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James最新信件——就“GA/安娜.海斯对Wingmakers的说法”发表声明  

2010-07-02 11:31:06|  分类: 造翼者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ames的信件——就“GA/安娜.海斯对Wingmakers的说法”发表声明 - 异域深寒 -

【以下内容来自卡米洛特工程网站克里.琳.卡西迪(Kerry Lynn Cassidy)的博客日志】

原文网站:http://projectcamelotproductions.com/blog-hp.html
【翻译:翼浴深寒】


2010年6月11日克里:

改变计划:是否有重新编辑阿莎亚那.迪恩(Ashayana Deane)的视频资料

我重申,阿莎亚那.迪恩(Ashayana Deane)的视频资料没有重新编辑,今天我得到消息,James已经决定,只要他的声明信张贴在我的网站连同视频的YouTube上,他不会采取法律行动,从最初的Wingmakers.com里James信中的引述如下(摘录):

...“我没有反对和阻止他们,只要克里愿意保留我的回应信件,放在自己的网站和YouTube上,我只是想对不准确之处一样有个公开和透明的回应。...”   

我在重新上载至Youtube过程中,花了很长时间,因为文件是如此之大。希望他们的上载在本周末为止。虽然现在已经解决,但为那些怀疑这个问题的人,这里是我从马克.亨佩尔(Mark Hempel)收到的email里的,威胁采取法律行动内容的一个摘录:


(译注:阿莎亚那.迪恩就是安娜.海斯(Anna Hayes),安娜.海斯是她的原名,阿莎亚那.迪恩可能是她的一个网名。她是GA/银河联盟的代理人,早年有过被负面外星人劫持的经历,之后GA/银河联盟成员接触她,于是产生了巨作《旅行者》.....。 下面的马克.亨佩尔是James的网站负责人。)


来自:马克.亨佩尔(Mark Hempel)
日期:2010年6月9日上午09时22分01秒
致:<
kerry@projectcamelot.org>
主题:跟进信


亲爱的克里,

我看了安娜.海斯(Anna Hayes)的视频采访。

我相信这四个条目,对于一些在这方面有疑问的人,我在我以前的电子邮件中已经提到并且准确地描绘了这些问题。其余就是安娜.海斯的那些身体语言上、表情上和言语上的自表谦卑,故意屈尊的东西,但这些都是明摆着的很主观的个人化的,完全不相干。在影带上反映的是什么——个人的好恶——以及明显的指责、损害名誉和恶意的话。如果我们的律师觉得性质严重,无论是安娜还是她的“主人”,是需要承担责任的。

 

真相是,那在2010年6月7日我的电子邮件中谈到的四个条目已经非常准确地构成损害名誉和诽谤的实例,而且是没有回旋余地。因为他们说,“我有影带”。关于WingMakers有限责任公司,我负责所有法律细节和运作。我的职责是WingMakers有限责任公司的首席运营官,以保护该品牌在各种形式的形象,包括Lyricus教学工作秩序、WingMakers、事件神殿(EventTemples)、与主权性积分体(Sovereign Integral)网站。

 

安娜.海斯实在是有问题的,无论如何,在涉及到WingMakers的每一个解释上,她知道这一点。在她谈及因缘的踪迹时,她显然是在杜撰,这是严重和不明智的说谎。
 
我提出以下要求:

1. 安娜.海斯应该收回她出于反对WingMakers而来的指责与控告。

2. 要么删除在你的网页和YouTube上(和任何其他发表的地方)的视频/PDF文件,或编辑所有提到WingMakers的地方。

 

缺少这个,我将,代表WingMakers有限责任公司的利益寻求一个法律的补救办法。如果你有其他建议,通过电子邮件,在未来48小时里,我会听取,我对James和安娜.海斯之间的辩论不感兴趣。那只会借着卡米洛特工程为她自己宣扬她的个人崇拜。我将在未来48小时内等候你的意见。
 
克里,这是一个问题,我们非常重视,我想强调这一点。

 

****摘录完毕****

-----------------------------------


来自:阿莎亚那.迪恩(Ashayana Deane)
日期:2010年6月10日下午3时59分
致:
kerry@projectcamelot.org
主题:GA/Asha Deane回应Wingmakers

James的信件——就“GA/安娜.海斯对Wingmakers的说法”发表声明 - 异域深寒 -

 安娜.海斯(Anna Hayes)/ 阿莎亚那.迪恩(Ashayana Deane)

