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遥视实验到“超灵能技术”的应用  

2010-09-28 17:17:51|  分类: 真相调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遥视实验到“超灵能技术”的应用 - 翼浴深寒 -

2006年3月15日艾伦·巴特勒(Allen Butler)发布
英文网址
http://www.associatedcontent.com/article/24100/project_scanate_the_cia_and_the_birth.html?cat=37

(翻译:翼浴深寒)

SCANATE项目: 中央情报局和遥视技术的诞生

1972年, 在冷战的顶峰时期, CIA(中央情报局)从事着一个持续了20多年的计划, 是由一些高层政府组织, 包括DIA(国防部情报局)和美国军方经营的。这个项目主要目的是,研究和利用超心灵能力及其潜能来进行情报收集业务。中情局用大量资金,投入到任何一种真正的精神能力和他们在过去一直对此感兴趣的超自然能力的科目上。据说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纳粹德国就已经开始进行这种能力的开发。

1961年, 科技服务项目(OTS:技术情报局)办公室主任内部代理联系斯蒂芬I.艾布拉姆斯, 英国牛津大学心灵现象实验室的负责人,就ESP(超感官知觉)的问题方面向他咨询。在艾布拉姆斯送回的一份报告里提到, 超感官知觉似乎存在, 但可能无法理解或控制。这个报告之后, 中央情报局开始小规模地研究世界上出现的超自然心灵现象。

在1970年代, 由于斯坦福大学研究所(SRI)的Harold Puthoff与Russell Targ博士对此的兴趣,给这个科目注入了新活力,他们提供了苏联在超自然能力调查方面的知识, 包括一个男人用精神能力移动物体的视频录象。这引起了中央情报局的关注,其代理人与斯坦福大学研究所超自然心灵现象研究的工作关系随之建立。

 

英果·斯旺(Ingo Swann)和遥视(remote viewing)

虽然斯坦福大学研究所在中央情报局资助的项目下调查了大量的心灵现象, 但其核心目的仍然是遥视程序。遥视所包含的一个科目是离开自身的身体或观察位置,观察远离观察者位置的远方的物体。

今天在超能力“粉丝”中常用的一个词,遥视(remote viewing),在1972年几乎还没有人听说过,事实上, 这个名称是由一位著名的艺术家, 心灵学者英果·斯旺(Ingo Swann)发明,他在1971年涉及了在纽约的美国心灵研究学会(ASPR)的一个项目,英果·斯旺和他在美国心灵研究学会的同事希望创造一个心灵能力的具体的定义, 使那些超自然能力能够适当地被科学的和系统的测试,从这个愿望遥视的理念诞生了。遥视的准确性是很容易被测试的, 因为可以用远程观测对象的位置与科目的结果相对照。为进一步研究, 英果·斯旺与在斯坦福大学研究所的Harold Puthoff博士联系, 以表达他对这个研究的思想,他们开始合作,CIA随即为他们的合作项目赞助。

Harold Puthoff博士,Russell Targ博士,与英果·斯旺一起工作,充分发展了遥视系统,以及精炼出一个新概念: 坐标遥视(CRV)。这个概念背后是将地理坐标提供给观察者, 他会用他的能力去观察这个位置,这可以针对已知的区域地图进行测试。地理坐标被视为完美的媒介来告诉观察者去看, 它将显示出那个位置的任何线索,接着知道该着眼于什么主题。他们将不得不完全信赖他们自己的能力。
  
最初的测试在英果·斯旺和斯坦福大学研究所合作实现,结果非常混合(如同所有心灵能力测试几乎总是发生的)。但测试的意义确是重大的, 这确定了坐标遥视(CRV)成为他们心灵能力研究的核心。

 

SCANATE(根据坐标扫描之意)项目


随着中央情报局的赞助(尽管英果·斯旺自己知道赞助人只是一个在东海岸的科学家), 对遥视的研究得以真正开始。该项目被称为SCANATE(根据坐标扫描)项目。早在1973年,一个新的科目, 成为与SCANATE有关的项目,这人名叫帕特·普莱斯(Pat Price),他一直在研究这些能力, 普莱斯证明了心灵能力研究是最有前途的科目,并将最终成为重点项目。

在这个成熟的项目中涉及遥视领域的最早的实验是在美国由普莱斯和英果·斯旺进行。最初的目标是美国东部的一个度假村。当给予坐标位置后, 普莱斯和英果·斯旺给出看起来像军事设施的细节,结果完全错误。然而, 有一个秘密军事设施在离度假屋不远的地方,普莱斯对这个设施的描述似乎较为准确, 当他再次观察,第二次他提供了大量的准确细节, 包括实际布置图等等....不是所有的数据是准确的, 但是其中有一些符合事实,包括一名在设施内的人员的名字,和在那个地点的一些物理特征。

因此, 再一次,结果一个大杂烩。该代理机构决定在实验中再一步, 然而,帕特·普莱斯根据要求观察一个在苏联的坐标, 中央情报局已知的类似URDF-3(不明身份调查和Facility-3开发)的一个设施, 美国中央情报局很熟悉这个,两个重点要求观察的对象为: 1台起重机和4个类似钻井架的物体。如果普莱斯可以识别这两种物体, 它决定, 他至少可以看到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普莱斯被给予了坐标, 它在世界地图上大概位置和告诉他这是苏联的R&D地点,然后普莱斯开始观察该区域。一会儿之后他准确地描述了它的目标是起重机, 和关于它的一些细节, 但他完全错过了像钻井架的物体。
  
尽管实验在揭示钻井架上失败了,但仍然决定继续与普莱斯进行实验。现在普莱斯第一次正式会见了一位中央情报局官员肯尼思·克雷斯(Kenneth Kress)博士, 一位技术情报局(OTS)的工程师,他直接参与该项目和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克雷斯问普莱斯为什么他没有看见钻井架,普莱斯回应说, 它们曾经在那里但已被拆除。通过该区域最新侦察和分析结果表明,事实上钻井架仍然在那里。
  
