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唯一选择的行星》3 - 行星地球  

2012-05-02 16:57:09|  分类: 九议会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唯一选择的行星》3 - 行星地球 - 翼浴深寒 -
 
【摘要】:重要的是要保持你自己的平衡,它是物理性与精神性的融合,这显然是人类的目标。但人类一直在它的密度里混淆着自己,无法正确地看见其精神性自我的本质,它是由你们世界的宗教领袖们的曲解和误导造成的,他们试图控制人类和宗教,想否认物质平衡,也正如那些倾向于物质的人们想否认灵性那样。对一些灵魂而言,他们选择在这个对他们自己来说并非处于进化发展进程的时代出生到地球,是要来服务这个行星,是要去带来一种对宇宙中的地球和其上之人类存有的重要理解。

 《唯一选择的行星》

 

作者:菲丽丝 V·施莱默(Phyllis V. Schlemmer)
《唯一选择的行星》(The Only Planet of Choice)1993  
http://www.bibliotecapleyades.net/sociopolitica/planetchoise/contents.htm
【翻译:翼浴深寒】


 

第二部分 行星地球 

 


 

第7章 地球上的生命

 

 

(本章更进一步地,如“汤姆”所说:“在你们世界里的事物都非常简单,但人们将它们弄得很复杂”。在这一章汤姆经常重复句子,不经意地看,似乎是一种重复,但伴随着微妙的差异。等到这一章结尾的时候,我们会被给予一些辉煌的概念……。)

 


汤姆:  我们可以向你解释你的行星地球是宇宙中最美丽的星球。它有其他星球所没有的一种物理的多样性。在所有宇宙的现有的行星里,没有行星拥有地球这样的物理性特性。它的最罕有的美丽,吸引着灵魂们,一旦他们来了就不断地想再回来。相对于其他星球来说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自然。在它里面有着宇宙中所有行星的一部分,它就像一个复合宇宙,有所有的好,也有所有的恶,因此它吸引灵魂。它的引力是不同于其它的行星的,这样一个灵魂就能够开始实在地去感觉——他们的物理身体——在他们的脑海里,他们变得能够适应他们的身体,这样他们就忘记了他们在此之外所有的自由和快乐。


地球是要创造一个天堂。当灵魂们达到和谐,它将再次变成一个美好的人间天堂。但当我们说一个天堂的时候,我们指的是一个有着创造力的乐园;一个能够带来知识,带来欢乐,带来爱的;一个在其中,如果他们的意愿的话,人们可以自我疗愈,或者甚至体验痛苦的天堂。这不是一个在那里隔离了所有的挑战,所有的成长,或所有痛苦的天堂。它将变成这样一个天堂:那里的人们通过自己的经验,可以扩展他们自身与宇宙连接的理解,对自己,对他们的伙伴,对地球,以及对整个宇宙承担他们自己的责任,然后甚至会促进所有这一切,包括自己,臻于完美。人类需要了解地球的独特性和其中的目的,以及它演化的方向。人类需要了解他们不是孤独的,也没有死亡这回事。


人们必须开始理解他们无处可逃,因为他们未来的生命必须偿还。如果他们也知道他们中的每个人,在他们之内,都具有伟大的特质,使他们有机会在欢乐中上升,并在那时候接受自己不存在孤独和死亡这一现实的话,那么恐惧的能量就会被释放,取而代之的是喜悦的能量,然后地球就能开始履行其在宇宙中的职责,然后那带给地球的是无与伦比的快乐,它就是我们所说地球所拥有的最壮丽的美。当我们说“美”的时候,我们是指那时候灵魂能够穿透表象,人类一直与作为外壳的眼睛看到的认同而被形态之美混淆着,而非以内在的灵魂去看这个行星或那些存在于它上面的,这也是地球上的人类所必须学会的。

 

约翰:  你能解释一下物理性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尤其是对这个行星来说?


汤姆:  你们这个行星是一颗平衡的行星,是为了让你去学会平衡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地球是像它这种类型的行星里的唯一,是整个宇宙中唯一拥有自由选择权的行星,这唯一的行星被创造是为了平衡精神与物质,换句话说,就是创造天堂。

人类曾经导致了内在的堕落,造成这个的原因是,比起去尝试平衡和理解来说,人们变得更深地牵涉进物质的特性里。但现在你们的行星是在一个比其它任何时候都能迅速摆脱平衡的点上。历史的此刻,你们是在转变的时代,现在是时候让人类开始理解这一点,带着一种精神与物质的真实的平衡,去生活在这个无比美丽的星球上,去生活在与造物主的联合和爱的表达里,去生活在造物和被造物的连结里。


约翰:  这一直是许多世界宗教信息,人类从未真正承认它。你能解释为什么我们不承认这种积极的信息?


汤姆:  人们在他们内心深处知道,或者有一种感觉,他们是来自不同于他们这种只是在地球这里变得与造物主竞争的自己的某种其他东西。我们了解这一点,因为人们知道那是所有事物之内的本性,但他们忽略了识别和知道创造者,他们独自地希望成为创造者,它做不到。这个我们曾经有过的难题是,我们曾经很多次来过地球: 我们来帮助,我们期望去做但我们无法做到,这个星球上的人都必须为自己做些什么,因为你是这个星球的一部分,而你选择了它为的是去帮助它。


约翰:  其实我想说,代表我自己,我真的愿意承担责任,为了我们自己我们不得不做些事情。只是,我们在地球上的生活面对了许多曲折和困难。


汤姆:  在你们世界里的事物都非常简单,但人们将它们弄得很复杂。如果你用简单的方式做事,很多事情都可以克服,且会随着一种无比的加速度实现,而无需使用太多的能量。比起活跃地处理这个难题来说,烦恼与忧心消耗更多的能量。


安德鲁:  像我们在地球这里,只是浩瀚宇宙的无尽的灰尘中微小的一粒。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你的兴趣会在灰尘中的一粒被称为地球的这里呢?


汤姆:  为了宇宙的进化,为了地球进化,这很重要。降临这个星球的灵魂们在他们的肉体里已经变得不负责任,它已经沦为一个欲望的行星。在这里的灵魂们就像他们在流沙的危险之中,正被这个欲望抓住和吞噬。对你的进化来说这很重要,因为除非这个星球继续进化,宇宙中其他行星就无法前进,宇宙的成长已经因它而停止了。重要的是这个行星的知觉有待提高,它是来自产生滋养神的能量的这个行星的爱,但这个行星已经使宇宙的一部分停止了成长,而它本应朝向神圣进化的。我要进一步解释: 许多住在这里的灵魂,当他们“死”的时候,就被困在这个行星的大气里,然后他们就会在同样的世界里获得再生,他们看起来停滞在那里,而这个星球原本是被创造去为了教化灵魂们在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之间获得平衡。但在这个物质世界,他们被卷入到唯物主义之中,所以这些存有从未进化到超越这个星球的腰带,他们的欲望仍然在思想与情感里,他们的欲望把他们牵制在这个星球上,所以你有一个倍增的恶性循环,直到这颗行星下沉为止。


安德鲁: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的灵魂堆积在这颗行星上,他们只是无法超越它?