您好克里,我是阿莎亚那.迪恩。

我真的很抱歉让你牵绊进这个“Wingmakers”争议中。

我刚知道关于你们的网站传载这些所引起的问题,就你们传载James的信,所以我在今天(6月10日)约下午4时,写这说明。

在我看来在公正和平衡你们的报道上你做了很多工作。我现在写这个短信给你,是想让你明白GA和我将对James的信(和给我个人的电子邮件中的责难)作出的反应,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将我的信同样放在你的网站里。

 

我还想请你注意,在James暗示侵犯版权这点上,我认为不适用,原因如下:在我们2002年发表的我的/GA“旅行者-Amenti的秘密-第二部”非小说类书籍(花岗岩出版)的553-554页,他们提供的看法是关于一个实际的团体,而不是虚构的“服务自我”外星人团体,所谓“在公共领域被众所周知”的Wingmakers、Corteum、和地球人的“迷宫小组”有关联的“古箭”遗址,GA认为正在由上述非虚构的外星人集团暗中操纵和欺骗。此信息已在我的书籍出版了8年,这期间,我个人并不了解“James的小说Wingmakers”的故事。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仅限于2002年发表的一篇GA出版评论,GA他们在“某种形式”里使用这个在“公共领域被众所周知”的名称来传达,因此,GA有权作出评论,表达他们的看法,就名称而言在公共领域里是可行的。在我们使用的那些名称里,如果有任何无心的“合理的侵权行为”,在2002年,我的出版商看到这方面没有问题,该书只不过是作为我1999年第一部的后续,2002年出版的是第第二部。

 

就个人而言,我对于这一点非常惊讶,如果James的虚构小说属于“直接启发”或出于领悟.....但无论哪种方式,GA的“Wingmakers”评论,只不过是在我的2002年出版的书籍里所传递的大量主题中的一小部分,并且,这信息是GA的历史资料CDT-碟片的一个少量的部分(那是位于地球上的24个古箭跨谐音星门,是被最初的属于GA-耶洛因和与Mashaya-hana有关的行家理事会所创建的,24个中的7个地点落到了历史的“Wingmakers”/“Corteum”非虚构的“服务自我”外星人团体手里。)。对我来说有趣的问题是,到底是James发明的这些名字,因为他说,是他从CDT-碟片的历史记录得到的“精神灵感”,或是众所周知的外星族类的名字呢?

 

无论这个问题的答案如何,我并不在乎,我想James是真诚的,善意的,即使我们各自的“Wingmakers”帐户不同,因为我们都是为了真理出于帮助他人更了解和更有见识,我不明白为什么James有这个难题,要去追究“不同的观点”在公众领域谁更有资格。我很乐意与James公开讨论,如果他有兴趣。让我感到难过的是,他觉得有必要控告我“攻击”他的工作,现实是我仅仅只是在8年前出版的书籍里,从CDT-碟片的历史记录找到一些GA的观点。希望通过我的回应信件,James和我能达成一个“和平的余地”来作为不同的想法和意见分享给所有人,让别人有机会研究和比较自己的想法,并作出自己的决定。在我们最近2010年4月研讨会上,GA披露了更多有关古箭遗址的信息,和挚爱地提到了“历史上的和当前的服务自我的外星人种族”犹如Wing-dongs,(在“2011至2013年期间他们如何能借如此愚蠢的入侵计划,从平行的未来实际地悄悄工作...)也许James希望我使用“GA的Wingmakers”“Wing-dongs”,或者...Wing-things?我认为整个问题都是在于愚蠢的名字,而且人们有权利查看以及去确定哪一个词汇来作为“公终领域的普遍引用”。James完全有权对“Wingmakers”采取虚构的观点,GA和我都同样享有我们的角度的观点,真正难过的是他认为他的工作正在被我或GA破坏。希望我们都可以进入到一个共同的爱的异象里,在“每一个”正当的共同异象里成熟地理解,表达他们对真理的认识与共享,以鼓舞他们成长同时授权给所有人。

 

感谢克里,为您付出的时间和为您的访谈,同样也为您因James的缘故,为了避免版权问题,考虑在编辑中删除我的采访里就GA的Wingmakers所做的声明所造成的压力。你有充分的权利让我谈及8年前在我自己出版的书籍里所含信息,他没有权利“尝试压制”你、我或者GA,通过人为的“信息管制” 他正试图用它来保护自己的利益。我相信你会继续做你感觉正确和公平的事。我可能会花一到两天(2010年6月11-13日)的时间针对James的信件写一个深思熟虑的回应,如果你觉得它对访问您网站的人有帮助的话,我容许你张贴这个私人的email,直到我对James全部正式回应呈现,以至于更完整。

 

发布此email可能有助于平息公众对你的一些新出现的感觉要“编辑/敏感的”我的采访带来的混乱。给你深深的爱和尊重,克里,以及James,如果他愿意,我希望在不久的某个时候分享一个公开的讨论。

与光明、爱、知晓和自由同在....

