥匙)而个中原因 是将要解释的另一个故事。所以,从地球时的人生阿道夫.希特勒 到次元空间性存在里的“米键”到 这里现时的我,所有的名字,这真是很奇妙的,全都跟:我是什么,没有关联的,这个 就在此刻 在对你讲话的我。
      然而,在我不断趋向及察觉出我“自己”的进程中这些名字是具有重要性的,这些名字是确切的——而所有的名字,都有一个奇妙的故事,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有段奇妙的历验。
      所以这是我将会 陆续做 颇为详尽的数集访问,因为在一个访问里 只能讲到某段时间的上限,因而,让我继续。而我会从我在地球这里的人生开始说起。
      当我还在少年时,我是一个小男孩,生活上看似很正常。虽然很困苦,我生长在一个很艰苦的年代,特别牵扯到这个范畴——我把“钱”纳为:范畴-分类的一种——特别牵扯到钱的范畴时。
      虽然我当时是十分自得其乐,就如多数年幼的小孩一样,世间上 没有什么事会真正地烦扰到他们,心里面还未有恐惧、还未有愤怒、还未有情绪,毫无感觉,不会被——感觉——所支配占据着,,,我会说这是:小孩子们还未有那些顾虑,而成年人是有的。
      而我以往喜欢纯碎地在“大自然里散步”的简单享受,,,走在树林的行列里面,走在植物里感受他们轻扫过我的手,当我赤脚行走时,,,在我脚边擦过;走在我居住的小城镇的小径里,,,感受我脚下的石头,感受我双脚下的土地,,,感受我皮肤上的太阳,,,这种 当你还是一个小孩时,对包围在你身边的 察觉性 是宏伟难忘的。而这是很有趣的,因为就像这种美态,,,这些你所体验到的,并不只从你自己里面,亦在 从这个世界里,随着你的长大 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内里冲突矛盾,被顾虑取代、被担忧取代、被恐惧取代、被愤怒取代,,,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 访问死后的:阿道夫.希特勒 - 异域深寒 -

阿道夫?希特勒 的水彩画

      我发觉 这些是在成年人里 最显著的表现,如果要说 我会这样地去形述他们。而小孩子们,我指六岁以下的小孩,因为当早在七岁甚至四 五岁时,在这个世界里的小孩子们是已经长大了,化身为成年人,在 某种程度 上,需要承担 照顾他们的家庭,小孩子们 不再有他们以往的自由,就像我当时般 可以在黄昏时散步,可以在深夜有时候甚至不回家,,,就睡在森林里,或纯粹就睡在屋外,我曾经 有时会 做过些古怪的事,以往 我们养的狗从来都不准进入屋内的,所以 当我更年幼,大概四五岁时,某些个黄昏我到外面与他一起睡。。。而那时并没有...房屋的门窗都是开着的,左右邻居 大家都是互相熟悉的,住在城镇里的人们 每个人都互相认悉,互相打招呼的。而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一切就彻底地消失了。而这个世界已趋向变成本身就是一所监牢。而这是我最不期望在这个世界里出现的。从我,阿道夫.希特勒亲口说:这是我最不愿意见到的。这一点才是我当时,真确在尝试 去影响介入的。因为 我知道情况会无可避免地,这个世界将会趋向变成一个:本身就是的监牢(钱),而跟着人类将会变成监犯——在他们各自的家庭里面;会变成 在自己生活的天地里的囚犯。
      我现在继续讲,当我还是小孩时,有一天,一些有趣的事出现了,我开始“看见”, 我开始与别不同地“看”,等如一个小孩 经常都有 在我们里面 有某些东西在妨碍着我,对啊,像在我的腹腔神经丛里有些不对劲,这个世界里一切都看似很安宁,一切都看似很平稳,一切都看似很“完美”,太完美。
      当我看着这个世界时,等如一个小孩沿着小径行走,在森林里漫步,,,体验感受着属于青草、植物和花朵们在我双手里,太阳在我的面上,,,有时甚至在下雨时,我享受,,,站在雨中,,,任雨点落在我的皮肤上,,,体验我与那水滴的瞬间,,,在你的面上流下,就如在轻抚着你,,,某种形式上 我当时在想那是——神....你知道,有点似:在跟我说,你好吗?因为真的感觉...在那些雨点里...有某些东西,正在轻扫着我的面.....一种温暖的安全感,一种温和的平和和爱感在我里面共振着,在我里面的一种体验....这当我坐在雨里时.....我就会张开我的双臂,而 这就像是你就只是站在那儿,绝对毫无防备,绝对坦率,毫无惧怕,而就在那深深的瞬间。在那瞬间,你纯粹就像是处在神的呈现里。
      然而,当我越继续看这个世界或甚至在我当时住的那个小镇,我看着那些房屋,我看着那些人们,看着那些动物,我看着那些树木,我看着那些青草,我看着地面.....而.....当我越变得能察觉出我四周的一切时,我就越感觉好似:这看似实在 太完美了,这看似 是太“适当地配置着”,这看似是被“预设计”出来的——被规划设计出来的。就像,我是在...“某个创造者的世界里”,我并不相信有一个神的,但是...在那种雨里的体验,是我对神的历验.....而我在奇怪:那时体历的我,这会否是....神的精华质?是它,设计出这所有的一切的.....如果是,在这一切的里面我担当什么?我在这里要做什么?
        