汤姆:  他们无法超越它,因为欲望、贪婪、憎恨,因为享受他们的物质的乐趣。我们并非反对他们在这颗行星上的身体活动: 而是,当这变成他们最关心的事情时,他们就不再关心行星的进化,就不再关心人类伙伴,或者去寻找他们的神性了。当我们几天前向你解释这个时,你把它叫做“瓶颈”,我们只是向你咨询并希望更清晰化,如果我们看见一个瓶子,如果里面有一个塞子,并且我们无法把它弄出来,这正是这个星球的情势。你的描述是正确的。


安德鲁:  谢谢你,你能解释为什么这是如此的重要,像我们几个,或其他类似于我们这样如此卑微的人,属于非常笨的生物,如何真正地去帮助拔掉这瓶里的塞子呢?


汤姆:  围绕着你的能量,能创造一种辐射出去的涡流,可以提高这个星球的知觉。即使你觉得这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而它却并非不可能。你们这些人选择了这种情况,你乐意让自己回到这稠密、沉重的地球这里。像你这样的人在这个星球上都转世过许多次,通常不是因为非这样不可,而是因为你需要去弄清楚并熟悉这个星球,为了提高其知觉层次。带着这种能量,它制造出一种爱的、宁静的、和谐的涡流,然后别人会被你吸引,这样你就可以向他们解释,从而帮助他们提高层次。每件事都需要一个能量基地,我们是能量,然后通过像你这样的人们,这个星球将被拯救,我们通过这里的人们来工作。那个为地球所订的计划没有实现,然而,它却发现,在宇宙所有的行星中,它比其他任何行星更加美丽,变化更加多样。它同时还发现,那些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们,有着一个伟大的其他行星上的人们所无法见证的物理性特征。


约翰:  我有点困惑的是这种物理性特征是从哪里来的。


汤姆:  从行星的重力和沉重感,以及密度,而且是通过你的感官对地球当下的感觉,这些都不存在于其他有人居住的行星上。因此地球上的灵魂开始觉得,他们有一个在其他星球上不曾感觉过的实质体。你了解你们的繁殖形式吗?


约翰:  性,你的意思是?


汤姆:  起初,性是一个繁殖形式,但它在物质的身体内同样被给予了更欢乐的感觉。但是,许多年来,它开始变成一种优先权,开始被另外的人类控制,那个控制结构不是在其他行星上的,在潜意识里,和在地球上转世灵魂的思想里,它增强了欲望的强度。这种类型的欲望在其它行星上是不存在的,因此对于行星地球进入平衡而言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对于这种繁殖方法,宇宙中不存在异议,因为那是行星地球想要再移民的一种方式的它自身的决定。所谓的异议是在于它在一切事情上变成了一个优先权,然后便用它来控制所有的灵魂。这样,如果你看看那些地球上发生的事情,它是制造许多麻烦事情的源头,不是吗?


约翰:  我猜这种麻烦也正因为它是一颗单一的行星?


汤姆:  是的,这唯一的行星制造了一个瓶颈。生活在地球上的灵魂们,在他们的灵魂循环和轮回里,拒绝离开地球。每个生活在,或出生在行星上的他们都是为了某种形式的教学,他们自己无法进步。因为有诱惑,有贪婪,和欲望。


约翰:  这个问题是如何开始的,起初,为什么不早一点检查发现到呢?


汤姆:  它确实发生过,因为我们没有意识到物理性会制造这样的难题,那种悲与欢的感受。这是宇宙中唯一的,拥有制造这种难题的物理性资格的行星。它没有姊妹行星,也没有一个弟兄行星。


约翰:  这是宇宙中适合人居住的最稠密的行星吗?


汤姆:  是的。


安德鲁:  我想这个欲望和快乐的难题,它可以被追溯到比如说一个原子的元素,如钠元素,或类似的东西,你有像这样追踪过吗?


汤姆:  让我咨询一下,我被提供的资料是,这个难题是由灵魂个体的内在创造的。地球是一个稠密的行星,这给了这个身体一种不同的感觉,但它实际上出于灵魂个体之内。


安德鲁:  所以你是说那稠密的肉体能实际地,很大程度地影响灵魂?我觉得应该会的。


汤姆:  感觉到疼痛,感觉到快乐,感觉到悲伤,感觉到幸福。在地球上的灵魂的身体比在所有的其它行星上,和比所有其他的灵魂,有一种更不同的感觉。在其他系统,在其他星系,还有其他的物理层,都不像你的地球这样的密度。在你们行星上的灵魂存有,开始感受到一种之前它们从未感受过的感受,就是快乐和欲望。

 


(在另一个场合,在回答同样的问题时,“9”给出下面的例子: )

 

安德鲁:  为什么灵魂会被卡在地球上?


汤姆:  被卡住,是由重力密度,和以为这个重力密度是真的这样一种错觉造成的。卡住是情绪的: 它源自无法把自己从重力密度里移除,当你把自己从自己创造的一种障碍里移出来,这样情绪的重力密度就可以被解除,而能够看见真正的现实。这颗行星是要去创造天堂,这种重力密度对地球的多样性来说是必要的。


安德鲁:  你是说为了我们的成长、演化吗?重力是我们必须去达成妥协,和我们应该去克服的事情之一吗?


汤姆:  重要的是要保持你自己的平衡,它是物理性与精神性的融合,这显然是人类的目标。但人类一直在它的密度里混淆着自己,无法正确地看见其精神性自我的本质,它是由你们世界的宗教领袖们的曲解和误导造成的,他们试图控制人类和宗教,想否认物质平衡,也正如那些倾向于物质的人们想否认灵性那样。对一些灵魂而言,他们选择在这个对他们自己来说并非处于进化发展进程的时代出生到地球,是要来服务这个行星,是要去带来一种对宇宙中的地球和其上之人类存有的重要理解。有许多的人们在这个时代来到地球,许多的人们选择来到这里,对宇宙来说是必要的,来帮助,是的。


安德鲁:  从我们所知的科学的角度来看,是否如同要在作为一种力量的重力和作为另一种力量的心智之间希望达成一种平衡关系?


汤姆:  当你带着完全的信任,和对你的自性的信心,在你与宇宙的连接里,接受,并全面地理解,那么你就带来平衡,不再被束缚。通过头脑的心理过程,如果你拆除头脑里一直要坚持的东西,它将被释放。你可以分阶段地拆除,这样你就能建立起信任和信心,你就有能力去维持你与宇宙的内在联系,然后你将自由。当人类中开始趋于临界品质,当有足够多的灵魂变得自由,那么地球这个空间载具就将移入到它的演化的满足感里。


安德鲁:  我们离这种进化的时间进程有多接近?


汤姆:  确信这一点,由于随着加速度介入到每个人,它会很快,将不会感到很绝望,因为这将是,如果这样的加速度是自动的,就会通过环境的作用力,不用你们的参与。


安德鲁:  太美了。


汤姆:  你理解当地球上有一个转变来临,当一个限制被解除时,限制就想去收得更紧这一点吗?