再次, 尽管有这个挫折但实验仍在继续。普莱斯被要求去查看某些中央情报局掌握到的大使馆内部的情况。一次又一次地,普莱斯提供了非常精确的细节, 同时也混合了大量的错误。不幸的是在这些实验中,普莱斯心脏病发作去世了。


SCANATE项目结束
  
通过这个时期的中央情报局与斯坦福大学研究所(SRI)在超能力项目上的工作,带来了一些争议的。许多中央情报局内部人士觉得这简直是浪费时间,如果一旦被人发现他们在这个概念上的研究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这对代理机构来说是一个潜在的麻烦。然而, 尽管获得的尽是一些混合的结果,但其显示出的价值似乎足以推动他们继续做测试。普莱斯已经死亡,但不管怎样, 需要对新的形势进行评估。他的工作无疑最有前途的, 即使那并非具有最高的实用价值。同时, 他似乎有某种心灵能力、只是数据收集能力相对较小和经常前后矛盾。因为没有办法去从不正确的资料里确定合适的资料, 智力对这样的遥视过程完全不起作用。遥视看起来似乎没有可操作的余地, 并且最佳主体已经死亡,似乎没什么理由再继续下去了。

因此CIA参与心灵能力研究随着普莱斯的死亡基本上是结束了。最终其他机构把它捡起来, 这个项目将以其他名称继续直到1995年, 便与当时的星际之门项目合并,它最伟大的高峰是在1980年代, 事实上, 她产生了一个被称为“超灵能技术”(PSI TECH)的私人公司,由一些军方资助的项目的高层领导人创建。“超灵能技术”取用了在他们的项目中的一些科技, 它一直持续发展到今天。
  
尽管经过20多年的研究,并精选出一点有价值的信念, 遥视实验仍然得出的是同样的混合结果, 没有令人振奋的明显的进步。而支持者认为这些实验至少显示了, 并且有理由相信特异心灵现象的存在, 但就任何实用目的而言,它们是不稳定的。像这样的项目在将来再次开始的可能性似乎是渺茫的。

 

“超灵能技术”(PSI TECH):带来针对大众的遥视


这听起来像一部电影,一部科技惊悚小说,为政府工作的流氓特工组窃取绝密科技,而这些科技原本是为大众保存的濒临消失的一线希望, 他们应该获得的。这是源自“超灵能技术”在1989年启动的星际之门项目前成员的故事,一个在美国军方内部的绝密项目,为培养一个遥视精英小组,专门负责情报收集行动。 

 

星际之门项目

 

星际之门项目,是一个由美国政府的各类分支机构承担的许多项目指定研发代号,特别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国防情报局和美国的军队,它起源1972年的SCANATE项目。该项目的目的是调查超心灵现象(主要是遥视),并尝试掌握这种能力把这些能力运用于现实。这个项目一直折腾到70年代中期便开始停滞不前,同时它的第一个遥视观察者,Pat Price死亡。它在1980年的获得了新生,那是因为美国军队开始组建和培训用于情报搜集的遥视小组。由15人组成的遥视精英小组接受培训,并与7个观察者在任何时间协调运作。

从一开始,然而,该项目是有争议的,特别是考虑到在准确性方面结果是混合性的,因为许多不准确的东西是毫无价值的。后来,随着该组织的领导层的改变重新审查该项目,它开始变得清晰,这个星际之门项目的最新化身即将结束,这个遥视小组解散,其技术开发随项目终止。

然而星际之门项目不会完全结束,它以其他形式存在,直到1995年该项目最后完成,在该计划内部的知情人知道,那是为避免涉及麻烦而采用的谎言。这些个人组成了一个团队,由最优秀的观察者埃德·达梅斯(Ed Dames)领导,决定使用这个技术建立自己的遥视公司。遥视被用于军事方面是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埃德·达梅斯(Ed Dames)是最有前途的,很快成为该项目的明星人物,一个“遥视之父”英果·斯旺,他所训练的学生,著名的灵媒。他已经为这个计划准备了2年。

达梅斯创建“超灵能技术”(PSI TECH)公司是在1989年,其中由分歧带来的内斗在项目领导人内部酝酿着,他的许多观察者伙伴都是支持他的,Albert少将也同样,在原董事会的情报与安全司令部前主管也默许他。该公司的目的是为个人和公司提供遥视服务,以及在该项目协议下,培训对有兴趣的个人开发他们自己的遥视功能。因为达梅斯非常突出,因此也导致了他背上一个最大的恶名,他的巡回演讲,和他经常发布大毁灭的预言(没有一个应验的),使他被称为“毁灭博士”。很快这个有争议的人物,“超灵能技术”公司内部的人开始认为他是一个包袱, 而不是一项资产。

1991年,埃德·达梅斯离开了他成立只有两年的公司。超灵能技术公司的支配权,包括背后的技术,转到他最近离了婚的妻子Jonina Dourif手里,她至今仍然是“超灵能技术”公司的董事长。  

 

“超灵能技术”(PSI TECH)的开发

 

一开始“超灵能技术”公司宣传自己为一个遥视公司,通过他们的精神能力可协助个人和企业任何方面的业务。早期出现的争议是基于这个事实,许多人声称,“超灵能技术”公司收取费用,所提供的回报物有所值,甚至超值,同时也有很少,或根本没有回报。

“超灵能技术”也开始协助政府的以及军事的项目。例如,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他们协助遥视搜索萨达姆。战争结束后,他们还协助联合国他们寻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该公司支持者与科技展示这一点显示了他们自身能力的证据,但其操作的结果并没有显著的成绩,他们在这一领域的服务,随着时间逐渐流逝也濒临耗尽。

