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我是有机的入口吗?  

2011-04-01 10:58:56|  分类: 新世界秩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有机的入口吗? - 翼浴深寒 -

 原文:http://www.bibliotecapleyades.net/ciencia/ciencia_organicportals03.htm【作者:G.S.    翻译:斐】

P.D. Ouspensky:“白日梦绝对是‘有用的’心理活动的反面。观察想象和白日梦形成自我研究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1]

我是有机的入口吗?

我是精神病患者吗?

我是矩阵的代理人吗?

剥削者/掠夺者?

我是这样的吗?

我是那样的吗?

别人是怎么看待我的?

我们对关于仙后座人(Cassiopaea)的资料进行探究后脑子中有许多问题。许多主题是新颖的,对我们来说有挑战性。对于他们,我们可能没有一个参考的框架,没有做比较的经验,而且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指导。

尽管提出这个问题:“我是有机的入口吗?”并无不妥,但是我们必须注意不要异想天开。

“带上锤子思考”和为寻求答案而努力是一件事。带着这些想法让思想漫游在无人注意的状态中,是甚至更深地陷入“醒着睡觉”的无意识状态。

这篇短文的目的是阐释想象和机械行为的习惯是如何能够用最详尽和令人信服的情节来填充我们的思想,或者同样地用琐碎的废话来填充我们思想的。两者充当了通往客观真理之路的障碍,分散注意力是为了控制我们。

 

你认为你的想法是你自己的吗?

想起一首流行歌曲或者曲子,那种陷入你脑海中并没有缘由地不断回荡的。有一首吗?没有?好吧,尝试一下村庄人(the Village People)的"Y.M.C.A." ,你孩子最喜欢的电视节目的主题曲,或者你忍不住再次重申你已经听过的烦人的广告。为什么我们这么做?重复这些事情的无意识行为,突然没缘由地自己唱着"Its fun to stay at the Y.M.C.A."是被动/消极想法的范例,是行为上未被注意的想象的例子。

一天可能是这样开始的:早上你冲个澡,突然你唱起Buddy Holly and the Crickets的"Maybe Baby" 。它从何而来呢?当你去冲咖啡时,你可能正在吹着口哨 ——"Sesame Street"的主题曲。

在开往去工作的路上,变成了Bruce Springsteen的曲子。为什么?你甚至不喜欢Bruce Springsteen!你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过这些曲子了,他们只是神奇般地出现了。犹如某人把你的思想调整到不同的电台。"Its fun to stay at the Y.M.C.A."好吧,好吧,我们明白了。

不用担心,确认,负向思考也能成为想象的例子。早上你去冲澡,突然你在想“我是不是有机的入口呢?”。当你去冲咖啡时,你可能会问“我是个精神病人吗?”。在驱车去工作的路上,又变成了:“我是不是矩阵的代理人?”或者“我展现了掠夺者的思想吗?”。你认为是谁在收听电台呢?

那么,我们怎么看这些事情呢?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是否已经决定清醒地调查这些主题,尝试得出客观的结论,或者他们出现了吗?

如果答案是“他们出现了”,那只是你的想象;它有自己的生命。想象不会停止来问你是否介意它这样使用你的大脑和能量,它只会做它做得最好的事情,不断转动转盘到"S.L.E.E.P"电台上我们最喜欢的DJ的音乐。

当我们以重复的方式思考,或者想法看起来突然出现在我们脑子中,而不是它的想象,消极思考,机械化思考;那些不是我们选择的想法。我们认为他们是我们自己的,是真实的,是我们必须注意的紧迫的问题,我们扩大他们,编织了困惑的不可能的网络。

或者更差的,可能,我们认为他们是积极的,极好的,创造性的想法,洞见,信息,我们开始打造生活的想法。

我们从未停止询问这些想法来自何处。
现在你认为我们为什么是这样的?为什么我们在似乎不能关闭的确立功能中拥有这个?记住,我们是食物。我们的无法控制的担忧和压力,不是我们自己的想法,为第四维度的服务自我(4D STS (
Service to Self))提供了负面的能量食物来源。
这种思考也充当着有意识思考的可能性的障碍,它笼罩着思想,使得它更加难以达到这样的程度:一个人可能退后,并采用客观的视角。只要我们允许我们的思想漫游在无人注意的状态中,在白日梦的状态中,我们将不能更加接近发现真相和我们问题的答案。

"Its fun to stay at the Y.M.C.A."

我认为不…!你现在得到这个想法,如果你选择这样,它才有趣。

 P.D. Ouspensky 写到:

 “他发现他自身的第二危险特征是想象。在他对自己开始进行观察之后,很快他得出结论,观察的主要障碍是想象。他希望观察某些事情,但是想象在同样的主题上起作用了,他忘记了观察。很快他意识到人们归咎于“想象”这个词,就创造性或者选择性的能力而言,一个十分人工的和十分不相称的含义。

他意识到想象是一种毁灭性的能力,他不能控制它,它经常使得他远离更加清醒的决定。想象差不多跟说谎一样坏;事实上,它是自我欺骗。为了取悦他自己,他开始想象某事,而且很快他开始相信他所想象的东西,或者至少是它的部分……”

 “观察这四种表现的困难——说谎,想象,负面情绪的表达和无谓的谈论将展示一个人他完全的机械性,以及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也就是在没有新知识,以及没有实际的协助的情况下,同这种机械性作斗争的不可能性。即使他收到某些材料,但他忘记使用它,忘记去观察他自己,换句话说,他再次入睡……” [2]