 


阿莎亚那.迪恩

 

【译注:我之前翻译了一篇安娜.海斯(阿莎亚那.迪恩)的文章在此:】

http://qun2012.blog.163.com/blog/static/894460152010523103950288/
三个主要议程和钻石太阳DNA的展望
-------------------------

 

 

【来自James的信:】

(克里:)下面的信件来自Wingmakers的James,是他就阿莎亚那.迪恩和我在2010年4月拍摄的一个视频访谈里,关于阿莎亚那.迪恩的言论所发表的声明。
------------------------------

James的信件——就“GA/安娜.海斯对Wingmakers的说法”发表声明 - 异域深寒 -

我的名字叫James,WingMakers资料的创作者。

 

从1998年11月推出到现在已接近12年。阿莎亚那.迪恩的有关言论是对我,从自己还很年轻时(我必须承认从许多年前我就开始了)一直在努力进行的工作作出毫无根据的诽谤。我一直致力如何在资料的构思与录制上,反映出一致性,并帮助建立一个共享的真理的异象。我只是想分享一个在智慧的行为之重要性上的视角,使用了小说和非小说的形式,并以文本、图像和音乐格式展显出来。

 

我是一个男人,原本来自西班牙,并选择保持匿名,因为我不想将我的个性与我创作的资料混在一起。我没有一个工作人员,或任何组织。马克.亨佩尔(Mark Hempel)是我的网站管理人,除了他运作我的4个网站以来,这是最接近“我的一个组织”的唯一形式了。我没有举办专题讨论会或演讲。12年来,我从来没有花一分钱做营销或促销活动。我做过三次访谈。我也撰写了1000多页的免费资料,小说(以神话为基础的WingMakers)和非小说的(如精神行为主义和六个心之美德的文章)。

 

直到两天前,我还不知道阿莎亚那.迪恩。我与她或她的组织从来没有书面或口头上的交往(或任何与此有关的其他组织)。去批评别人的工作这不是我应该处的位置,如果她站出来批评我的工作,我或许理解。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我所做的,一个人不一定喜欢另一个人创造的音乐、艺术、或著作,它们有自己的批评家。但阿莎亚那.迪恩在视频访谈里所说的不是对我的资料的评论,而是一种严重的不准确,那会给人造成混乱和压力。

 

为什么我会邀请克里编辑那个视频呢?这样做只会给那些不准确的东西引来更多的注意力?是的,我相信会如此,但从阿莎亚那.迪恩虚构这些不准确之处那一刻起,我就别无选择,只好去对付他们了。

 

这里是根本性的不准确之处,因为它们涉及WingMakers资料:

 

1、这个WingMakers身份不是像我所描绘的那样,相反,它们是拥有一个黑暗议程的一个堕落的外星人种族。
2、WingMakers的美术和音乐资料能通过视觉或听觉激活一种DNA的反应,那会造成一个负向的摩尔卡巴。
3、WingMakers造成了最近发生在智利的地震,谋杀了许多无辜的生命。

 

我要求克里.卡西迪编辑这个视频资料,不是因为我不希望人们知道这些不准确之处,而是出于一个原则问题。我清楚地意识到,妖魔已经从封住它的瓶子里出来了。我知道,阿莎亚那.迪恩有她自己的人也拍摄了访谈(除了克里拍摄访谈之外),目的是制作一个DVD在他们的网站上转售。我不打算尝试和压制公共信息,相反,我计划将它放在明亮处,因此让那些相关的人能够理解为什么我们,如果有写或者谈论爱和光,宽恕和理解,以及精神的更高原则,能够实际地展示我们到底在说什么东西。

 

我写过一个主要作品(非小说体)是关于智慧的行为(behavioral intelligence)。这个作品的重点是我称之为的六种心之美德,由赞赏/感激,怜悯,谦逊,宽容,理解和勇气组成。总的来说,这些美德构成了人类称之为“爱的频率”。这些品德,从心灵溢出,帮助我们每个人表达此刻我们真正是谁。它们成为我们行为的新标准。当有人攻击我们的正直(或诚恳),我们可以应用的理解和宽恕。  
 

正是基于这种情况,阿莎亚那.迪恩有一个清楚表达大概念的能力。她似乎是耀眼的、欢乐的,我猜想她是出于善意的。虽然我没有研究过她的书籍和其他材料,但我尊重她的那些创造,并且知道它仅仅只是表示出一个强有力的承担而已,因此我邀请她觉察她的言论和她所从事的工作。

