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秘密社团:谁控制了知识?  

2011-01-23 13:28:49|  分类: 秘密会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秘密社团:谁控制了知识? - 翼浴深寒 -

 时间:2001年   作者: 丹尼斯.克伦肖(Dennis Crenshaw)
【原文网址:http://www.thehollowearthinsider.com/news/wmview.php?ArtID=18     翻译:Julie

“任何一个组织想要控制美国社会的未来,必须先控制教育,比如未来的人口有多少?这一切是从耶鲁开始的。”——安东尼.萨顿(Anthony B. Sutton)

对我们生活的控制让常人难以理解。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的政府、金融机构、大型企业,以及我们通过媒体收看的新闻,现在都是由秘密社团及其合伙的高层人士控制的。如果没有对最重要的领域——我们的教育系统的控制,这些都将难以实现。

在整个美国,高等教育被按计划地成功接管之前,宪法上的墨迹还没有干。到1960年代中期,幕后政府完全控制了我们的全部教育。为了充分理解为什么我们几乎不可能认识我们这个星球的真实面目,我们必须要首先理解,秘密社团是如何操纵和压制全世界范围的科学研究的。

 

与光明会的联系

当你谈论如何追踪一个正控制着世界的命运的组织的起源时,很显然你必须要从这个重大事件开始酝酿的时间着手。过去已经发生以及目前正在发生的变化,不会在一夜之间突然发生。我们正在进行考察的这一组织,已经经历了两百多年的发展,为实现全球性的控制而攫取必要的权力和影响力,这一控制目前正在实施中。如果你以这个背景进行思考的话,那么就真的存在这么一个组织。

这个组织的领导人叫做亚当.维斯豪普特博士(Dr. Adam Weishaupt),生于1748年2月6日。(《最后警告:新世界秩序的历史》, David Allen Rivera著,1984年,第5页)

这个秘密组织的名字叫做光明会,Rivera在同一本书中使用了这个名字。

1776年5月1日,在新成立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领导下,维斯豪普特建立了巴伐利亚古代光辉知识会(Ancient Illuminated Seers of Bavaria),后来成为知名的光明帮(第6页),或者简称为“光明会(The Order)”。

根据Rivera的论述,早在两年前,维斯豪普特的一篇文章《Sidonii Apollinarus Fragment》里就公布了他的目标。

“不通过暴力,君主和民族将会从地球上消失。人类将变成一个大家庭,世界将变成理性人的住所。”

一个世界的统治者已经控制了欧洲的学校达数百年。同样的,移民到美国追求“自由”的人们也必须被控制。经验和常识都让他们了解到,控制社会的最好方式是控制他们的教育体系。

安东尼?萨顿在其著名的揭露阴谋的著作《光明会如何控制了教育(How the Order Controls Education)》(1985)中解释说:

“任何一个组织想要控制美国社会的未来,必须先控制教育,比如未来的人口有多少?这一切从耶鲁开始的。”

甚至耶鲁的官方历史记录也意识到了耶鲁的权力和获得的成功。George Wilson Pierson在耶鲁大学(1952)写道:

“这个地方的权力是显而易见的。耶鲁是有规划的。耶鲁对后人的激励是显著的和印象深刻的;耶鲁人创造了这些记录,以至于人们怀疑即使死后他们仍然为了彼此而努力工作。耶鲁的成功是如此让人羡慕和难以理解。与其他学院和学术改革者不同,在老的耶鲁学院里有一些让人不安和忧虑的东西。”(第5页)

 

E.E. Slosson在他的著作《伟大的美国大学(Great American Universities)》(1910)中说:

“对耶鲁的主要竞争者哈佛大学来说,这种成功非常明显。事实上,这种成功是如此的明显,导致1892年一位年轻的哈佛大学教师George Santanyana,去到耶鲁调查这一的‘令人困惑的传奇’。”

Santanyana引用了一位哈佛校友的话,他打算把自己的儿子送到耶鲁,“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所有哈佛的人都在为耶鲁的人工作”。(第2页)

 

根据萨顿的研究结果,控制美国的高等教育系统的行动始于三个人。

Timothy Dwight:(1849年加入光明会),耶鲁神学院教授,第12任耶鲁大学校长。

Daniel Coit Gilman:(1851年加入光明会),加利福尼亚大学第一任校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第一任校长,卡内基学院第一任校长。

Andrew Dickson White:(1853年加入光明会),康奈尔大学第一任校长,美国历史学会第一任会长。(第2页)

在19世纪中期,这三个人都是光明会的成员,他们被派往欧洲,在柏林大学学习哲学。那里他们在威廉?冯特(Wilhelm Wundt,柏林大学生理学研究院)的指导下进行学习。冯特是德国实验心理学的开创者。后来他成为现代美国教育运动的晚期发起者,这一运动是由从德国莱比锡返回的十多位哲学博士开创的。(萨顿,第3页)