约翰:  是的。


汤姆:  了解这一点: 你们全都是为了来美化、净化、和爱地球,并与它分享欢乐的。了解这一点: 在你们的时代,通过你们和其他人的奉献,通过你们存在于行星地球上的品质,你可以将它带进它的创造的自我实现里。这对我们来说是极大的快乐,我们感谢你。

宇宙方面的这一剧情是去拯救地球,因为有很多的灵魂被困其中。没有拯救,这个星球就既不是我们的,也不是你们的了,于是在成千上万年的你们的年里,这颗行星将会处于一个停滞的状态。我们并不真正知道,将有什么样的结局在等待着那些陷入困境的灵魂。你理解一种疾病,一种传染病,如果它不能被控制的话,是会不断传播的?


安德鲁:  是的。


汤姆:  你知道如果不加以控制和处理不当它可能会污染其它宇宙吗?你意识到这样的可能性吗?


安德鲁:  嗯,照你所说,是的。我们不知道我们自己的体验课程。


汤姆:  你还知道如果整个宇宙被污染,如果这种污染浮现出来——所有美好的,所有的爱会被毁灭——你意识到这件事吗?


安德鲁:  没有,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汤姆:  因为如果这样的污染从这个小小的物理行星地球传播给了宇宙的其他部分的话,那么所有的灵魂将会生活在恐惧与憎恨之中,没有希望,在黑暗里。目前可能并不是很多,那么我们可以关照这种情况,如果它的发展到那个点上的话。


艾琳:  有一个问题,我想问问关于人类的苦难这个概念,以及它是如何来的。我理解当人们刚刚走进纯真的那时候,人类大概没有苦难的。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它曾经的目的是什么?其目的是与那个进化中的男人的恐惧有关吗?它为什么存在?


汤姆:  首先了解这一点: 地球是在整个宇宙中唯一被选定的行星。人类第一次与众神同行,你知道这个生命树的诱惑故事: 他们受到去体验与造物的统一性联合的欢乐的诱惑。然后造物主说“这对你是禁止的。” 然而却允许了选择权被使用,如果人类这样选择的话。他们便做了那个选择。从那日起,不是造物主施行了惩罚,而是人类一直被自己惩罚,因为他们接触到了他们是谁的知识的真相,然后他们害怕,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无法在这样的状态里获得完整的领会。

然后地球的殖民变得必须了,因此,造物主所有的细胞就变成个体和自由的灵魂,以使他们经由选择在联合与协调里合而为一。所以地球也是,良心、和人们选择去感受,因他们破坏了置于他们之内的信任而带来的情感的悲伤的,然后他们开始以自己和他们的孩子为祭品献给神的,唯一的行星。是该结束这场牺牲的闹剧的时候了,因为那是什么,它使他们成为奴仆。自由吧人类!


艾琳:  所以,一些宗教领袖然后利用了这种罪疚感是吗?


汤姆:  没错,他们利用了,因为这是把人维持在束缚里的一种方式。仔细听着: 当有人了解了所有的创造性能量,他们就利用这种能量来使他们自己变为神,然后他们就能使别人作他们的奴仆。


艾琳:  起初的时候,造物主为什么不许人知晓呢?


汤姆:  对人类来说最重要的是要了解,起初并没有被禁止去知晓,但伴随了选择权,和信任。


艾琳:  这样那个概念并不是说“你不能有知识”,那个概念是说,“好吧,这是第一次选择的榜样,我的意思是你不能拥有它,现在你有一个要遵守或要违反的选择权给你”。


汤姆:  那是正确的,同时也要理解当你把听从看为一种练习,你就不再需要听从。


艾琳:  这个理念是听从并不牺牲自由意志,它事实上促进它,因为你并没有赋予服从的意义在其上。


汤姆:  这是伟大的真理。是的。


米奇:  有些人似乎比别人担负着更重的担子,其遭受的多于其他人,这只是给那些灵魂一个去学习某种课程的机会呢,还是要教导别人,或那是一种不幸?


汤姆:  在你们的世界里每一个像你所说的这样的人,有一些,是因为他们周遭的环境的意识状态,或因为你的世界里的技术,曾制造了巨大的不幸。在这段时间周期里,并没有谁选择在现实中遭受这些:  这是由“其他人”控制的错误思维所造成的。只有极少数人选择以此来教化周围的人们。


米奇:  我相信造物主知道现在和未来的每一件事情,人类会如何运用他们的自由意志? 你能给我一个理解吗?


汤姆:  是的,正如造物主是无所不知的,每一个灵魂也是无所不知的,每一个灵魂有着不同的路径去获取,在这个时候来到行星地球的他们已经做好了他们的规划,在他们的选择里,他们限制自己,但他们带着一个规划,因此他们可以选择是否遵循这一规划。因为尽管造物主无所不知,却并不意味着要来干扰人类的生活。如果你的孩子们在自己私密的卧室里睡着了,你不会想要贸然地进入惊扰他们,因为那里可能有他们的隐私,和他们的事情,而你不会选择去羞辱他们,也不会故意侵犯他们的隐私,造物主不也是这样吗?你就是一个造物主,你创造了你自己的孩子们,如同父母亲创造了那些孩子们,你试图引导他们。有时你向他们显明你的意愿,为了保护他们。

在你们的思想里,造物主只是简单地暗示,但不加诸于你们。造物主细察你,试图唤起你跟随你自己曾经选择的方向,如果你选择一个方向,在你思考后你要去一个相反的方向,那也不会被干扰。但在现实中,因为你的隐私是不应该被入侵的,造物主不选择去看你要做什么,知晓将留到你去做这件事的时候,然后,如果你对你的孩子施加你的意愿,坚持说,在任何时候都要打开她们睡眠的卧室??的门,好让你可以看到他们,如果你选择去看见他们们的隐私,你就知道你的孩子要做什么,你愿意吗?为了保护自己他们因此会防备你。同样的情况,造物主不选择让你的门打开,或故意侵犯它。

 

(有时,在过去的几年中,这个团体所期待的没有发生,而这成了一个问题,下面的交流是一个例子: )

 

约翰:  我要说的是,如果你是你所说的,那么你应该能在任何时间,过去、现在、和将来。当时,你告诉我们,有些事情会发生,但它们为何还没有发生?如果你也在未来,那你也知道有些事发生或未发生。你能为我解释这一现象,以便我能理解得更清楚些吗?