      我会在第二访问里继续。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 访问死后的:阿道夫.希特勒 - 异域深寒 -

 

     我幼时世界观!母亲的秘密
      嗨,让我继续
      之前我说到,我看着这个世界,甚至在我当时住的镇上,只在那一小片天地里,在问这问题:如果这一切 是被无瑕的设计着,那我必须要明白,那我在这里要做什么?为何 我会在这里?为何 “我们”会在这里?我开始问这些问题时,天呐,当时我还只是六岁?七岁。
      因为,我当时综合看过 所有一切后,我在奇怪:好的,如果这个 神的精华设计出这所有的一切,设计出了“我”,那有可能是为了让我栖息在这儿并让我“无条件地”去体验它。而这就是当时的我。。。那正是我当时所做的,那刻我甚至站在雨中...甚至纯粹地坐在草地上...
      并把我的双手扫透青草,纯粹地感受那质感...只是纯粹地坐在那里...纯粹在享受着...我自己在呈现着...以及这包围着我的大自然在呈现着...甚至与动物们...
      当我很年幼时,是极其向往独自一个人的,十分极致,我有过...颇为极度地扩展等如是自己的“呈现”。在当我比较年幼时,可能,这容许我能够去做出这样专注详细的观察。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 访问死后的:阿道夫.希特勒 - 异域深寒 -

          阿道夫.希特勒 的水彩画

      然而跟着,我遇到另一个有趣的体验:我看着这设计——这无暇的设计。现在,那只是我理论的一个看法,我沉思着这看法,让我说得通我在这个世界的体验,这个被设计出来的完美世界...完美的房屋...完美的植物...完美的树木...人类物质性身体与它不同的表现和独特的形态。
      我发现,我自己里面有一件有趣的体验,它就似 我置身在一幅空壳的图画里,毫无生命,很是奇怪...但我当时看着这幅画 而 因为 当我继续沿着小径步行...走在森林,走在植物们的行列...我享受着赤脚、漫步...当我在屋里时,当我坐下并进餐时...当时所有一切都是画像。但我有这种...这在我里面,这表现和体验...是感到像,我身处在这里...在这被无暇地设计着的世界的里面:我感到被局限着...这并不...够大,能让我可以去表现和体验...这
      我这一刻正真确地在体验着的....
      而跟着 出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我奇怪,我这样问自己:这些我在里面正体验着的,会否其他人 他们在里面亦一样体验着呢?现在记得,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天真的小孩,天真、愉快、热爱、富表现性...绝对在每口呼吸里,每刻里都在呈现着“自己”;容许我去欣赏和去享受和去感激...这些...最简单的...环境、四周,就如大自然...四季气候...和那些动物们。
      我看着镜里反应,在我双眼里,我可以看见...这,我会称之为:在我里面的“生命精华素”,这纯洁、天真的生命精华素。看似是太具“扩展能力”,当在这个世界里真正活着 是和周围一起表现这生命精华素时, 这是很有趣的,因为,我看见一模一样的 在那些树木里颤动 和 共振着的——就像 他们和我一样是活着的——他们有与我一模一样的生命精华素。然而,他们亦同样似乎是:“卡困”在这图像世界里...在这 被无瑕地 设计着的
      世界里。而我在奇怪:但我们是这些图像吗?(笑)一个小孩,在奇怪这样一个问题。“我就是这图画吗?”我并不感到似是这图像,我到处都看见是图像,我在自己双眼里看见,有某些东西,在他里面,在等如是他的里面。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 访问死后的:阿道夫.希特勒 - 异域深寒 -