新公司被一些问题,继续通过的星际之门项目困扰着。尽管他们有时通过其提供的遥视资料获得很有趣,甚至惊人的结果,但大部分的服务是前后矛盾的结果。怀疑论者观察他们,有时相当准确的信息也不过是受训时的猜测结果,他们提供了大量不正确信息的证明。而支持者认为遥视能力是确实的,只是认识上知之甚少,难以驾驭目前的这一新科学的本质。

随着时间的推移,“超灵能技术”开始失去许多超军事观察者,那些与该公司在合同的基础上留下来继续工作的观察者,在整个90年代里持续工作。该公司开始把遥视服务的重点放在实际可操作性上,和少数个人在自己的心灵潜能的开发和训练上。这是“超灵能技术”公司的信念:即所有的人都有精神能力潜伏在自己的内在。

 
“超灵能技术”(PSI TECH)和伊丽莎白·斯玛特(Elizabeth Smart)案例

 

尽管其重点放在对个人的培训上,“超灵能技术”仍然继续在高层次上展开调查研究。其中较为有名并且也是具有争议的是2002年的伊丽莎白·斯玛特个案。当伊丽莎白·斯玛特在2002年6月5日被从她的家中绑架时,令全国感到震惊,整个夏天她的新闻成了电视屏幕的关注焦点。由于新闻在她所在的位置方面没有多少资料, 无论如何,“超灵能技术”便涉入到这个案例。

虽然没有任何形式的请求,“超灵能技术”公司决定利用自己的能力来协助调查,他们几乎立刻就宣布伊丽莎白·斯玛特已经死亡,她被绑架者杀害。随后,他们开始了一个心灵调查,以找到绑架者的身份和尸体被埋葬的地点。信息被张贴在自己的网站,每当他们收集到的新信息,就有执法人员被派前往。在这一年的8月,伊丽莎白·斯玛特的父亲Ed 斯玛特与“超灵能技术”公司接触,希望他们能够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他们向他保证,他们会持续跟进此案的工作。截至8月底,他们相信他们知道了尸体被埋葬的地点,并尝试得到当地执法部门的合作,协助他们寻找尸体。最后获得执法部门允许。由于他们觉得尸体被埋葬的地区的敏感性质(一个印第安人的公墓就在不远处),他们只带了两名警察以及当地的考古学家。地穴被打开了,他们在搜查他们感觉到的尸体位置,然而,没有发现伊丽莎白·斯玛特的尸体。

而事实上绑架者没有谋杀伊丽莎白·斯玛特,在2003年3月她被发现并被活着救出。新闻报道还称她从未出现在“超灵能技术”曾指出被埋葬的地区。
因此,在各方面“超灵能技术”都出错了。“超灵能技术”公司立即删除他们网站上所有与此案相关的信息,并发表声明,试图以许多理由解释他们失败的原因。对于怀疑者而言,无论如何,没有什么比一个崩溃的心灵能力和机会主义的谎言,以及低劣的心灵学更差劲的东西了。......

尽管存在许多这些说法,但是,自“超灵能技术”公司成立伊始,它始终都被争议包围着,似乎该公司一直坚持不懈,而遥视将继续向政府的秘密分支机构,以及开始了20年的星际之门项目提供信息和情报。
 

 
艾伦·巴特勒(Allen Butler)发布
英文网址
http://www.associatedcontent.com/article/24100/project_scanate_the_cia_and_the_birth.html?cat=37
 

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遥视实验到“超灵能技术”的应用 - 翼浴深寒 -

 未来战争的胜利者将是拥有心灵感应和特异功能电子武器技术的国家

 

 

《凝视山羊的人》一书中披露的超自然能力研究和应用

 

  2004年11月28日,英国作家琼·罗森在其揭秘型新书《凝视山羊的人》中披露,为了研究精神方面的超凡能力,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政府投资了1500万英镑,在美军中组建了一个绝密的“精神特工小组”Psychic Spying Unit,专门研究世界各地的超自然事件。新书称,“精神特工小组”的基地设在美国马里兰州的米迪堡,由美国陆军情报局长艾尔伯特·斯塔布里宾将军和埃德·戴蒙斯少校直接负责。罗森在书中称,“精神特工小组”研究的都是美国军方历史上最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执行的都是一些最古怪的“军事行动”。罗森是通过阅读解密军事文件而获知这一绝密内幕的。

  其实,罗森所提到的“精神特工小组”研究并非始于克林顿政府时期,而是20世纪70年代早期,准确地说,是1972年,当时代号“SCANATE”,小组成员则被称为“千里眼”。这个疯狂的项目是在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影响下诞生的,当时美国军方和中情局招募了一批“特异功能者”去搜集情报,执行稀奇古怪的任务,谁也不曾料到,这种用常人和科学眼光看起来都不可能的事情,竟然在美国情报界存在了二三十年。

  时间表

  1972年 美国中情局(CIA)创建“精神特工小组”,代号“扫描”(SCANATE)。
  1972年 由于暴露目标,更改代号为“烤火”(GRILL FLAME),一次次通过国会的年审,获得经费支持。
  1984年 转移阵地至马里兰州的福特米迪,且再次更改代号为“太阳飞跑”(SUN STREAK)。
  1994年 更改代号为“星际之门”(STAR GATE),随着冷战的结束和资金以及人员的匮乏,中情局于1994年初不声不响地把它撤消了。
  1995年 当年12月,中情局迫于《情报公开法》(FOIA)的压力,公开了一份文件,声称这个小组曾经存在过,但是从来没有为中情局服务过。

   直觉潜能

  直觉潜能(remote viewing)是指通过思想来感知和描述远方的人、事和地点情况的行为。知觉潜能的研究开始于1971年,美国社会精神研究室开始提出“超感觉的知觉”这样的概念。最早的的研究项目在现在看来可能过于简陋,研究人员一般安排两个有直觉潜能的人为一组研究对象,其中一人选择去任意一个远方的地点,另一人则坐在没有窗户的实验室。在预先约好的时间,实验室里的研究对象开始描述外出试验对象的所在地情况,而且还要求比较详细的描述。接下来,科学家会派出工作人员到外出试验对象的所在地核对描述的情况,令人惊奇的是,大多数情况下,坐在实验室里的研究对象的描述还比较符合情况。