汤姆:  我们来尝试以这样的方式解释它:  比如我们是坐在你的头脑的山顶上,想象当我们坐在这山上,我们有一个整体性的地球的视野,是在我们山底下的你的眼睛看不透的,因为你是在一个物理性的视野里。我们可以查看我们的后面,就是你们所谓的过去,已经完成了的。我们能记住过去它就像是在山的另一侧。在我们的面前,我们能看见其他山脉,但是我们不能看到后面,能看到的只有那些山峰的凹面和之间的区域。当你从山上下来进入未来,你就不能看见整个景观。当你围绕一座山,你会发现几条小道或路径,每一条都通往未来,如果所有的被堵塞,只有一条路可走,但如果你知道怎样移除一个堵塞,你就获得另一条路,你就会有更多的选择。


有不止一种未来,有多种未来的选择,它涉及到你们的意愿。如果我们知道未来是怎样的,那就意味着我们事实上已经涉入了,操纵了你们的自由意志,而我们是不应该涉入你们的自由意志或进行操控的。我们看见了许多的未来。我们将用你们的国家(英国)作为一个例子。如果在你们的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之前,你们的丘吉尔健康不稳定或者被暗杀,你们国家的未来最终基本上是取得胜利,只不过是以不同的方式,但它可能已经彻底改变了你们国家的未来。如果不是因为它已经发生,那可能会有很大的区别。我们懂得这不是一个令你们满意的解释和答案,但我们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法来解释,我们不能提前定规你们的未来。


约翰:  是的,我更明白了,我认为它是误解造成的,当你说这样那样的事情会发生,我认为那被确定了,我应该看到那或许是许多种可能的情况之一。


汤姆:  这是我们的过失,而不是你们的。如果我们所说的在我们的部份存在一个失效和误差,我们担心你不能保持你们的参与和努力。有一种情况,我们将给你来自我们的保证:我们不会允许地球的毁灭。这不是24个文明不允许它,而是因为对他们来说阻止它是不可能的,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我们不允许它——因为他们同样有局限性,是我们与他们共同使用我们的力量时我们不允许地球毁灭。当我们这样说的时候,我们指的是这个星球完全的毁灭,是的。

 

 

 

 

 

第8章   加速中的地球的演化

 

 

 

 

(这章前面的部分谈到一些特定的问题,然后当艾琳加入了哲学讨论后开始转向,她与汤姆就各种观点和态度进行探索。这一章正如它的标题一样,感觉是在加速中....)

 

 


约翰:  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此时地球上的人们,作为个人,如何能让事情变得不同,以便让我们的行星真正履行它的天命?


汤姆:  首先,他们必须认识到,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包含了整个宇宙在他们之内,他们每个人都包含了所有的创造物。因此,当他们懂得这一点,然后他们更加会明白,如果他们违背他们自己的完整性,那么宇宙的完整性将可能受到影响。他们必须在查看他们自己内在的所有行为的动机,他们必须学会爱自己,唯一的途径是他们愿意爱自己而不去做那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重要的是,每一个在地球行星上的人必须了解到在其他地方有别的存在,他们必须明白他们持有在这个宇宙里的演化进程的钥匙。这是一个醒来的时代,这是一个去理解他们之内拥有促进地球的自我实现之钥匙的时代,并且自由意志不会被干涉,行星地球的毁灭也不是必然的,这必须被清楚地了解,因为人类的自由意志是能够促成地球的自我实现的。


约翰:  许多人谈到了一个即将到来的转化,我们似乎正在接近中。你能说说关于这样一个转化意味着什么吗?


汤姆:  它是真的,地球已经处于转化的门槛上,那是一个灵魂和生命将要从束缚中释放的门槛,因此他们得以继续上升和净化地球,以至于让我们的宇宙继续它的路程。对于此刻的现在住在你们物理行星上的人们来说,这是一个辉煌的时代。永远要了解的是,这种个人的能量仍然是个人化的,但是,思想的力量、爱的能量、这种能够将你们的世界变成人类内在宇宙的彰显的力量,将被人们理解。对于全体宇宙的永续,实现,以及在巨大的欢乐里与造物合一而言,你们的世界是一个光彩夺目的所在。


约翰:  如果你有一个希望传递给所有人类的信息,会是什么样的信息?


汤姆:  充分认识你们内在的自己,你们中的每一位人类,为了带来改变所掌握的这把钥匙。这是你们的责任,你们的自由意志,和你们的选择。


约翰:  在这个时候有许多混乱的信息,来自不同来源的通灵和预言。有哪些可用的准则给人们去分辨这些不同的来源吗?


汤姆:  首先,我们以这样的方式解释: 比如一家公司的其中一个老总,知道所有事情,而下面各分部的人所知道的是各部门专业领域的事情,同样的,有来自那些存在于其他领域的人们的沟通。只有少数来源知道整体画面,大部分人只知道它的一部分。但是,当有人荣耀你的时候要当心: 总要质疑,寻找一致性,并且决不接受那违背你的天然倾向或你更高自我的直觉的东西,当心不要让他们以畏养你的小我的方式来控制你,因为他们想要毁灭地球,不要掉进地球将会被毁灭的陷阱里。在你们的世界里有许多人说话,许多人带来信息: 我们带给你的信息在过去的时代没有出现过,现在正是前往演化进程的下一步,重要的是,地球上的人们需要理解他们并不孤单,并且在他们之内携带了那能将地球推进到实现其自身之意愿的编码。


记住这一点: 那些试图去控制的人总是高调地处于社会的前端,在一种帮助他们逃避自己的责任的方向里引导着人们。但一定要牢记,现在加速度已经变得绝对重要,我们已经开始加速行星地球的演化。加速,有着巨大的必要性,因为行星地球的海洋、树木和森林、天空和大气体,它本质的呼吸,生命力,其污染已达到一种使地球下沉毁灭的程度。为了提醒这个星球的人们、地球政府、和地球社区,我们呼求你们的能量和承诺。为了带来改变,人类深处的核心正开始成长和发光,他们的本质和理解正开始醒来。你是转变的一部分,你是转变的孩子,你对这个转变承担责任。没有你们愿意去加速的承诺,没有你们的投入,当转变的时间来到,这个星球将会是这样一种情况: 大多数人类不可能存活。接受你们有能力去创造那种带来理解和你真正是谁的模式之现实吧。


地球的被造是要在所有完美的天堂之中再造天堂。这是宽恕的时候,宽恕自己: 是人类去理解维持恐惧和争吵就是维持毁灭的时候了。人类已经开始毁灭的进程,但也仍然有一个让地球实现它的天命的伟大的未来,接受你有份扮演其中一部分角色来将它带到满足感里去这一事实。你没有限制,你的局限和界限只能创造你的恐惧,这并不意味着你要去爬上一千米的高山,然后纵身跳下,它意味着你必须拥有你自己的真理的实践,它意味着你必须开始去扩展那原本是在你的头脑和思想里的作为。你在这个物理行星上的物质身体有局限,但你的头脑和思想能扩展和壮大,能遍及宇宙所有的角落。并且当它了解了自我的真相时,便能解除这个将你置于束缚中的物质世界的重担。你们人类是一个千变万化的万花筒,在困惑之际尤其如此——但是一旦你转动自己,你即刻就能变成美丽和纯洁的组合,你甚至能旅行到宇宙的任何所在。


约翰:  现在,姑且让我们暂时想象一下,一切事情处于静止状态,人类没有改善它的知觉,了解环境,以及责任,这对于我们的理解来说会有价值的,到我们会完全摧毁我们的环境,还剩下多少时间… ?