 

有时,当我们6个小时坐在摄像机,以及那种被“高置于...之上”的压力面前,即使是高度谨慎也难免出错。也许,正如克里所暗示的,当阿莎亚那.迪恩使用“WingMakers”这个术语时,她是指向另外一个种族的外星人团体。我不是自认为我了解另一个人的内心,但是当我尽心竭力地去工作去完善的我心爱的创造受到攻击,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会站出来捍卫它。我可能不会成功,但我相信我必须这样做,为了成千上万的那些看这个美术、听这个音乐、并研究这个资料的人们。 

 

我写过许多关于,那正在来到这个星球的透明的纪元的非小说类型作品。我同样是在心灵的透明性里,写信向阿莎亚那.迪恩询问这个不准确之情况的性质,我还没有收到回复,但我希望她能尽快地,并且有一个公正的回复,我是昨天把它发给她的。

 

我们都需要在这个社会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一致性。没有魔法或咒语能帮助你召唤一致性。它只能通过行为——通过我们思想、语言、情感和行动如何去表达。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共同的,来自递增的一致性的真理的异象。而这一共同的真理必须来自人类——我们,我们必须发展它。它是不会从天而降,或从上帝或外星人那里掉落在我们手里的。它将被一个集体的人类创造,我希望大家都可以有所贡献。

 

我原谅阿莎亚那.迪恩她的不准确之处,我不会对她怀有恶意,并祝愿她的工作。我希望她在她的尝试上是成功的,如果她愿意在今后共同工作,我会乐意考虑。我相信这是我们怎样将爱、光明和更高的层面声音作为我们写作的主题,显示了更高真理的有益见解,这是我们的对话应该遵循的。否则,就是分离和极性的渗透,以及,共同的真理如何能呈现在这样的环境里? 

 

如果人们想看到我曾经要求进行部分删节的原来的视频,我会鼓励他们写信给克里.卡西迪,并要求这一点。我不再反对和阻碍他们,只要克里愿意在她自己的站点和YouTube上附上我的回应和声明,以及她的回应。我只是想对不准确之处有一个透明的反应。我拥有上述我的平安。

 

 

谢谢你倾听!

 


从我的心到你的心

James

 

 

James的信件——就“GA/安娜.海斯对Wingmakers的说法”发表声明 - 异域深寒 -

 

【以下是James给阿莎亚那.迪恩的email:】

 

我的名字叫James。

 

我是WingMakers的创作者,就某方面来说,是他们在这个星球上的身份。如果你在网上搜索,或任何其他地方,在1998年11月28日以前,你不会找到这个词。这个故事,这个古箭计划(Ancient Arrow Project)也同样。我创作了这个故事。我同样还创作了和这个故事相关的美术、音乐、哲学、聂鲁达访谈、与非虚构的作品。古箭计划是这个神话的一部分,它并不意味着逐字逐句那样是完全真实的,既然是基于神话来设计创作的,是什么让它们突然变成你们团体的财产了呢? 

 

你谈到WingMakers作为一个外星人种族,是堕落的和负面性的。而在我的神话中,WingMakers被描述为中央族类,多元宇宙中的最古老的种族。他们是时间旅行的人类。但被你顺手牵羊,或者更好地说,是抢占这个词,然后现在重新定义它。为了什么目,让你将它的定位降低到了邪恶意图外星人种族的定位呢?

 

您还暗示Corteum和WingMakers是同一个族类。再次地,古箭计划是什么我很熟悉,因为那是我写的,它来自我的构思,它不是由通灵导入的,所以,请你说明,相比起我来说,你是如何知道更多关于我创建的那些族类的实际身份呢?而在我的故事里他们是不同的,他们既不是邪恶的或也不是堕落的。

 

在你的评论里指出,WingMakers的美术和音乐,如果谁去观看或收听它,就会使他们的DNA扭曲——同时也将莫名其妙地削弱他们的能量,而导致校准到适合的摩尔卡巴载体(由守护者精确定义的那个标准),你根据什么这样说呢?再次地,我只是一个卑微的人,奉献我的整个生命一生致力于这一天命,我创造了所有这些作品,对它的宗旨和使命我比任何人都了解,所以它是如何,你能告诉我它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吗?