  现在越来越多研究直觉潜能的项目建立,科学家致力于将“直觉潜能”当成一项实验室的项目,而不是什么超能力来研究,这些研究都是在正规的科学草案允许的范围之内进行的。其实这种所谓“直觉潜能”研究并不是什么新鲜的课题,而是混合了以前的超常洞察力、心灵感应和思想转移等诸多研究内容。

  美苏大战始于谣言

    乌克兰人造谣——法国媒体炒作——苏联学者发飙——美国军方跟风

  冷战时期流传着一种说法:未来战争的胜利者将是拥有心灵感应和特异功能电子武器技术的国家。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美苏两国展开了“精神特工战”的竞争,直到最近才算划了一个句号,而这场“精神特工战”的发端则是一个谣言。

  核潜艇上的秘密实验

  “鹦鹉螺”号核潜艇是美国制造的世界上第一艘核潜艇。1954年下水,法国《科学与生活》杂志于1960年2月号上发表了该刊编辑梅萨蒂撰写的文章《美国海军在核潜艇上运用超感官知觉!》,副标题是:“信息传感是新的秘密武器吗?特殊感应机能是未来战争的决定因素吗?美国军方掌握了特异功能的秘密了吗?”该文绘声绘色地报道了“鹦鹉螺”号在北冰洋底航行时,收到了来自美国马里兰州威斯汀豪斯公司实验中心的心灵感应信息。

  文章说:实验开始于1959年7月25日,整整进行了16天。实验负责人是W·H·鲍尔斯上校。这次实验的发送者是迪克大学的学生史密斯。在整个实验过程中史密斯一直被关在威斯汀豪斯公司的实验大楼里闭门不出,他每天在规定的时间里向外发送两次“超感官视觉”信息。与此同时,坐在“鹦鹉螺”号中的海军上校琼斯接收史密斯发送出的心灵感应信号,然后画在纸上封好交安德森船长,注明日期时间后锁到潜艇内的保险柜内。在实验的16天中,琼斯也是处于隔离状态。

  据法国的报道,“鹦鹉螺”号返航抵达格罗顿后,由船上的保险柜中取出信封,用专车护送到附近的军事基地,再由飞机运至弗伦德西普机场,然后转给鲍尔斯上校。在那里把时间相同的一组组信封打开,登在表格上。结果是:琼斯所画出的和史密斯所看到的图形的一致率大于70%。

  实为精心策划的骗局

  这实际上是一个谎言,是一个设计好的骗局。直到1980年有人访问法国《科学与生活》杂志社,这篇文章的作者梅萨蒂(这时他已经是杂志的主编了)认为“鹦鹉螺”号事件可能就是个骗局,他本人对那篇报道也深表遗憾。因为他过于轻信传来的消息了,而消息来源于一位出生于乌克兰的伯杰尔先生,他在编辑部确凿有据地向梅萨蒂讲了心灵感应实验的“详情细节”。当时伯杰尔自称得到可靠的秘密情报,于是梅萨蒂就信以为真地写了文章。

  苏联成立20多个研究所

  但是“鹦鹉螺”号的假消息发表后,有关的报道资料很快就被搜集起来送到了前苏联列宁格勒大学心理系主任瓦西列夫教授手中瓦西列夫以“鹦鹉螺”号事件为契机立即得到了前苏联政府的资助和支持,于1960年在列宁格勒大学成立了第一个专门研究心灵学的实验室。接着他于1962年在莫斯科出版了《遥距影响实验》一书。

  瓦西列夫于1966年去世,这时在前苏联各地已成立了20多个超常现象研究所了。1967年用于这项研究的国家预算经费约为1300万~2100万美金!

  美军方爆发连锁反应

  苏联在进行秘密“精神特工”研究的消息没过多久就传到了美国。尽管没有多少人相信所谓的特异功能者或灵异事件,但是,美国军方和情报部门依然感到震惊——假如铁幕那一边的苏联掌握了这个秘密武器,那么美国将处在非常不利的地位。

  于是,美国中情局(CIA)开始研究苏联的心理学电影,如《生命的精神领域》(Energy Fields of Life)等,与此同时,有关苏联克格勃的精神学研究项目报告接踵而来,CIA感觉到了双方的差距。

  着急的不仅仅是CIA,五角大楼也得到了有关情报,于是,1972年,由军方提供编制,五角大楼牵头,招募了包括英果·斯旺(Ingo Swann)在内的一批特异功能者,来进行相关研究实验,当时代号“SCANATE”。

  开始史无前例的较量

  这是一个鸡生蛋或蛋生鸡的问题,根源在于对抗型、竞赛型的冷战思维,美苏双方都认为是对方先发起了“精神特工”研究,从而开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较量,这场较量一直持续到1995年,当时CIA迫于压力公开了秘密计划,并声称已经停止了这个项目。但是,有迹象表明,这个“精神特工”项目还一直存在着,只不过是规模变小了而已。
 
    研究开始:听闻苏联成果,开足马力直追

  于是在美国就有人惊呼苏联在“精神空间”的竞赛中遥遥领先于西方了!美国还传闻苏联于1966年4月19日在西伯利亚“科学城”由尼古拉耶夫与数百千米外莫斯科的卡曼斯基传递了信息,6次全部成功。在书中还从历史的俄罗斯的古老巫术说明现代的心灵学的演变,包括占星术、占卜棒、遥视、巫术治病、生物体的辉光……

  美国人认为,苏联已将特异功能用于秘密间谍活动。该书认为隐藏在意念移物能力之后的那种能量将会成为“终极武器”!美国人认为只要把1/8盎司(1盎司=28.35克)的物体移动1/4英寸(1英寸=2.54厘米)就足以引爆一枚核弹头,如果有特异功能者可以控制电子计算机,那就无异于掌握了核垄断。因此应该消灭这种人,然而如果这种人真有这种能力,也就不可能被消灭了。美国人更相信一个传说,据说在苏联有200万名受过特异功能训练的军人为克里姆林宫征服世界服务。