 

威廉.冯特是黑格尔哲学理论的拥护者。他使用黑格尔的理论作为自己的理论出发点,比如“国家凌驾于个人之上”。

我在过去的报告中已经陈述过,为了控制人口,第一步就是要控制人民的活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大批的民众涌向美国。对控制者来说,这种事情不能再次发生。那些秘密的存在,如未被污染的热带大陆和我们星球内部的先进外星文明,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的隐藏起来。对有关科学知识进步的控制是有必要的。

控制是从相关联的几个方面进行实施的。首先是接管耶鲁的设菲尔德科学学校。引用萨顿的话说,从欧洲返回以后,Daniel Coit Gilman在接下来的14年里都“在耶鲁及耶鲁周边,以巩固光明会的权力”。

“1856年他的第一项任务是以拉塞尔信托联合会(Russell Trust)的名义,将耶鲁骷髅会(Skull & Bones)组建成为一个合法的实体。Gilman成了财务主管,共同创办人William H. Russell则出任会长。值得注意的是,在Gilman的自传以及公开的记录里都没有提及光明会、骷髅会、拉塞尔信托联合会以及其他任何有关秘密社团的活动。只要涉及到有关成员,光明会就会被列入机密。光明会很擅长保守它的秘密。光明会满足阴谋论的第一项必要条件。它是一个秘密!”(第6-7页)

设菲尔德科学学校在耶鲁的科学研究部门证明了光明会控制耶鲁以及接下来控制整个美国[所有高等教育机构]的过程。

 

在1850年代早期,耶鲁的科学研究是没有价值的,那里仅有两到三个很小的研究部门。到1861年得到来自Joseph E. Sheffield的私人资本帮助,这些部门被集中到了设菲尔德科学学校。[Daniel Coit] Gilman则为扩张寻找更多资金。

Gilman的兄弟与化学教授Benjamin Silliman的女儿结婚了。[1837年起Benjamin Silliman成为光明会会员。]这使得Gilman和同样是Silliman家族成员的Dana教授建立了交往。这个小圈子决定,Gilman应该为设菲尔德的重组写一篇报告。报告完成了,标题是:《与耶鲁学院有关的科学学校的彻底重组提案》。(第7页)

 

通过华盛顿州和康涅狄格州的光明会成员,一个获得联邦债券发行的秘密方案破茧而出。1857年莫里尔土地议案首次被提出来,在1859年被布坎南总统否决,但是后来林肯总统签字通过。这个议案即是现在著名的莫里尔赠地学院法案,公共土地被捐赠给进行农业和科学研究的州立大学。显然Gilman的报告对关于这样一所大学的内容有所准备。(第8页)

萨顿解释说,这对光明会计划获得对美国所有学校高等教育的控制是决定性的一步。

“法律上的程序是,联邦政府颁布土地法案要符合州的比例代表制要求,但是州立法机关必须首先通过立法接受这个法案。Daniel Gilman不仅首先获得通过了联邦土地法案,他还攫取了设菲尔德科学学校在康涅狄格州的全部股份。到1893年之前康涅狄格州的其他学校连个响声也没听到。当然他也获得了其他的帮助,当州议案正在审议时,光明会的一个成员Augustus Brandegee[1849年加入光明会],在1861年是康涅狄格州立法机关的发言人。其他的光明会成员,如Stephen W. Kellogg[1846年加入光明会]和William Russell[1833年加入光明会]不是在州立法机关供职就有来自以往工作的影响力。”(第8页)

 

光明会接着朝联邦资金在纽约州的股份进发,希望能在康奈尔大学做同样的事。上面提到的三人组合中的一个成员Andrew Dickson White,是纽约的一个重要活动家,后来他成为康奈尔大学的首任校长。Daniel Gilman收到了来自耶鲁的奖赏,在1863年成为设菲尔德的自然地理学教授。(第8页)

从现在开始,光明会最终控制了所有大学和研究机构的高等教育的科学部门。要获得详尽的文献,他们所实施的各项步骤的图示,以及在接管过程中涉及到的人物,我希望你能找到萨顿写的一本揭露性质的作品,并且仔细的阅读。要在美国找到这本书几乎不可能,它是由Veritas出版公司在澳大利亚出版的,地址是:P.O. Box 20, Bullsbrook, Western Australia, 6084, AUSTRALIA。

 

信息控制

计划的第二步是控制科学信息的产出。直到17世纪,那些对事物有好奇心的人们,会紧密围绕他们自己选择的主题进行学习,并且通过实验来得出结论。控制者们意识到,科学必须要有严格的管理手段置于其中,否则人们不仅能够发现我们星球的真实构成,还包括其他很多真相,这都是秘密社团不希望人们了解的。