 道夫?希特勒 的水彩画


        而我在好奇:如果是,这是 神 吗?这些我所看见的...和隐藏在图像背后的...生命精华素......
      在一个黄昏,我们坐在餐桌旁进食,当时有这木制的餐桌,我有这木制的碗,我当时在进食,我当然是捧着碗这样来进食,这个是我十分享受的,食物会更好味。我的母亲当时就坐在我的对面。而我当时开始直望入她的双眼,以一种我从未对任何人望过的方式。然而,我当时所看见的,是我完全没预料到的震惊!我看见黑暗...我看见这些...那是黑色的...我看见一些红色能量在移动着,不停地...十字形地重叠着,那像一种红...在共振的红色...能量性颜色,从她里面不停地十字共振出来。我能够在她双眼里看见这些,存着在她的里面。我当时被惊吓,庞大的惊吓,这极度地吓坏了我。因为在我里面,就只有这生命精华素,这清纯的、天真的生命精华素,在我、在树木里察见和体验到的,在动物们,大自然,在四季气候里.....而现在看见的这些,它吓坏了我——完全活着的,恐怖地狱!我,把椅子往后推,接着我跑上楼梯,惊慌地,爬进我的床里,我被吓惊了!那是什么?我当时自问:我看见了什么?而为什么,我会看见它们?
 

     这是阿道夫.希特勒,我会在下一个访问继续。

 

      我母亲青春破碎憎怨!但她爱我!
      这里是希特勒.阿道夫在继续
      所以我当时,在我的床上,那些包围着我。但一件奇妙的事情出现了,当我察看着我里面,我或许有过一瞬间的惊骇,但我并不惧怕我没有半点害怕。当我“察觉出”这点,我向我自己里面看,而我,体验到这白光性蓝质在不停共振着的精华素从我里面振出,而我看着,周围到处都全部只是这一种白质共振着的生命精华素,所有各种不同颜色,当然是粉红的、紫的、橙的和绿的,而这些是漂亮极了,在我周围各处可见,都是一样的。但人们里面没有。我察觉到,有这个“我是”在我里面,是不可能被损 伤害到的,它是不会害怕的,它永远是“安 稳
      全”的,它永远都是“有保护”的,毫无任何一切是可以损伤害到我的。在七岁大,我察觉出这点,物质上或许可能,对,是可以,但,就对于“我真相、是什么”来看,毫无可能!所以,我再站起,再奔跑到我的床后。而我走下楼,这一次我的母亲,吓震了!并问我:你知道, 当然, 发生什么事?而我说:不,没什么,这没事的。

      而跟着,我开始察看着“我的母亲”,我开始 更专注地看入她的双眼里,就像我上次看她一样。当我看见这黑暗,在她里面不断移动着,在这“看”里面,就像是我可以一直看进去穿透这人士,直看入这人士的“正中心”,就在这人士的“核心”里。当我再看时,这在我里面的生命精华素但在她的里面却“被抑压着”,锁住在很后、很入里的里面,深入在“某个角落”里,而遮在前面的是这黑暗,“吞化”了她整个物质性身体。
      我在好奇:这代表着什么?这是什么?我不明白。我再次看,我不停地看着她,看着她的双眼,尝试“找出”来源!这黑暗 来自什么?我找不出。