  正因如此,美国深感应该竭尽全力缩小与苏联的“特异功能差距”。美国有人提出要设计制造一种“超空间核榴弹炮”,幻想这种武器能将美国内华达沙漠中的一次核爆炸以人的思维速度瞬息间传送到克里姆林宫大门口。同时美国还应该设计一个时间弯曲反导弹系统,能穿越北极,将苏联本土罩住,使苏联向美国发射出的核导弹立即陷入时间隧道回到远古,结果只能炸死几只恐龙,而美国本土无伤。虽然这些都是毫无科学根据的荒谬言论,但大都出自美国议员与退伍军官之口。

  但美国国会对国防部的压力大增,要求拨款研究特异功能。从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美国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开始关于“超感官知觉”运用在间谍工作的研究。

  CIA边缘研究精神特工

  1974年的夏天。在离华盛顿不远的弗吉尼亚州的兰利市,CIA秘密展开一项精神特工任务研究,这是CIA历史上首次冒险在间谍工作方面进行边缘研究。

  CIA根据情报得知前苏联在哈萨克加盟共和国的一个偏远地区设立了一个秘密研究中心,研究项目大约是“未经确认的研究和第三能力发展”,事实上CIA也不清楚前苏联到底在研究什么。CIA内部有一位名叫帕特·普莱斯的工作人员,普莱斯具有一定的“直觉潜能”,并且一直在研究它。CIA决定派他去研究前苏联的这个秘密研究,经过对普莱斯的洗脑后,CIA要求普莱斯在精神上“抵达”前苏联的秘密研究中心,并且对它进行侦察。

  根据普莱斯的描述,前苏联的研究中心内有一个“该死的巨型起重机”。

  一名曾看过其他情报人员偷拍回的这个前苏研究中心照片的CIA官员震惊了,他的确在照片上看到过普莱斯所描述的起重机。虽然普莱斯的描述并不能十分详尽,但就这个起重机已经让CIA官员折服。于是,美国精神特工的时代来临。

  到了1977年,外界对普莱斯的直觉潜能行为和CIA在精神间谍方面的奇怪研究有所耳闻,但CIA一直对此严格保密,确切知道这项研究的人只有CIA内部官员,就连美国政府其他部门长官都只是听说而已。CIA内部的学习刊物上有时也会刊登关于直觉潜能研究方面的进展,但是真正重要的数据和结果都被封为秘密档案,所有秘密档案都尘封在美国马里兰普莱斯大学档案室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直到1996年,才进入人们的视线。

  CIA一直着迷超自然科学

  档案的执笔者是CIA技术服务部门的工程师肯尼斯·A·克莱斯博士,题目为“情报方面的超心理学:个人的回顾和结论”。克莱斯博士常年研究这个课题,是CIA内部对超心理情报研究最为着迷的几位官员之一。克莱斯博士的执著使这个研究逐渐成为CIA内部最顶尖的研究项目之一。CIA一直对超自然科学颇有兴趣,所以在直觉潜能方面投入了不少力量。科学界一直对直觉潜能这一说存在很大争议。如果直觉潜能真的如克莱斯博士和其他人所描述的那样,真的能“看到”遥远地方的人和事,CIA(或者苏联克格勃机构)就等于拥有了终极间谍武器,运用精神能量去获得敌人的秘密和安全保密措施。

  英国的侦探记者吉姆·斯纳贝勒在他的著作《直觉潜能》一书中写到:在美国秘密研究精神间谍的历史上,克莱斯博士“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美国直觉潜能研究之父”。克莱斯博士也有自己的著作,比吉姆的书更为权威,他提供了更多的细节描述,不仅包括了自己屡次研究项目中的观察和感受,还有对其他CIA官员的分析。

  在大概了解过CIA曾经进行过的心理运动学(一种用精神力量影响物质的能力)后,克莱斯博士投入了大部分的精力到直觉潜能研究中。克莱斯博士发现了在他的直觉潜能研究之前CIA曾花了10年时间研究超感觉知觉,其中也有许多有趣的细节。牛津大学的史蒂芬·艾布拉姆教授曾说“已经有许多确切的实验证明超感觉知觉的确存在,但是我们还不能完全理解和控制这种力量。”

  据克莱斯博士介绍,由加利福尼亚州资助的斯坦福研究所长期以来负责美国军方的科技任务和情报研究,CIA的直觉潜能项目其中一部分也交给了斯坦福研究所,由两位物理学家拉塞尔·塔尔戈和哈罗德·普瑟夫主要负责。1972年年初,CIA花费874美元交给斯坦福研究所一项小的精神研究项目,研究进行得很顺利,不久CIA技术服务部就追加了2500美元的研究费。到1972年年底,CIA技术服务部已经全面开展研究,费用直线增长到5万美元。根据20世纪90年代CIA的最新报告显示,CIA在直觉潜能和精神间谍方面的研究共花费了75万美元。

  研究遭遇许多怀疑打击

  在克莱斯博士报告中也提到了随着研究的进一步扩大,招致了许许多多怀疑打击的看法。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CIA的高层官员因为外面的流言蜚语,开始对像直觉潜能这类的超自然现象失去了热情。在研究实验进行到关键阶段时,当时CIA给这项研究的委任代理长官威廉·科尔比和CIA官员詹姆士·史莱斯尔决定“这项研究过于敏感并且研究进行得非常困难”,因此恐怕难以继续。真实的原因是,当时尼克松总统的水门事件正闹得轰轰烈烈,CIA担心这些奇怪的间谍研究又会让他们陷入另一个水门。