这一计划目的是要扼杀科学知识,以及对他们需要人们相信的其它的科学知识进行歪曲。他们的做法是在科学研究中采用新的规则。正如F.L. Borshke在《不解之谜:我们生活的未知世界》(The Unexplained: The Unknown World in Which We Live)(1975)一书中所描述的那样。

“很难说对大规模‘科学’创造的抑制真正从何时开始的。我们唯一能够确定的是,那个制造了鼓舞人心的口号的人:‘我们必须测量那些能够被测量的,并寻找方法去测量那些不能被测量的。’这个人是意大利的伽利略(Galileo Galilei),他将科学引向了一个新的方向。”(第1-页)

这一“标准测量方法”已经如预期的运作了。自愈能力、超自然体验以及UFO等等无法被测量,所以它们都不存在。地球内部也无法测量,所以任何的理论也仅仅是理论,包括公认的理论。这就给了控制者一个小问题。他们需要每一个人都接受他们关于地球内部真实构成的理论,即使这一理论和他们自己的科学可接受性的原则相违背。当然他们对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

“我们在学校所学的科学知识是简单有序的,不含有任何矛盾。我们学习了一系列规则和原理,我们认为它们是精确的和最基本的。”——F.L. Boschke,《不解之谜》,(第1页)

 

读了以上的证据你可能会问,光明会或者任何其他的组织居然篡改了真实的科学知识,这会是真的吗?根据Pat Robertson在他的一本很卖座的著作《新世界秩序》(The New World Order)(1991)中的论述,1990年4月在洛杉矶瑞森基金会的一场演说中,布什政府的策略规划副助理James Pinkerton说:

“如果上一个十年将作为一个新政模式(New Deal model)被打破的时代被铭记的话,我相信这一个十年将会作为一个新秩序被建立的时代而被铭记,不仅是在美国,而是在全世界。因为[乔治?布什总统]的美国政策正站在地平线上,着手建立一个世界新规范。”

Pinkerton使用的新规范(new paradigm)这个词来源于Thomas Kuhn的《科学革命的结构》(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这本书论述了对世界科学思想的历史再评估。(“科学思想的历史再评估”,思想的食粮      第44-45页)

(译者注:这本书中译本的下载地址:http://sts.ustc.edu.cn/zh_CN/article/26/47f3233f/47f32530.doc

 

另外,我们的教科书也从不允许质疑。从教科书上你从来不会读到下面的话语,比如“这是……的看法”,或者“推测的结论是……”等等。没有,所有出现在当局印刷的“科学”书本上的内容都是已知的事实,任何内容都不会更靠近真理一步。这里有几个例子。

1955年如果你在学校上学的话,你会读到关于地壳的内容:这是一个地质学方面很流行的说法,你可能会被指定阅读雷金纳德.戴利(Reginald A. Daly)所作的、一章标题为《给地球照X光》(X-Raying The Earth)的文章。

“近年来地震学上一个令人瞩目的发现是,我们的星球具有某种硬壳的特征。地心和从地心往外大约地球半径1/2的部分,其组成结构是高度一致的。连续的硬壳或者板层包围着这个所谓的“地核”。从地表到30英里深处,地壳的构造和地表大体相同,构成的物质和它上面和下面的都不同,和地核的物质也不同。在地壳之间以及最深处的地壳和地核之间的联接,在技术上称之为不连续面。”

(当我在1950年代晚期第一次读到这些内容的时候,我脑海中想象的地球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硬糖。)我们都可以看到,这里写的好像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没有任何地方提到或者哪怕是轻微的暗示说,这不是事实,而仅是当时大家所接受的理论。

到1970年代,这个理论已经变了。在知名的班坦科学图书公司出版的《探索行星》(1973)一书中,我们发现:

“通过观察爆炸或者地震的冲击波对地球的影响,科学家深入调查了地球内部结构。科学家们相信地球内部有一个半径2100英里的高密度的金属般的地核,包围地核的是一个1800英里厚的岩石层,越往外其密度越低。在最外面是较轻的地壳,厚度小于50英里。生命的存在就依赖最外面的几英尺厚的土壤。”

除了很简短和微弱的话语 “相信地球”以外,在一开始这个报告被当作是事实。当学生读到这本在那一时期很流行的科学书籍的时候,他们会想象这个星球有三层构成,一个2100英里厚的地核,一个1800英里厚的地幔,以及一个“小于50英里厚的”地壳。在那时这就是事实。

 

一个1980年代的学生可能会转向韦伯斯特的家庭百科全书。毕竟,如果它出现在百科全书里,那么就一定是对的。在“地球”类目下我们发现:

“地球的构成包括在地心有一个固体的金属硬核,再稍往外面它被一个融化的金属核包围,而包围它的是一个坚固的地幔,在地球外壳与内壳之间被莫霍不连续面(Mohorovicic discontinuity)分开。

再一次地,没有任何地方提到这仅是一个理论。这也就不奇怪了,如果我们在交谈中插入任何关于地表以下文明的可能性,人们看我们就好像看一群疯子一样。毕竟,“有任何科学图书会告诉你这些吗”?