汤姆:  就地球周围的大气来说,你只有不超过20至25年的存在,没有氧气你们地球上的生命就无法存活,如果行星地球上的人们不警觉的话,他们将会消灭自己。


(以上的回答是在1978年给出。下面的通讯是在1989年。)


安德鲁:  你之前用了一个有趣的词,“时间加速”。时间加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汤姆:  如果这颗行星继续它原来的进程,没有加速,那么你知道那将带来毁灭吗?


安德鲁:  是的。


汤姆:  现在的加速是,由于地球这颗行星上的人类所做的冥想,它开始了时间加速,然后使得地球就变成了一个光之空间的载具,并且人类将会变得迅速警醒起来,这类似于“第一百只猴子效应”的开端。所以,如果你现在开始理解像你们这一小群人的冥想的力量,你能改变这个世界。

 

(1989年被问及关于饥荒这个问题:)


安德鲁:  我观察到的一件事是,在这个星球上有越来越多的饥荒、骚乱,因为缺乏食物和高物价。像我们这样一小群人能做做什么呢?


汤姆:  这颗行星上是不应该有任何人死于食物的缺乏的,它是由于无知,或由于世界的政府企图控制其他人。我们不容许任何人类群体灭绝,你明白了吗?但是现在你必须把它放在你的冥想里——通过冥想你可以阻止毁灭。

 


伊恩:  如何才是这个行星演化和幸存的机遇呢?


汤姆:  你们的行星在过去从来没有一个时代拥有如此的演化机遇,所有的事情都是可能的,转变随时会发生。我们给你一个例子: 在一年前(1987)的以色列国,逾越节的时候以色列的人民在洁净中几乎毁灭了这个国家,它带来了巨大的悲伤。而一年后,以色列民族的变化成为了地球上的奇迹,因为在这一次洁净中,没有留下不洁之物,并且人们开始发现,他们对自己和他人有了更多的尊重。如果这种情况能够发生在以色列民族中,它本来被认为是非常顽固的,那么无论你选择去做什么都可以做成。变化是在运动中——那些知道可以停止地球上恶意造成的饥饿的人们,知道可以阻止他们引发灾难的人们,就可以为你们的行星这样去做。


【译注:在1987年爆发的巴勒斯坦大起义引燃了占领区域的一连串暴动。】

 

伊恩:  你,以及那些想要帮助的人们,是如何支持和影响演化的呢?


汤姆:  当一个人这样问: “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你看,直到有一个人询问为止,我们不能做那怕是一点极微小的事情。我们不可能,无法,也不愿意干预自由意志。但是当一个人类请求时——他们是在愉悦的情况下的请求,那不一定意味着它来自他们的灵魂的深处——然而我们就可以帮助他们去进化。对人们来说,意识到他们在这个宇宙里并不是独自存在的这很重要,同时他们也必须承担责任,因为他们无法逃避责任。


约翰:  你可以给个人一个建议吗?因为很多人说“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有一些小事是个人可以贡献的吗?


汤姆:  很简单: 唯一的方式就是,你可以爱你自己,唯一的方式就是你希望在其中,你想更进一步地做到,在你心灵里,在你的知觉里,没有活动、没有思想、或任何事情,甚至没有自尊,当这个开始时,那么一切将改变。当人们同样接受那些其他宇宙的生命给予的爱,它们是你可以接取的爱和理解,那时候,一切都不同了;当人们理解了这个内在的能量时,一切都不同了。


我们一直在非常艰难(hard)地工作着——尽管那不是恰当的用词,因为我们没有实际地运作在这里,只是你的世界里没有词语,所以我只能利用这一个词。我们一直致力于防止危机,但我们并没有成功(1974年)。许多事情已经发动了好几千年前了,但我们也希望你认识到有些事情并不是计划的一部分,那是人类的事情,那是出于贪婪、虚荣、和欲望,我们所说的控制世界的政府,造成了这个危机。这不是计划中的一部分,你理解吗?


安德鲁:  是的,我们领会这个讨论。


汤姆:  地上的居民去要求他们的政府,要求他们的宗教领袖,要求他们的老师,知晓和理解真正在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已到,就是现在。首先是你们的政府和你们的宗教信仰,以及社会是在将大众维持在无知和束缚中,加速度将使你的世界从他们的科学团体,从官方带来那些答案。但以此方式到达的人们,我们最终决定,是通过他们自己的身体,和他们身体的治愈。许多人将会被治愈,很多人会向治愈开放,通过治愈,对这个广阔宇宙的知觉将会提高。这对人类能够知道它必须开始去对地球负责,以及科学必须开始明白它并没有向其余的人类发号施令的权力是重要的。但他们仅仅是一部分人类,在其精英主义里,科学要丢弃在其之下的其他层次的人类,科学已经成为操纵和控制的宗教,那些科学的领导者现在必须开始接受他们的责任。


对世界来说,这是一个悲惨的时代,如同过去的时代以及情感的时代一样,这个行星的物理存有们因为他们自身的难题怪罪于所有其他人——那确实是自己造成的,它仿佛为了开脱自己的罪,他们将污点归于另外的人,然后他们会把它们丢进一个大坑蛇。而他们的罪疚感事实上来自于另一个时代,在地球的历史的过去。在未来以及这个时刻我们不应该再拥有它了,这是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停下来做出回应时候了,并且意识到那是他们内在的罪疚,与别人无关,当人们不进入他们自己内在的和平里,又怎样让他们的国家进入和平呢?


安德鲁:  是的,那是一个大问题: 每一个人如何在他或她自己心里寻找和平呢?

 
汤姆:  你能在你自己心里找到和平吗?


安德鲁:  不能,我有很大的困难,但是我想我可能要好过许多人。


汤姆:  你肯定吗?


安德鲁:  我自己这么说,肯定。


汤姆:  那你做了一个巨大的飞跃,我们会说,是的,你已经找到了和平。


约翰:  如果我们能从你那里得到不错的地球的远景,这会对我们有极大的益处,从现在起的50或100年以后,在一种物理意义上讲,我们期望看到怎样的一颗行星呢?


汤姆:  那会是一个平衡的,有着美丽、宁静、和柔和色彩的景致的行星。将会有温柔与和平的物种归行星地球上的人类照顾,但人类在它的和平、快乐里存在的最重要的挑战是,去创造一种会带来宇宙的统一性里的巨大欢乐的信息和知晓的存在品质。当人类思想爱和欢乐、和平和音乐、色彩和平衡,事情就会有很大的不同。人们变得如此适应于相信他们需要争吵、冲突、和自大,是因为他们怕无聊。我们向你保证,它绝对不会。将没有时间去感到无聊,因为存在于地球行星上的挑战是去做一个人间天堂的典范,宇宙的扩展也将向永恒继续前行,因此永远有新的知晓、新的色彩、新的声音: 有一种在没有被其他方式误导的地球的完美里的狂喜。然而,我们告诉你,这不是,也不会,是一个全脱产休假的圣地。


约翰:  我能问两个现实的问题吗?在某种程度上我相信环境会改变,植物生命会变得更丰富、更茂盛,那是…?