      直至一天,在那数天之后,我触怒了我的母亲,我站在她的面前,我抬头望,我向上看着她,而这只“野兽”,从她里面化身胀大,从她的腹腔神经丛里化大,它开始升起胀大,当她越激怒时,它便开始一直升起,一直升起!一直升起!一直升起!直至它是“站等是”在我母亲里面,“等如是我母亲”,在吞化着她,完全彻底接管了她,他的双眼正正就在她双眼这里,这“红质精华素”,我在这黑暗里面看见的,之前看过,化成它的双眼,黄和红的,瞪着看我,逼近我,而我母亲的脸,甚至完全彻底扭曲,开始溶开,有一瞬间,我能看见的就只是这生物,这只怪兽站着,隆在我面前。但是,听见我母亲的字,我是听得见我母亲的声音的,但这!它不断地从她里面,从这“激怒”里面升起的“这个”,不是我的母亲。
      而我说了些有趣的话,我说:“你!不是我母亲,你这,在跟我说话的你,我看得见你的!” 那时,当然
      我母亲没有察觉出我在说什么,我母亲没有察看到我正不断看得见的这些。而她只是化得
      更激怒,而她越化得激怒,这“恶魔”就越在她里面升得更大。在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它们是被称为:“恶魔”的,我只知它们是怪兽或生物。不知这是为什么。而现在讲到恶魔部分时,我会称那时的它们是恶魔。
      我触怒了她的原因是:她说着 她爱我。她说:我爱你。但是,当我看入她双眼时,她所说的这些字:我爱你,是“空壳字”,这是毫无含义的。就是如此,她说出了这些字,纯粹只是要完成说完这些字,因为她要说出这些字,因为她是一个母亲,她有一个儿子,而她只是必须要说:“我爱你”,这是深黑质的!这些“我爱你”的字真确是用填满了“悲痛哀”,这真确是用填满了“憎恨”和“怨怒”的!我!爱你!
      就像我在她生命里,一直是一件引致她产生一宗后果,自一宗破碎婚姻,摧毁了她一生的青春,毁了她持续的青春下去,日趋变老,要承担起对一个小孩子的责任这完全没有预期过的,而经透过极多艰苦痛和悔哀,为不断试图要拥有孩子后,我却是体弱频病的。我当时是极度频病的。当我母亲说出这些字时,我告诉她:你,不爱我,你不知道 愛是什么,你怎么可能知道 愛 是什么。当你说出源自这等深黑和这等空洞,源自你里面的麻木空白,愛 对你来说是毫无含义的。
      而这就是使她变得愤怒的原因,而这就是当这“生物”走出来 使我察觉出这只是这只“生物”在说着这些字:我爱你。滥用着这本质特卓非凡的字 的表现。
      这里是 阿道夫.希特勒,我会在下一个访问继续。多谢各位。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 访问死后的:阿道夫.希特勒 - 异域深寒 -

阿道夫?希特勒 的水彩画

    