在上面的段落中,Ouspensky也提及到负面情绪的表达。自动的“被记起的”或者“反身的”情感能像"Y.M.C.A."例证展示给我们的想象的机械性习惯那样表现。他们形成无意识系统的另外部分,为了保持对第四维度服务自我的食物供应。

当我们以消极的“反应性的”或者“反身性的”方式行动,情感被带到表面,我们不能控制,再次地我们认为他们是真实的,他们可能只是一种自动的习惯,一种从我们已经习惯表达的情感的“记忆银行”回忆起的感觉。

因此,很有必要去检查跟一个人会无故唱着傻气的歌相似的一个人的自动的“想法”和“情绪”,它是同样的机械过程,关于客观的同样障碍,矩阵食物的同样来源。在自动的想法“我是有机的入口吗?”和在冲澡时自己唱着"Its fun to stay at the Y.M.C.A."之间,你能看出任何区别吗?

下次你发现你自己在自动思考一个愚蠢的事情,或者你发现你自己担心或者经历了负面的情绪,停一会儿,问你自己:“这个想法/感觉到底从何而来呢?”

因此,回到我们原始的问题:“我是有机的入口吗?”对于我来说,我会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但是,我知道对于我来说工作和努力为自己思考这样更好,可能会找到答案,而不是生活在我可能是一个OP的想象的梦中。白日梦可能还会有,但是没有那么频繁,而且没有同样的潜能来为第四维度的服务自我创造情感食物。

如果你不使用你的思想,它将使用你。

===========================================================

注释:

“带上锤子思考”:

http://glossary.cassiopaea.com/glossary.php?id=764

The term thinking with a hammer means approaching the object of thought from all angles. The hammer also implies hammering against one's beliefs and prejudices, creating internal friction by being critical of the thought process itself. Thinking with a hammer is in a sense the opposite of habitual thinking. Thinking with a hammer means forging new paths and connections as opposed to forcing things to fit within the grooves of existing categories. It is expanding one's mind to be at the measure of the questions instead of shrinking the questions to fit the mind's habits. Thinking with a hammer cannot take place in a state of sleep. It needs an application of will and going against one's internal resistance.

Y.M.C.A .( Young Men's Christian Association )

[1] PD Ouspensky "In Search Of The Miraculous," p 111

[2] PD Ouspensky "Psychology of Man's Possible Evolution," p 47-50

===========================================================

 

邬斯宾斯基的资料:

彼得·邬斯宾斯基:P.D.Ouspensky(1887-1947)

英文介绍:http://en.wikipedia.org/wiki/P.D._Ouspensky

中文介绍(摘自网络):

彼得·鄔斯宾斯基(PeterD.Ouspensky:一八七八年--一九四七年)出生於莫斯科,并在那里长大。他能够记得两岁以前的事情,也曾写下一些这类记忆的片段,由於这些片段的内容与奇特感觉连结在一起,常常同时出现在脑海,因而决定了他一生的主要方向。

  鄔氏是个极有天赋的孩子,六岁左右就已阅读成人的书籍;十二岁以前已探究过诗、画和自然科学。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便研究数学、生物学和心理学,尤其对第四度空间的观念特别感兴趣。

  对一个曾体验过秩序井然且和谐的宇宙是真实存在的人来说,那些為十岁至十八岁的男生所安排的古典课程,是无法令他满意的。因此他决定不直接上大学,而在俄国、欧洲和东方各地游歷,找一份报社的工作做。二十七岁时,他根据「永恆回归」的观念写了一本小说,名叫《伊凡·欧索金的奇异人生》。这本书一九一五年才在俄国出版,且到了一九四七年才有英译本。《奇异人生》多少有点自传式的意味。

  此后(一九零五年以后),研究密意主义(esotericism)的观念及探索密意学校,就成為他的目标,这一目标直至一九一五年才得以达成。

  在一九一二年《第三工具》一书出版前,鄔氏已经知道他要寻求的是哪一种学校;虽然在印度和锡兰找到了一些宗教学校(当时俄国也有)、瑜伽学校、以及罗摩·克里希那(Ramakrishna)之类的学校,但这些学校没有一个适合他,纵然他对它们非常感兴趣。

  於是,鄔氏决定到回教所属的东方——主要在俄国中亚细亚和波斯一带继续探索;但由於一九一四年八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迫使他返回俄国。

  一九一五年初,鄔氏在圣彼德堡公开演讲,标题是「探索奇跡和死亡之问题」,内容以他在印度的旅游為依据。每次人数都超过千人,其后许多人去拜访他或写信给他。復活节过后,他回到莫斯科,并在那里继续这类的演讲。透过一些听眾,鄔氏认识了葛吉夫(G.I.Gurdjieff),如此一来,他终於遇见一直寻找的那种密意学校。

  鄔氏跟葛吉夫研究了三年,并把葛吉夫的教学全部记载下来(这本笔记命名為《探索奇跡:无名教学的片段》,于鄔氏逝世后的一九四九年出版)。一九一八年以后,密意学校在俄国根本无法存在;於是鄔氏便於一九二零年前往君士坦丁堡,在那儿演讲再度吸引许多听眾。一九二一年,他应邀至伦敦,以后的二十年都在英国从事教学工作。

其作品《第四道》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7565439.html

===========================================================

  评论这张
 
阅读(23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