 

如果你愿意讨论一致性的概念及其关系到一个真理的共同异象的彰显,我会这样做,和非常高兴这样做。这个根本原因就是,我在这儿。这是我所有资料存在的根本原因。而你却随意地将它们涂抹成阴暗的。请向我解释,你这样做的动机。

 

也许这是一个误会。这类似世界的现实里在斡旋一个...或某些异常的分歧的时候,两个人之间(你和我)应该互相配合。相反,你选择了攻击我的作品。我希望你能花时间来回答我的问题,不带修辞色彩的。

 


 

从我的心到你的心

James

 

【EventTemples.com | Lyricus.org | SovereignIntegral.org | WingMakers.com(James的4个网站)】

 

 

【 6月10日】

克里.卡西迪的声明:就删节阿莎亚那.迪恩视频访谈内的评论

 

很多人知道我是应Wingmakers的James要求,删除阿莎亚那.迪恩视频采访里她的关于Wingmakers的评论的。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情况。其实,我不记得之前的任何一个卡米洛特工程视频访谈发生过。

 

这里的问题是复杂的。作为一个导演和调查记者,这是不可避免的,各种人,不是所有的都会同意我的访谈,事实上,很多的人在这个领域不喜欢彼此,或有着巨大的争议,以及一些著作和其他一些研究/体验方面的观点。作为一个记者/制片人我可以选择采访谁。我欢迎显示不同的观点,因为这扩大了公平竞争的环境,并允许人们使用自己的洞察力,从故事的各方面进行思考。

 

不幸的是,去界定那条在攻击他人、或发表一个有分歧的主张,或一个极端的批评之间的非常细微的线是困难的,会使人往往犹豫不决。正因为如此,就Wingmakers资料来说,它是非常卓越的。我们几年前就与James做过书面采访,我相信它包含了大量的智慧。同样道理,我最近也与阿莎亚那.迪恩做了采访,在我看来,从她的资料所提供的同样是优秀的。James和阿莎亚那.迪恩都是代表着他们各自的来源说话,是非地球的,并可能是居住在其他星系的,从规模或层面上都是属于广大的复合宇宙的。他们都是从心里,相信他们是从他们的来源“获得”的,并由他们转达信息,为了改善和提升人类的水平,为了自己的目标,他们都属于无比赤诚的光明战士。

 

此刻,在这个星球上,我们有交战的各种派系的外星人,“我们”人类的未来在谁手里,外层空间的,内部空间的,无形的存在,等等。在所有这一切中,我们正尝试通过卡米洛特工程来显示我们认为的最佳和最重要的信息,不论其来源,这是至关重要的。

 

....而仅仅只是给人们简单的忠告和一个热吻(保持一种傻乎乎的天真)是不够的... 我们需要积极思考,如果我们要在未来的改变中幸存,我们就必须从地球上的此刻开始。....我鼓励大家考虑反对的观点,不论他们来自哪里.... 因为这样做会增强你的辨别能力。这是在我看来最好的学习方法。
 
作为这个多元宇宙和矩阵的制片人/调查者,我是坚定的,并且我很清楚地知道,我们的证人(我称之为)看到的东西经常是截然不同的。这是重点。这是宇宙创造者让我们在这个巨大的宇宙里学习的重要方式。什么是不清楚的,不管是她的Wingmakers是否确实是指那些真实的Wingmakers,还是谈到Wingmakers.com网站,或不管是阿莎亚那.迪恩和James的谈论是否是针对不同的存在群体。 

 

.....我收到许多电子邮件询问为何要删除阿莎亚那.迪恩的评论.....是卡米洛特工程屈就“利益集团”的压力?事实上不是,但我选择不要涉及任何法律纠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是与谁的来源比其他来源更有权威无关,因为我深信无论阿莎亚那.迪恩还是Wingmakers.com的James都是发自内心的,我是删除攻击性的言论。这不是,我希望的情况,但是,我会建议他们彼此之间处理好这个分歧。

 

我已要求他们双方:

1.  公开或私下讨论他们之间的分歧

2.  按照各自的观点发表公开的声明,我将完整地,不经过编辑地张贴在这个网站上。

从我的角度,什么是最关键的,是这个时候因为不同的派别开始互相指责。是因为隐忍的时代已经结束。
 
这是一个时候,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人类的提高或启发)是至关重要的。探索者或光明勇士,因为我喜欢这样称呼它们,必须团结起来,一起开始工作。如果谁是代表不同的外星人和类人/人种,就应该公开地讨论他们之间的分歧。...我们只能通过开放、充分地披露而获益......真理就在那里,我们每个人里面... 我们需要勇敢地面对我们的分歧,和爱,和理解。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开始前往正等待我们的新的未来。


 

 


克里.琳.卡西迪 (Kerry Lynn Cassidy)

卡米洛特工程(Project Camelot)

 2010年6月10日

 


--------------------------------------------------

 

 

 

 

 

  评论这张
 
阅读(31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