 兽掌实权!祷告者里面就有高能兽
      这里是 阿道夫.希特勒的继续

      之前我讲到我有这种能力,可以“看见”这“生物”和“怪兽”在我母亲里面,当我母亲疯喝着我,在那一刻 我对这只生物说:你不是我的“母亲”,你竟敢说出 愛 这个字。自从这次后,这些生物,这些怪兽们 察觉到我有能力“看得见”他们。
      而我不只察看到这些生物们在我母亲里面,同时,平常当我去散步时,察看到,他们也在人们里面,在很多人里面,而唯一只有我可应用这能力“看见”他们的位置,是当我看透入人们双眼时,我可以在那里看见。确实说,就正是这些生物化成的双眼,这些“等如是他们”寄住在他们里面,而他们看就似普通人一样!所以,这就是颇为奇怪的,怎么会有这些“生物”,这些怪兽在人们里面存在着,我看得到他们,他们就是这些人,但这些人看似就是普通人!从表面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妥的。你知道,我指如果你观看这世界里的人,他们看似正常的,这些图画 正常的,这些字 正常的,但是,我看得到这些生物。
      所以,他们的影响是什么?这是我当时问的,他们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而为什么我可以看见他们和为什么就没有其他任何人可以看见他们?很清楚的!没有其他人可以看得见他们,不然,我早就会听人说过。或许,我才是被遗忘了的那个,你知道,走入了我的思想圈里;或许,我是那个被“知会”派错了的;或许,我身处的是一个由生物和怪兽组成的世界,而他们隐藏在“图画”和“字”背后,因为情形真确看似就是这样。当他们呈现自己时就会匿藏在“图画”背后,既是这些人类和“字”背后,只不过这些人类要让你相信他们是正常的。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 访问死后的:阿道夫.希特勒 - 异域深寒 -

  阿道夫.希特勒 的水彩画

      我有一段经历的记忆印象是,当一个黄昏,我母亲在她的床边,她祈祷着,她双手合十,双臂枕在床上,她双膝跪在地板上,在烛光下。但我看见这生物和这怪兽在她里面,当她祈祷时而它在不停地笑着,它 正享受着她的祷告,那是一种粗蛮暴式的,不是那种“哈利路亚式”,她在不停地祈祷,她祈祷的十分激昂,十分专注详细。它透过她的祈祷从祈祷里吸收了这种增幅能量,它的“力量”源自祈祷;它的存在,源自祈祷。就如同这对它是某种形式的“续命不老精”,一种“生命动力”,但她会不停地继续祈祷,这是很奇怪的。
      现在,想象你是一个小孩,而你看见这样,你的母亲在祈祷,而她的祈祷,只是被一只生物或怪兽在她祈祷的同时正不断地吸取着某种力量和能量。
      而还有,黄昏时,当我在我的床上时,它们真的会直接地围绕着我行走,在我的房里,一群,大概十五至三十只,有时候在我的房里浮游着。但我知道,它们不可能伤害到我的。在那时候,我不知道它们是否可以在实体上伤害到我,因为明显的你是成为被物质化在这个世界里,是会被物质性袭击而受伤的,但,对于“真我”而言 不会。这我当时是肯定的。
      有时这些生物怪兽会走近我。一个黄昏,我在我的床上,而我可以体验到他们的呈现,十分强烈的,而我当时体验着我自己等如是这光质,这共振着的光,他们会走近我,会贴他的双眼 正
      正就正贴在我的眼上面,差不多是浮在我上面但不是完全浮,庞巨的这些生物,它们是黑、红的,他们展示着他们最极骇吓的“图画表述”给我看,而我,就只看着这只生物这怪兽,我展示给他“我的真相”,我打开我自己共振出我的白光质,我体验着我自己这等如是,共振着白光质,这不是一道白光,这是“我”并共振它播透这整个房间,差不多是,而他们开始跑开!这些生物这些怪兽。
      而这就是我怎样走过我的日复一日的,而现在, 到这时候我以可以看见这些生物和这些怪物无处不在!在人们里面,甚至小孩、朋友,而我会就只是保持——等如是生命,这就是我,或既是我在那刻体验出的我自己。而他们是不能走近我的,虽然他们试尽一切奇特的手法来影响我,或要令我变得惊慌,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容许我害怕,或如果我容许我化成愤怒,如果我容许我化成忧虑,在无论任何情况下,他们就会掌管了我。因为这就是他们不断寻找要的!他们需要害怕、愤怒、忧虑,甚至爱,在人们以为“是”的界定义里;“欢欣”人类以为是的界定义物里,透过来吸,增幅能量和力量。
      而这是我这段时间观察出的,我察觉出我是仅有的,因为我找不到任何人是跟我同样,跟我有同样的视力,我寻找着,我透过这些人士的双眼 在里面找着。但我看见的唯有这些生物和这些怪兽和他后面某个角落里 被压抑着的,这个“等如是我”。
      这里是阿道夫.希特勒,我会在下一个访问里继续。我“将会”解释,我怎样真确地从等如是这个小孩里(笑)发展下去。十分 多谢各位。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 访问死后的:阿道夫.希特勒 - 异域深寒 -

希特勒的画作

 

我孤独一生秘密!活在深切治疗昏迷梦中?