 

博士学位要素

控制科学的下一步是建立博士学位要素。如果你没有上过一所“公认”的高等院校,并且“获得”博士学位的话,那么你关于科学的思想和观点都不会被认可。换句话说,如果你没有学习那套公认的花言巧语,那么你的观点都将没有价值。

在教育控制以外,光明会又从袖子里拿出了另一套把戏。在19世纪早期,即他们大肆吹嘘的启蒙时期,世界范围内的控制者们着手摧毁普通人靠自己独立探索科学的愿望,而且看起来他们成功了。除了和秘密的外星人进行“交易”得来的技术以外,我们今天使用的一切都仅仅是对18世纪到19世纪早期发明的装置进行了一些改进而已。这种形式的个人主义是如何被阻止和抹杀的呢?

Louis Pauwels 和Jacques Bergier在他们1960年的经典著作《魔术的黎明》(The Morning of the Magicians)中给了我们列举几个例子。

遗憾的是,“在这本历史书中没有记载他的名字。”他是美国专利局的负责人,是他第一次敲响了警钟。在1875年,他给贸易局的秘书发送了一份辞职书。辞职书的要点是他说:没有任何需要发明的了。

“12年后,伟大的化学家贝洛特(Marcelin Berthelot)在1887年写道:‘从这里开始,宇宙中再没有神秘可言。’为获得对整个世界的连续一致的画面,科学已经把所有的问题都解释清楚了:对所有疏漏进行了完善。”(第9-10页)

除了把科学掌握在自己手中,阻止对新事物的探索以外,他们还更进一步。紧接着,光明会的强盗贵族的马屁精们利用他们的不正当的收益,以慈善事业作伪装,建立了“基金会”和“协会”来散播知识的影响,如美国国家地理学会(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和史密森协会(Smithsonian Institute),但是事实上它们却是帮助掩盖和隐藏任何不符合公认理论的学说。

Rene Noorbergen 1977年的著作《失落种族的秘密》(Secrets of the Lost Races)中提到了一个年轻人的名字,他宣称看到了诺亚的石化的尸体被隐藏在史密森协会(联合国博物馆)中。David Hatcher Childress在他1992年的作品《失落的中北美洲城市》(Lost Cities of North & Central America)中提到,整整一船的史前古物因为“科学上的错误”被拉出来丢进了大海。

然后是G. E. Kinkard的故事。他在大峡谷发现了一个地下城市,里面充满了奇怪的古代文物,他把这些古代文物移交给了史密森协会。在布满灰尘的史密森协会地下仓库里,这些消失的古器物和其他的无法解释的考古学发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至于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皮尔里极地骗局,对于知道我们星球构造的人来说是一种侮辱。还需要我说更多吗?

(我对皮尔里极地考察的研究请参考:
THEI Vol. 1 Issue 5 ‘The Peary-Cook Question.’ (Page 15).
THEI Vol. II Issue 2 ‘They’re Still spatting over the North Pole.’ (Page 5)).

 

然而,我们当中一些寻找真相的人还没有迷失。当前“全球主义”的一代人有很多紧迫的问题,他们还有一个很特别的“会说话的头”。主流的媒体处于一个压制一切真相的困难时期。几乎每个人都能很快捷地弄到计算机和传真机,越来越多的传真表格、新闻通讯和电子设备,正在将全世界的人们唤醒。一个世界的统治者正在失去他们对这个世界保守最严密的秘密的控制:我们空心的星球。为什么?因为科技开始让我们能够“看到”这个星球的内部,我们所看到的不是我们被教导的。信息开始被人知晓。对真相的掩盖开始变得艰难。这导致当权派的科学家急着设法让这些新发现符合那些公认的理论。正如我在THEI中多次撰文写到的,关于我们的星球构成的公认的权威理论不断的在改变,令人感到惊奇的是,那些相同的发现用在空心地球的理论上,比O.J.辛普森的手套还要合适。

在这本报告的第二部分,我们将会探讨权威的科学家所追随的路线,并了解他们对于地球内部到底知道什么。接下来我们会区分理论和事实。


 

秘密社团:谁控制了知识? - 翼浴深寒 -

 

  评论这张
 
阅读(41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