汤姆:  那是正确的,因为负极性的能量否定生命。


约翰:  在某种意义上,那将会倾覆当今的丑陋的结构,那将会…


汤姆:  那是正确的。只会留下小小的一部分,以作为古老的警示留在人们的记忆里。


约翰:  另外一个是关于交通的问题,环绕着地球有大量的物理活动,人和东西,对我们的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对于交际方式,会有其它比较少物理活动的替代性方案吗?


汤姆:  活动不会减少,因为在地球上会有与不同习俗的地区的互动旅行,但交通将不会造成拥堵、污染、或破坏。了解这一点: 地球不会在每个地方看起来都一样,因此旅行仍然有必要,是的…它会有恰当的旅行。


约翰:  在我看来,经济、政治、和社会等等平衡体系有可能会恶化和崩溃,而且我觉得,这一过程可能会很快地开始: 这是大致上的迹象吗?


汤姆:  但你意识到这是为什么吗?


约翰:  嗯!我觉得在我们能够重建之前这些事情必然要发生,是这样吗?


汤姆:  这有部分的可能性,但让我们向你解释,你们经济系统的困难,还有你们的空气、河流、土壤的污染、还有地球周围的灵界的污染,还有灵魂内的欲望,其中所有的是给他们一个他们是谁的不真实的观感[药物所致]——这些表现也开始崩溃。


约翰:  未来的学校和教育会是什么样的?


汤姆:  那也有可能被瓦解,教育无法继续往前是有原因的。药物使得人类的头脑正在反叛,它也不能从公共教育里吸收知识在,因为其中没有真理。这是一个过程: 如果你想回顾你们的教育体系,这20到30年来,不但没有改善,反而在恶化。因为灵魂无法从中获益。


议会说我没有回答你的问题,你假设重建之前必须有瓦解: 答案是肯定的,那时候必须实现平衡,因为你赖以生存的地球已经撑不了多少年了,若不采取措施,在200个你们的年内,这个星球将会有一次冰河期,然后,那些被瓶装的和被困在这个星球上的灵魂将会被捕获。这是因为他们涉及负极性和出卖他们的灵魂。他们将不能够演化和去理解,因为他们会不断地卷入欲望和物理身体的苦难中。与所面临的近未来的挑战相比,你将面临许多世界问题,污染、食物、你的政府的问题,记住我们告诉你的这个: 200年内这个星球上的生命将被冻结。我们来的原因,和你们为此工作的原因,就是要让人们意识到,以便我们能去拯救地球上的灵魂,并终止这个宇宙一直以来存在的问题。现在我们所在的是一个危险的时刻[1975],负向能量在建造中。回到我们进化的技术方面: 以我们的技术,我们能帮助人们摆脱由你们的污染和技术造成的地球的难题。【译者:2175年前?冰河期?】


安德鲁:  这方面的知识将如何从你的世界转移到我们的世界呢?你能给我们一个简单的描绘吗?


汤姆:  我们会成为可见的,有身体行走在你们的行星上,它将是必要的。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给予这个数据和让你弄懂这种技术,那要花许多年。正如你所知,这个星球将无法维持其自身,一旦它的水受污染,地球就无法产生食物必需品。并且地球会被那些生命和要依靠它转世的灵魂挤满,因为他们牢记着他们的物质身体有食物、繁衍、和触摸的需求——这是他们被困于这个星球的以太层的真正原因。


安德鲁:  如果有人带着完全的善意和乐意来找我,并说:“是的,我相信你所说的是真的,这些事情如你说的那样正在发生,作为一个个体有什么实用的方法是我可以做的,来帮助扭转这一趋势?”  你有什么建议?


汤姆:  如果这个人相信它,然后告诉另一个人,一个人告诉另一个人,那个人也告诉另一个人,那么事情就会改变。记住将会有许多像你这样的人人来、问问题。这将是一个大众时代: 这不是一个政府的时代,也不是宗教,不是社会控制大众,群众将会被告知,他们将被你们的收音机、电视机、出版物告知,然后他们会听到,他们也必相信,因为证据将向他们展示。


安德鲁:  所以相信你的存在和你是作为一个代表这是很重要的,这就是这个信息的本质吗?


汤姆:  的确是的,因为若不承认我们的存在,我们怎么帮你呢?我们可以帮助的方法是将带给人们知识,我们能提供帮助,而且我们不会造成一个问题,我们只是来帮助,带来爱与和平。会有许多不明白我们所说的生命形式的大众,他们将不能理解整个宇宙和这个行星所造成的瓶颈,但请记住: 这并不总是必要的。我们确实存在这是事实,然后他们接受这个事实,然后他们会看到我们没有伤害他们这个事实,我们伴随着爱而来,是重要的。当我们利用我们的科技帮助这行星时,我们同时还传播真理和爱,这样这个行星的灵魂便能继续进化,以及杜绝有可能彻底颠覆宇宙的问题的产生。


安德鲁:  如果这一切的知识是通过电视、出版物、以及类似的东西传播,那么过着简朴的生活人民将得不到传播,如在许多在非洲和亚洲的一些地方的人们,如何了解这关于这些呢?


汤姆:  他们不需要知道,因为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当你提到非洲或亚洲,他们不是精确地知道这些,但他们知道是有某些事情正在发生。同样,印度的宗教领袖非常明白有些事情正在发生。而发达国家,所谓的发达国家,才是个难题。如果行星地球能被拯救——它将会被拯救——整个宇宙将被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所有灵魂都将寻回他们从时间的开端一直到现在都在寻找的本质。并且记住,当宇宙的灵魂在他们的里面拥有宁静、喜乐、和平安,并形成这个爱的时候,它就超越甚至那些负向的,黑暗的灵魂,就会给它们带来生命和爱。


你能想象当你已经实现要降临这个星球去做你想做的事情的心愿时,整个宇宙会闪烁着一盏看上去是如此耀眼的灯光,因为它变成了一个纯洁之爱的光,一切都合而为一,那就是我们所有的努力。我们惟一的请求就是你们永远不要,即使在你们最黑暗的时刻,即使在你们彼此之间都感到不安,在你的国家和人民都感到不安之际,不要忘记我们和你之间的关系。现在,当我们的眼目巡视地球的时候,在这里和那里,我们只看到一点星星之火,仍然有很多黑暗的地方,但我们知道你已经抵达地球,你的心愿一定会实现,一旦它被完成,纯洁之爱的光芒将照亮整个宇宙。


艾琳:  我们早些时候谈到关于规则,我想和你走得更远一些,全是我的直觉。我相信不存在任何规则。现在可能有规则,你了解他们,但以我们的了解而言它们并不存在,因为我们所朝向的标准不同。我也不止一次地相信,所有的人类已经经历了这个,尽管你对它有一个更清晰的记忆,比如说,我们所做的,你同意吗?