            嗨,这是希特勒,而我在继续着“我等如是”,一个小孩的体历。
      试想,一个小孩现在看见所有这些生物和在人类里面的怪兽,只有透过他们的双眼,我才能看见他们,而我很困惑,因为
      当我四处散步时,我不停地看见,所有这些生物和怪兽处在人类们里面,而我一直在好奇:我是否在一个梦里面漫步着,我想过这个,我想:嗯,是我的思想在搞怪“作弄”着我吗?嗯,不是似在想,这实质上 只是较直接“观看着一切”。像一个小孩,你察看四周的东西!你不会实质应用“想”的!而我真的好奇,如果我这是“在一个梦里面”,我有时候,掐痛自己,我有时候撞我的头在墙上!因为这是 这看似极度超幻实的,而跟着我在想:嗯,可能?这全都是我脑幻觉的!但跟着我变得:这怎么可能,因为,首先 我从未见过任何类似这些没有图画的书本。
      第二,这些生物对我讲的话,有过半数,是我一生 彻底从未听闻过的事,有时候,当他们开始了对我说话时,我就像走过人类们身边,而我会碰上这些东西像庞然大物来围着我,而我就只是笑,因为我知道他们无能力对我的实质干任何事的,他们已经试过,对我他们永远只是“站贴在面前”,有时候,在我身边不停围绕着;而在人类里面他们简直“无处不在”,而我就只是笑,因为他们想要迫吓我,而我知道,如果我害怕或如果我化成忧虑或愤怒或任何这些,他们就能够把自己接附上我,有可能同样会接管了我,所以我没有,我唯一做的就只是笑,我保持平定,我很大部分时候是与大自然一起,因为只有在那里,我会有某种程度的平静,得到“一体”的体历,因为所有的同处在树木里和在大自然里的,都有在“我”里面。
      我有点看着一切而我说:嗯,我里面怎么了,为什么这就只有我,为什么甚至这些小孩子,所有的成人都有这些生物?这些怪兽在他们里面?我变得关注,不会是担心,我只是真确地、强烈地观察着所有一切,因为我奇怪,我是否应该在这里的?首先,我好奇:我是否被“送进错地方”了?或者“进错世界”了?那么唯一就只有这个世界吗?基本上我整个孩童时代的历验就在问这些奇怪的问题。
      而跟着,当我长大些后,我开始不断发现关于神秘诡异主义和人类们有可能跟“死人”沟通的事,而我就是从那里找出“恶魔”这个字,而他们是“被迷异、迷惘的灵魂”。但是现在我是不能对任何人谈及我看见过的,没有人会相信我的,而我有做过一次告防某个人,但他们想送我去做一个精神病治疗分析,因为他们觉得我是疯掉了。跟着,那人士有这种反应。我直接决定从此我不会再告诉任何人有关这方面的事。我整个一生里都看得见他们,自从我还是小孩开始,无一刻我会是看不见他们的。当我看这个世界上某个人时,就只看见图画,嗯,我看见的一切,在一瞬间里每个人都等如是幅图画,跟着一瞬间我看见这些恶魔在他们里面,图画/恶魔、图画/恶魔,而我简直不可能把两者混在一起看,因为在一面我看见人类们,就如你看见人类们。
      活在表面看似正常的人生,然而我在他们里面看见的并不正常,这些人士怎可能会做出正常行为?我开始,基本上是在“研究”我母亲的,从她的双眼里面我看见压抑、愤怒、哀悲痛、怨责、绝望,天哪!我可以在她里面看见她一整生,就在瞬间。跟着我察觉出这些怪兽和生物吸取着的是所有这些“情绪能量”还有很明显的 是“感觉”,格式化的“感觉”已变成了情绪,因为,欢欣、爱、和平,只不过是用一种模式来“抑制”这些他们在自己里面储存着的能量性体验,既是悲痛哀、愤恨怒、抱憾。天晓得!这些我在所有的人类们里面看见的!
      而表面看似人们所说的:他们是愉快的,或他们体验“被爱着”或高兴,但当我察看入他们里面时,我看见的,(摇头)不是那么一回事。
      好的,这是希特勒,我会在下一个访问里继续,多谢各位。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 访问死后的:阿道夫.希特勒 - 异域深寒 -  