  回顾自己的研究纪录,克莱斯博士幽默地自嘲:“作为研究直觉潜能的总体规划师,我怎么就没有感应到应该尽早开始研究,以赶在后来的水门事件前研究成功呢。”

  虽然遭到了极大的阻碍,但是直觉潜能研究仍得蹒跚继续。克莱斯博士继续研究“千里眼”帕克·普莱斯,普莱斯是当时最好的实验对象,他感应出不少经过证实的物体和场景。但是克莱斯博士也不得不承认,“总的来说,普莱斯大部分的感应都是错误无法证实的,但是他的确也提供了不少神奇的描述。”

  1975年底,CIA要求普莱斯用“千里眼”感应利比亚的一些秘密基地。普莱斯描述了一些游击队和水下破坏小组的训练基地,他的描述被侦察照片所证实,直觉潜能研究人员被大大振奋了,他们希望利比亚的实验成功能使得“千里眼”项目得以继续。但就在全体人员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时,直觉潜能研究遭受了一个致命的打击,普莱斯心脏病发作去世,研究遭遇紧急刹车。

  当然,CIA的直觉潜能研究并没有因为普莱斯的去世而完全终止,许多高级长官仍然对此颇感兴趣。1976年11月,当时的CIA主管乔治·布什突然对前苏联在超心理学方面的研究关注起来,并且要求直觉潜能研究室上交一份工作简报给他。(美国政府时常担心苏联将会通过精神领域上的研究成果在军事和情报上取得优势,正是这样的担心推动他们也进行超心理学研究。)

  1995年末,CIA终于不得不向政府其他部门承认自己长期进行的秘密研究,而且还写出了关于直觉潜能研究将会带来多大获益的长篇报告。CIA还在另外的公开声明上写着,进行这项研究他们“已经充分考虑到了巨大的风险和争议。”

  国防部投入2千万美元

  尽管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CIA差点要放弃直觉潜能研究项目,但是国防部仍然在研究这个项目并且比CIA投入了更多的人力物力资金进行研究,甚至还有别的政府部门也或多或少的对这个项目暗地里进行研究。从1995年陆陆续续曝光的历史研究书籍、论文集和媒体报告中,人们发现许多政府部门都启用过精神间谍,企图获知敌对目标的秘密,资料显示偶尔也有成功案例。“千里眼”的感应目标包括被外国绑架的美国人质、前苏联在海下的潜水艇、甚至是美国政府档案柜里的机密文件(这样做是为了看苏联是否也能通过精神间谍看到机密文件)。

  到后来,连白宫也开始关注精神间谍。1996年,前总统吉米·卡特透露,在他的任期内,政府曾用精神间谍成功感应到曾进入美国境内的间谍飞机坠毁的地点。

  就在军方这些年反反复复时紧时慢地进行直觉潜能研究的同时,国防部反而被一群着迷的政客鼓动得下大力进行研究,到这个项目真正完全停止时,据不完全统计,国防部已经投入了大约2千万美元。

  那么直觉潜能是否真的能应用到情报系统?克莱斯博士在为CIA短暂的工作后对直觉潜能的最后分析报告既充满希望又有很多遗憾。“CIA的研究获得了很多重要但不完整的数据,但是他们不敢始终坚定信心继续精神间谍的研究,因为环境、偏见和害怕失败后遭到嘲讽各方面压力都比较大,最终导致超心理学科学研究夭折,而这方面的研究对国防事业的确是会有帮助的。”

  最终的结果:撤销研究

  1995年12月初,中情局雇请杰西卡·乌兹(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统计学家,著名的心灵学研究支持者)和雷·海曼(俄勒大学的心理学家)两位教授组成评估小组,对“直觉潜能”计划进行评估,目的是不仅要详细述其科学价值,还要评论其潜在用于情报收集的可能性。此次评审分别聘请了一位支持特异功能存在的和一位怀疑超心理现象存在的专家,是为了能从不方面考察,从而能作出公正的结论。

  在两位评审人细致考察后,杰西卡·乌兹发表了《关于心灵作用证据的评价》,她认为特异感知确实存在且已得到充分证明,因此建议未来的实验应当集中去了解心灵作用的机理,以及如何使之具有实用价值。继续进行验证性的实验价值不大因为对于不接受当前数据的人,实在没有什么更多的东西好做。但是她又说:即使我们全部认可特异感知的真性,仍然存在着一个问题,即它能否对政府的目的(搜集情报)具有实用价值?对此问题的回答超出了本报告的范畴,但我们应该设想如何去提高实用性。

  雷·海曼发表了《异常精神现象研究的评估》,他主要针对乌兹的报告提出了明确的观点。海曼指出:他们共同认为斯坦福研究所的研究在方法学上有缺陷,从科学及心理学分析来看,这组研究的科学价值是极其有限的。从某个实验室的数十个试验就想去解决历史上长期争论不休的特异功能领域是否真实,未免太简单了。那么如果科学研究不能证实遥测的存在,就更加根本谈不上把一个不存在的能力用于实际。据称“千里眼”提供的信息中有20%是正确的,但我们并不能知道哪一部分是对的,这又有什么实际用途?