汤姆:  可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记忆。


艾琳:  好吧,我们继续向前走,是的,我们以前都来过这儿。


汤姆:  是的,而你只有这一生里的记忆,在之前的时间里没有游戏规则,你完全正确。


艾琳:  没错,它是我们的人性,这将使我们能够达到进化的飞跃(一旦我们彻底理解),我们不能做最后一次。


汤姆:  那是正确的。在你内在自性的深处运作的是,你的信任,你的信心,你内在的知晓,和对你在过去的存在的理解,以及你务必要继续演化的责任。


艾琳:  好的。随着我对它的信任,会发生什么,那是我们内在的人性将必然演化到一个灵性与人性整合的点上。


汤姆:  那是正确的,这就是地球所赋予你的。


艾琳:  这是炼金术,如果适当地组合在一起,将带来转化。


汤姆:  那是正确的。直到地球成为一个光之宇宙飞船,那是永恒的,直到永远。


艾琳:  一旦人类接受他们的欢乐,他们就不再挣扎于幸存,当天堂恢复后他们不必担心无聊。你扔掉了一个硬塞进我脑袋里实现,那就是当一个人看着人类的历史,意识到从最早那天起他们已经制造了问题,战争、分歧、打架、死亡、杀戮等等,他们就可以克服它,然后他们可以有一个和平的瞬间,然后它再次被打破。我们能做什么来打破这个模式?我们如何开始?现在我知道我们不得不去整合肉体性和精神性,等等。但还有什么?


汤姆:  你看: 那埋设于人类之内的勇气是必要的,它会先导致人的自大骄傲,之后再还原成为真正的勇气。这种勇气是你对自己真正是谁的认知,它脱离了自大自傲,因为人人都会意识到他们自身的独特性。是的。现在,把它包括在你的冥想里,因为当人们开始去理解,那么人类就会加速。你现在明白了吗?


艾琳:  是的,所以勇气成为人类提高的基石之一吗?


汤姆:  以及施与。


艾琳:  还有呢?


汤姆:  怜悯。


艾琳:  然后呢?


汤姆:  仁慈。


艾琳:  所以这些都是基础,得以让我们建造我们的大厦,得以让我们可以连接到世间的其他人。


汤姆:  你看,那就是人们创造的一个叫做“崇高”的术语。


艾琳:  我们讨论这个的同时,还有其他同样存在的东西,在另一个时间和空间?


汤姆:  没错。


艾琳:  我们和你,共同地,能够达成这个连接。


汤姆:  没错。


艾琳:  我只能走这么远了! 有一些关于连接的事物超出了我们认识的,一个人知道的现实之外,你们所说的是一个基础,去建造人类大厦的,但同时,我们必须在另一个空间和时间架构里有一个结论…


汤姆:  这是正确的。


约翰:  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其他现实吗?


汤姆:  那是镜子,你知道电影吗?当它从你们移开时……


艾琳:  等一下,等一下,所以你们谈的是另一个空间和时间——所以言语变得荒谬——会有一个片刻到来,我们能够与思想沟通,对吗?


汤姆:  准确。


艾琳:  是啊,但我们还未到达那里。


汤姆:  那是正确的。然后你会继续下去,直到永永远远没有结束,直到永远。当你看两面连续的镜子时你看到了什么?你永远看到的是自己。


艾琳:  很好。


汤姆:  你们也知道、能量的建造创立同样需要支持和激励,但它也是被动的。你需要移除你们内在的地球影像,它束缚了你们的思维。就是在开始创世的时候,那个所谓的原罪——你了解在伊甸园中的蛇吗?


艾琳:  这“一”,造物主,在开始创造之前有一种深深的认知,这个认知出去到许多事物中,希望去促成一个,或者是某种对地球的再创造。我跳过亚当和夏娃在花园里的故事。这个顺服神的课程,理解自由意志,以及在不服从的选择下行使自由意志。


汤姆:  在服从的选择下同样也行使了自由意志,你看到了对立吗?


艾琳:  当然是这样。


汤姆:  是的,什么是你必须了解的,你自己必须揭开这个启示,因为你们每个人必须获得揭示。


约翰:  我不明白你所说的揭示(revealed)。


汤姆:  当你明白的时候,你就明白我们所说的。


约翰:  (叹气)


汤姆:  这不是一个赌博训练,这是一种发展你自己思考的心理过程的训练。


约翰:  现在我的头脑就像一个蛋糊!


汤姆:  当你了解你是谁,那么全部的我们之所是,在我们之内的知晓,便可完全地转移给你。


伊恩:  我们的一部分将在建构过程中被揭示出来,这是精确的吗?


汤姆:  那是正确的。


伊恩:  我们不需要计较那些假设的事情吗?


汤姆:  那是精确的。一旦你开始这个,接着就有许多揭示。为此你的世界,这个宇宙也同样,必须被构建。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是现在就是开始的日子,但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你会治愈自己和地球。这个愈合的起点是,取决于那些已经通过自我和除去了自己的阻塞的人们。理解我们对你的广大的爱,我们在你心里巨大的喜乐,并且记得和理解,我们希望地球去了解我们的爱和我们的存在。我们给予你们爱,我们给你带来和平,我们为你对我们的支持献上感激之情。现在我们离开你。

 

 

 

 

 

 

第9章   十字路口

 

 

 

 

(这是关于我们的选择,我们行为方式的反映会遍及我们的行星;这是关于我们对唯物主义、生态环境的态度。虽然开始汤姆的话似乎在重复前一章里说的,但仍然有新的东西....)

 


汤姆:  地球,和其上的人类存在,是宇宙里一个巨大的瓶颈。在所有物质行星里地球是宇宙中最物质化的,但因为它所具有的多样性,它成为了最美丽的行星。那些从其他行星而来出生到地球上生活的灵魂们,必须发展出一种身体和精神之间的平衡。但这些在地球上的灵魂们变得,因为密度和极端物理性的缘故,当他们的物质身体分解进入地球时,他们的灵,却不再愿意脱离地球了——-它已经造成了一个“循环”,而且每一次循环使他们增加更强的欲望,和更觉得乐趣的享受。我们并不反对这个,如果以此方式能更实际地发展出一种与行星的本质相协调的平衡,然后其意图将会获得指导并被吸收。当这个循环开始,就有来自其它行星的那些有需要来到地球的灵魂们,所以你们的人口就爆炸了。同样这些在这个行星上的形体里的他们,是处于的行星的能量中心上,和围绕着这个行星的精神性地带,在他们之内有循环的渴望。


米奇:  我参与了一项旨在到本世纪末结束饥饿的运动,我想了解一下我们的主要目标。它是不管多少数量都要去满足地球上所有的人们呢?还是宁可去把人口限制在一定的数量呢?


汤姆:  当你们和别人通过服务,将你们的行星带进它自身的平衡里时,当它然后进化到一个更高的振动时,那么人口将会减少,因为消极能量不会再以一种可以压倒一种正常的正与负之平衡的能量形式存在。


当所有人的内在和平都落实到身体的需求上,那对于人们的出生率来说也将是一个稳定因素。那时候然后绝大多数灵魂是进化的,你们的地球便真正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命定里的天堂,是的。


约翰:  我知道你对我们的数字系统有困难,但这颗行星上目前有五十亿人: 参考你刚才说的话,什么标准能让星球可以舒适地承受呢?