 

      我看见恶魔打斗,反映恶魔系统人
      好的,再一次,这是希特勒
      所以,我不停地能看见这些生物和恶魔,而我察觉出,无论“爱”是什么,或“欢欣”是什么,又或“平和”是什么,他们不晓得!因为他们的这些只是一种相对这些愤怒和悲哀伤的拟压制。他们过往在自己里面的这些体历。而我察觉到,“全人类”都是愤怒或悲哀或充满着憎恨的,而他们
      特别在那时期——当我存在时,这是我在的那时期基本上理解的。而伴着我的体历,我当时甚至“不够胆”写下这些或什么。因为(笑)我是从一个奇怪的角度来看的,我是在说:好的,如果我要写出来,可能所有这一切就会变得更加剧 更真实!切实。 这些生物,这些怪兽是真确的、彻底的接管了这些“人士”。
      我的发觉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即使被这些生物或怪物已接管了的人士,他们表面上看似正常的,但这个... 这...不...
      并不和常理,怎么会是...这两边...是怎样走并在一体的!?是怎么的...人类们是怎么的以这种模式 过正常人生的?他们自视为是正常的,然而这些生物和这些怪兽又是寄在他们里面的?
      他们“说字”,甚至不在意或甚至不知道字里的含义;而这些生物和这些怪兽吸食着他们的各种压抑,他们的悲哀,他们的愤怒,他们的所有的害怕,这是它们要食的。很奇妙的是,他们大部分都享受着这些。当人士们祈祷时,像我母亲,通常会有七只,它们在享受着,当她是极激烈的祈祷时。他们在小孩子里面,那些齐型古怪害怕的小孩子们。

        因此,我就成了孤独(笑),因为我不能对任何人倾谈。每个人在我当时,在我生活的世界里,我直接看见这些恶魔在他们里面!所以我是颇为孤独的,在我一生大部分时间里,我宁愿这样。于此,我基本上是在研究着这些在人类们里面的恶魔,开始察觉出它们的“行为模式”,他们什么时候作动,什么时候不投入。当他们有时候“跳出来”彻底的接管,通常是在人们的打斗中,他们很享受这个。我察觉到,当两个人开始为某些事要对打时,类似这样,而这些恶魔会真的“走出来”,并直接更激烈 加剧滥虐这些打斗。