  双方经历了激烈辩论后,1995年11月由美国研究所发表了《对直觉潜能研究及应用的评估》的报告。这份报告的结论说:“目前项目的研究并未给‘直觉潜能’这一类‘超心理现象’的存在提供足够的实验证据和理论证据。”

  “从情报收集的观点来看,‘千里眼无其价值’。因为这类情报活动,并不能‘提供范围确定的、目标特定的’有关情况,而且必须向‘千里眼’反馈信息,这将妨碍它用于情报收集活动。最后,情资料要求具体、特指、并需要得到可靠的诠释,这才能有价值。不幸的是,迄今的研究表明‘直觉潜能’现象一遇到这些前提就不灵了。”

  “总之,从我们对目前该项目的军事应部分所作的调查,可得出两点明确的结论:第一,如上所述,甚至在10年尝试之后,并未得到‘千里眼’有军事价值的证据;第二,鉴于情报活动应用的条件和限制,以及该现象悬而未决的特性,即使‘千里眼’的存在可以得到确凿的证实,就目前所了解的情况而言,也证明‘千里眼’在情报收集不可能有任何用处。”

  “总之,我们的结论是:对目前该项目中的军事应用部分不应续给予支持。”

  根据这份报告,中央情报局撤消了“星际之门”项目的研究。

  美苏冷战期间曾奉行这种说法:未来战争的胜利者将是拥有心灵感应和特异功能电子武器技术的国家。在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影响下,从200世纪60年代开始,美苏两国展开了“精神空间”领域的竞争,企图研制出精神特工窥视对方的机密,其中美国对“直觉潜能”的研究直到1996年才算划了一个句号。

  据称拥有直觉潜能的“千里眼”里恩·布查南坐在封闭的实验室里感应遥远的常景,然后在纸上画出所看到的,最后经过研究人员的判定,只有一部分情景与实际情况相符合。

  “千里眼”成功率勉强达到1/4

  据不完全统计,在1979~1994年间,设在马里兰州的“直觉潜能”特工工作室共接触了大大小小250个项目,当中包括完成了上千个任务。相信直觉潜能的国防情报局和CIA极力宣扬直觉潜能者对远方特定景象的精确描述对情报工作的帮助,而事实上,“千里眼”的感应成功率满打满算也只勉强够25%,而且他们的描述还充斥着废话和错误的信息,就算勉强猜中了概况,也显得含糊不清和笼统。

  成功案例:

  1、一号“千里眼”侦察核设施

  在外人看来,约瑟夫·麦克蒙戈尔只是平凡人一个,外表和周围的其他人并没有太大差别,但是他的的确确是美军中一个名为“精神侦察组”的绝密组织中的头号人物——人称“1号千里眼”。1979年秋天的某日,约瑟夫躺在马里兰州一个秘密办公室里的一张靠椅上。一位特别邀请来的地理学家坐在他旁边,以帮助找出他在脑海里感应到的遥远目标到底在何方。一切准备就绪以后,约瑟夫开始聚精会神地“感应”起来:双目紧闭,聚精会神地思考,似乎想在大脑中搜寻出什么。20分钟过去了,一番深深地冥想过后,他说出了他的感觉:先“打开了直觉潜能之门”,接着他看到了一栋不高的、没有窗户的房子,看到里面有类似“在冶炼什么”的活动。然后,他把这些感应到的景象寥寥几笔飞快地描绘在一张白纸上。与此同时,“29号千里眼”——另一个有“直觉潜能”的伙伴“看”到了“重型的机械”、“热处理的管道”和“释放的能量”。

  其实他们正在进行这一项由美国情报部门负责、与情报收集有关的超常规试验——通过直觉潜能进行犹如“隔墙观物”的千里侦察项目。通过情报部门核实,他们刚刚看到的是某个国家的一座核试验设施。

  2、看到哈萨克斯坦起重机

  最神奇的案例恐怕要数这一案。当时哈萨克斯坦境内有一块地方“非常重要”,除此以外,特工们对它一无所知。这时,“千里眼”通过他们特有的“直觉潜能”“看”到了“一个很大的起重机”,还确定地下类似大仓库的设备是用来储藏前苏联导弹的,后来这个“千里眼”还把所有感应到东西的大概轮廓画了下来。此后,通过卫星的进一步侦察,确认了“千里眼”所说的是真有其事。据一位资深CIA的前苏联专家唐纳德·詹姆森说,当时中情局里一部分人拒绝看有关哈萨克斯坦的报告,认为这是完全不符合科学理论的天方夜谭。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这些资料可能事真的,并称这个办法“太神奇”了。

  3、找出CIA内奸

  1987年当时CIA要找出藏在内部的奸细。根据“千里眼”的描述,这个内奸住在华盛顿,开外国名贵跑车,房子是灰色的,和一个拉丁美洲的女子来往密切。当时中情局里的阿尔德里奇·艾姆斯非常符合这些特征。虽然最后艾姆斯1994年被捕时并没有靠这些信息,但是从中可以看出这些“千里眼”的厉害。

  4、找出苏联潜艇的藏身地

  在冷战时期直觉潜能者成功描述了苏联潜艇的藏身地,弥补了卫星侦察图象的不足。

  5、感应朝鲜隧道

  还有就是在1993年五角大楼的报告指出直觉潜能者成功感应到朝鲜在三八线附近秘密挖掘了大约20条隧道。

  失败案例:

  1、解救美国人质

  五角大楼的国防情报局原本希望直觉潜能者在1981年解救詹姆斯·多兹尔准将的行动中大展身手,却令他们大失颜面。当时美军的多兹尔准将在意大利被“红色旅”绑架,五角大楼请直觉潜能者感应他被囚禁在何地。

  在1978-1984年间替国防情报局从事感应工作的“千里眼”第一人约瑟夫·麦克蒙戈尔自称,他在多兹尔准将被绑架期间最先感应到他被囚禁在帕多瓦(意大利东北部城市),“在开始感应之前,我会先闭上眼睛,进入空灵的状态,努力冥想预定人物身处何地,随之脑海中会显现出各种图像,我就将它在一张纸上描述出来。”

  而直觉潜能者只给出了一个笼统的答案——在一幢有红色屋顶的石屋里,而这样的石屋在意大利何止千万。最后一直拖到1982年,美军出动了最精锐的特种部队才把多兹尔准将解救出来。

  2、寻找卡扎菲

  在1986年美国战机准备轰炸利比亚之前,五角大楼曾经有一部分计划者商请直觉潜能者查明卡扎菲上校的藏身之处,但他们却没有给出任何答案,显得高深莫测。

  3、搜寻双面间谍

  还有一次是另外一个情报组织请他们感应一个怀疑是双面间谍的美国情报人员,描述这个人替敌方效力时所获得的经费藏在哪以及他的藏身地之处,回应同样是语焉不详。他们给出的解释是时机未到,天机不可泄露。但这不免令人怀疑直觉潜能实际操作的效果。