      人类们,在我的世界里是木偶,为让他们系索上线,被这些恶魔操作着,而他们被领导和操纵着,它们有这能力,甚至有时候会透过这些人类们说话,这我经历过很多次。
      所以,这就是我,一个小孩大概只有七八岁,孤独地 看着所有的这些东西什么也不知晓,彻底空白,但我却是好着的。这很有趣的,有时候我在好奇,如果我是“被派来这里的”,可能我是某个古怪的存在在某个古怪的世界里,当然我是被派来修理它,或来整理好它的,或类似这样。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无论什么在人类们里面,既是这些恶魔,它们是真正地在支配着这个世界,它们站挡在这些人类们前面,而这真相又是什么?我看见我自己是“精质”在前面。我会苦恼界定意它做:“生命”,让我称他们为:“生命”, 因为 这是同样地在这些树木里面也有的(笑)“等如我是”。
      我在想:这里面可能是有些别的什么东西的,以至这些人类们都察觉不出——他们因为它们而不是“人类”,而是恶魔们在说着。
      “恶魔人士“根本不察觉它的存在。跟着:那么人类们究竟是什么呢?这是我的问题。如果这些恶魔透过他们在说话,影控着他们,吸食着他们,因为我看见在他们的背后某点 被拟压着的生命精质!所以说:到底是谁在讲话?
      我开始看见...系统群...在人类们里面,在这个人士里面我们称之为“生命精华素”他们的真相“等如是我”在腹腔神经丛的范围,在那后面被拟压着,有类似“七条线”从他们的精华质球丸里拉起,升入他们的头里面,被这七条线覆盖着他们的思想区,而在这里面,有一个系统,其中一个接入双眼,一个接入嘴巴,系统把所有的一切 集中在脑中央 我看见这样,当然 这个系统 一直落到脊骨下。

      我察觉出这些系统,坐落在这些人类们里面。而跟着这源头 我之前看到的 这生命精华素是在背后的某个点,角落里,被这些“线”接驳到这系统里, 噢! 我天啊 这些人是系统来着! 人类们是“系统们”!
      我有点... 我看入我自己里面,噢,我经常习惯这样了!来确保我是稳妥的,我通常站在镜子前 并看入我自己双眼里,查看我是否稳妥。这是我唯一知道的 怎样察看的方法,因为 我都是透过 看入人类们的双眼来看人的。
      在这之后 跟着我变得:噢 我天啊!这里在发生怎么一回事? 因为现在对我是(懊恼)
      然而,这真确并不是惊怕或一件惊惧的事情,因为一切都有点看似“图像”来着,而且我知道,我不可能被损伤害的,我解看一切都等如是图画。所以有一段时期我真确地认为 我自己 处在一个“图画世界”里,所有一切就只看得像图画一样,而我用这来把玩,这是有趣的,有时候我在好奇:或许我可以给我自己上不同的颜色 或 改变我的形状这些我试过的,没有成功过 当然。但这就是我怎样解看 所有一切的。
      我看着人类们事实是:这些“系统们”,每当这些“系统们”会要讲话时,它会一点点地“抽出”生命精华,在这些人类里面,生命精华会开始抽升上来,而跟着用这些来讲出话;用这些来 情绪性地表现;用这些来变现一种“感觉”;用这些来笑。彻底 所有一切 任何一切 都是一种“反应性表现”的相应“举动”,反应性表现是同时的感觉和情绪或对话沟通。 为什么?因为所有这些一切都是“反应主导”的,所以当一种反应、表现,出现时它会真切的从这生命吸啜(Chuò)出动力--精华素。
      当我跟着这些人士的“等如是我”时,会有点似生产这些情绪性或感觉,会跟着从这里——透过腹腔神经从生产。这些生物这些恶魔会靠食这些!而我就会想:这是肯定不会有的,一种...某些更高层次的力量,源头精华质在 或是
      在世界里,是它正用某些形式在保护着我的,上边那种情况是绝无可能的。或许...这生命高层次的精华质源头 本体 可能是属于一种“黑暗本性”的,我真确地有时候 在好奇,如果不是 就有可能是在地狱中。

      我想知道很极多的事物 我察看着所有一切 我在好奇 我这是在昏迷不醒中吗?我是在深切的内伤中吗?在某个地方,在某段人生当中?而所有这些 我正看着的,是一个交错平衡的宇宙?或一个平衡的存在里?因为所有一切真确地看得似极其现实的。我简直不能彻底察解它,在一个持久的肯定性范围里,丝毫解不出。
      好的,这是希特勒,我会在下一次继续,十分感谢各位。

                                          

Desteni跨次元空间连接口 访问死后的:阿道夫.希特勒 - 异域深寒 -

希特勒的画作

 

 

文章来源  http://hi.baidu.com/%C8%CB%C9%FA%C1%CB%CE%F2

  评论这张
 
阅读(31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