  另外其它大大小小的失败任务别提有多少,负责实施“星际之门”计划7年的一位退休的情报官员说:“他们总是一厢情愿地去追逐这个目标,就像热衷音乐、艺术或者自己喜欢的外语一样。”

  约瑟夫·麦克蒙伊格尔是“精神侦察组”的头号特工,人称“1号千里眼”。他这样描述自己的潜能,“在开始感应之前,我会先闭上眼睛,进入空灵的状态,努力冥想预定人物身处何地,随之脑海中会显现出各种图像,我就将它在一张纸上描述出来。”

  约瑟夫多次出现在媒体上向人们描述自己的“千里眼”直觉潜能,并且还著书3、4本。国防部和CIA的研究完全停止后,约瑟夫在民间开办了直觉潜能培训班,教导有“天分”的人将“千里眼”运用到日常生活中。

  专家的研究报告出炉后,《时代》署名评论毫不客气斥责直觉潜能计划

  “失败!毫无意义的研究”

  两位专家的最终报告出炉后,《时代》杂志于1995年12月11日刊载署名文章对“直觉潜能”计划发表评论:十年的时光加上2000万美元的花费,却只换来这样一个令五角大楼无比沮丧的结论:“直觉潜能者(‘千里眼’)完全不可靠”。


 

  这项直觉潜能计划的具体实施者是五角大楼内部极度隐秘的情报组织国防情报局(DIA),他们最初开展这项计划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借助千里眼的感应能力,在与其他国家的情报组织对抗时在情报获取方面取得优势,但令他们失望的是,原本希望“千里眼”在1981年解救詹姆斯·多兹尔准将的行动中大展身手,却令他们大失颜面。当时美军的多兹尔准将在意大利被“红色旅”绑架,五角大楼请“千里眼”感应他被囚禁在何地,“千里眼”只给出了一个笼统的答案——在一幢有红色屋顶的石屋里,而这样的石屋在意大利何止千万。最后一直拖到1982年,美军出动了最精锐的特种部队才把多兹尔准将解救出来。

  然而,“千里眼”出师不利并没有削弱五角大楼对他们的信心,他们仍有规律地咨询“千里眼”,直到去年国会命令也曾开展直觉潜能计划的中情局(在1972年~1977年间投入了75万美元的研究经费)接管这个计划并引导一个评估小组调查计划的实际效果。在上个星期(1995年12月初),这个评估小组终于为直觉潜能计划盖棺定论——这个计划失败而毫无意义,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将它尽早结束。

  被中情局雇请参与这个评估小组的戴维·戈斯林来自美国研究学会,他评价说:“我们最终的看法是没有任何充分的证据证明这项计划有益于美国的情报搜集工作。”因此3个每年享受50万美元预算、目前仍在马里兰州米亚德堡满员运作的直觉潜能研究小组不久就要被撤消了。

  不过至少还有那么几个国会拨款委员会里有权势的参议员会怀念这个计划。像丹尼尔·伊诺耶和罗伯特·伯德,在被“千里眼”的成功传说激起兴趣以后,过去许多年来就一直不遗其力地鼓吹“星空之门”计划。“千里眼”成功变身为特工人员参与侦察工作的故事也一直在流传。国防情报局也极力宣扬“千里眼”对远方特定景象的精确描述对情报工作的帮助,他们列举的事例包括:在冷战时期“千里眼”成功描述了苏联潜艇的藏身地,弥补了卫星侦察图象的不足;还有就是在1993年五角大楼的报告指出“千里眼”成功感应到朝鲜在三八线附近秘密挖掘了大约20条隧道。

  国防情报局还请其中一位“千里眼”现身说法,介绍他的成功窍门,约瑟夫·麦克蒙戈尔在1978~1984年间替国防情报局从事感应工作,是感应比较看重的“千里眼”之一,他自称在多兹尔准将被绑架期间最先感应到他被囚禁在帕多瓦(意大利东北部城市),“在开始感应之前,我会先闭上眼睛,进入空灵的状态,努力冥想预定人物身处何地,随之脑海中会显现出各种图像,我就将它在一张纸上描述出来。”

  卡特总统曾经在大学演讲时称,“虽然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外星人来到地球的确切证据,”,但是他相信宇宙间确实有外星人存在而且他还知道外星人的太空船。因此,卡特在1977年1981年的总统任期呢,允许美国军方和国家安全部门积极调查研究外星人。

  另外,卡特也相信“直觉潜能”这一说,卡特任期内曾发生过一件用精神潜能解决问题的案例。那年,据说有间谍飞机飞入美国国境,后来卡特总统坚持对外宣称那架飞机坠毁了,但是军方无法查实飞机的坠毁地点。卡特又说美国知道飞机坠毁在非洲的扎伊尔,但是不知道确切地点在哪里。卫星并没有显示出有飞机坠毁的轨迹,就在军方苦于无法解决时,CIA找来了加尼福利亚州一个具备直觉潜能的女人。卡特说:“我必须说这些事情超出了我的知识领域,CIA找来了一个的女人,她坐在那里开始进入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但就在恍惚之中,她画出了一些形状像经线纬线的线条,然后我们的人造卫星找到了那个地点,根据卫星拍摄,坠毁的飞机就在那儿。”

  关于美国国防部和CIA的直觉潜能研究计划的具体细节和秘闻直到2003年1月才得以公布。

  其实早在2002年11月,美国的中央情报局就解密了一系列有关此项工程的长达73,000页的文件,但可惜的是当中2万页要重新审查,1万7千页因为“过于敏感”而没有公开,而这些文件向世人展示了比007詹姆士·邦德更神奇的侦探故事。

    http://news.sina.com.cn/w/2004-12-05/01475125348.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32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