汤姆:  那是可能的,不难,如果绝大多数人处于一个进化的状态,所有供应[食物、材料、和资源]能够支持九十亿人口。你理解了缓解饥饿的重要性吗?它是一个思想的能量形态。当结束饥饿的概念开始被理解,它应该被人们讨论,如果有足够的人们相信它,将它变成现实。理解思想的力量是十分重要的,那一旦被理解,一切事情都成为可能。


米奇:  是的,所以真正的目的,我们的项目,是创造饥饿可以被终结的意识,这对最终结束饥饿是最主要的工作吗?


汤姆:  是的,它非常重要,为了使人维持在这个内在焦点上,最重要的是有某种形式的出版物,让他们确信他们有意愿,并且必定会实现的。事实上,现在政府的内阁委员会对这个问题进行调查就是一种好迹象,是为了让世界相信需要去做点什么了。最重要的事是在你们的行星上每一个个体,无论他们是在哪个部门,明白到他们是整体的一部分,他们同样能发挥重要的作用,因为如果你获得一滴水,当你收集到足够的水滴它就能汇集成一个池塘,那个池塘就能延续生命,你明白吗?


米奇:  很好,是的,谢谢你!


安德鲁:  关于大灾难: 灾难注定会更多还是较少呢?按你说的好像它的影响会缓和,或者....?


汤姆:  你们每一个人都有自由意志,你们世界的每一种文明都能发挥积极信念的能量。一个例子: 如果你有大约一百人,这一百人就可以转化一百万人。你明白吗?


安德鲁:  是的,当你有适当的光和纯度来溶解的黑暗时,我们知道这样一个比率的工作原理。


汤姆:  是的。所以,那并不意味着灾难是必须的。


安德鲁:  它不是不可避免的?


汤姆:  它是一段这颗行星转变的时间,灾难不是注定的。


安德鲁:  是的,那么,现在我们有不寻常的天气现象。我们有洪水、干旱,有很多小灾难在袭击地球的某些特定部位。例如,已经有比以前更多的火山爆发记录,有一个携带数吨硫酸的云系正环绕地球——哦,这是毁灭性的。这些现象来自哪里?这只是地球进程的一部分呢?还是人为的,或外部影响....?


汤姆:  那是不自然的,这大气现象是人为干涉造成的。


安德鲁:  我看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对行星的滥用引起的?


汤姆:  是的。在你的国家和其他一些国家有民间运动,小规模的,这一小群人正在为瓦解那些造成污染的组织的力量而战。如果他们能够继续那个信念,他们一定会成功。如果人类不回到以非破坏性方式利用存在于地球上的一切,那么它所剩下的荒凉影响的不是你,而是你最小的亲人。人类不仅仅对这个地球有责任,对宇宙同样有责任,因为地球对宇宙的幸存来说是最为要紧的。我们希望你了解你们人类在消灭这颗行星的氧气,在以打猎来灭绝海豚,在污染地球的水方面所具有的破坏性因素到底意味着什么。


有些国家正缺乏生命的源泉: 水。想象一下发生在地球上的,通过破坏由你们的植物生命提供的氧气,然后更进一步,并明白污染——破坏了你们的海洋,以此就排除了重建地球的所有可能性,因为你要以不同方式消除海洋的盐份来使那些缺乏生命之源泉[水]的国家复原,而如果你用有毒的化学物质污染了海洋,你如何能复原呢?


你们有两道门槛可以选择去跨越。你们代表行星地球,地球上的人们必须开始去承担责任,它就是你们的青春的前途。


正如你所知道的,在你们行星上,人类有动乱,以及地球的物理方面的剧变,伴随它的是火山爆发和人类的堕落: 地球上的实体们正在试图净化和自我洁净。并且由你们的堕落所引至的臭氧层破坏,使得行星正被你们的太阳燃烧。因此你们必须了解你们的精神和情感的力量,你们有能力将事情朝向好的方向转变,你也有能力创造一种情势去保护地球。有那些处于无知里的试图去与地球为敌的人,有时并非故意的,造成污染和错误。因此现在是时候让人们聚集在一起冥想,去重新编织一顶华盖围绕地球,这样这颗行星必不会被焚烧,或导致毁灭,或疾病。


约翰:  你这里所表达的是,对地球而言臭氧层是最严重的和最迫切的问题吗?


汤姆:  那是正确的,你完全可以创造一个编织构造的波潮,你们的科学家明白那会有显著的效果。


约翰:  是氟里昂(CFCs)带来的负面因素吗?如环保人士所描述的,还有我们不了解的影响大气层的其他因素吗?


汤姆:  你们的行星地球,其自身,会制造对你们的大气层带来问题的气体,但另一方面,人类合成了它,通过增加很多肉食——饲养——然后动物排放气体,人类也在排放的气体。所以,这对你来说似乎是无关紧要,但是森林被逐渐移除,动物却占据陆地,因此你的处境就变得更加危险了。所以,你们每一个人难道不应该以所有可能的方式来弥补这种不足,减少某些活动,减少气体排放,合并你们的时间和空间,避免使用不必要的制造气体的设备,或创造一种不会发出气体的加工流程来吗?


把一个小小的改变放在心中,然后你们人类将明白你可以把自己彻底地从所有你相信是必然的束缚中释放出来——因为当你了解你是谁,你就会伸展你自己的翅膀,我们用这个类比,来说明你们每一个人都有能力创造一种转变,给地球带来彻底的不同。然而,如果人们不愿承担此责任,并说这是不可能的,那就会造成更多的麻烦。


客人:  所以这也意味着地球上人们的日常饮食需要一个重大的改变吗?


汤姆:  在这个时候的行星地球,一个彻底的改变是不可能的,因为某些性质的那些人类离不开动物蛋白,真正必要的是一个教育过程,让人们了解他们有足够的动物蛋白,而且所有的都必须平衡,摄入过多动物蛋白质会导致不平衡,因此对动物的饲养已经越出了需要的比例,它需要经过好几代人的进化,那时候的人们不再需要食用动物。有些人类和文明不需要它——因为他们已经进化到了那种地步——但这对另外的人们来说就会造成疾病。然而,气体物质,就像当你制造响声时,是从动物的气体能量转换而来: 它是来自动物和释放这个气体的人们的废弃物。


约翰:  从腐烂的植物和森林植被也会产生了这个…吗?


汤姆:  那是正确的,并且当你清理土地时就释放更多的气体。你知道你能通过世界的统一而拨乱反正,将地球带进平衡和秩序吗?非常重要的是通过所有国家的努力修复电离层的破洞,同样重要的是去理解那些必须回到平衡的国家,因为当这些国家内部不平衡的时候,会从它外在表现显示出来。因为人类的不平衡,暗藏的疾病开始侵蚀人类,由于这些细菌的破坏,它不允许人类活到履行其天命的日子,以将地球这颗行星引进到它的公正的所在。如果你想要真的在这个竞技场上集中精力去改变你的国家,改变医疗行业的老大们,你就要把他们像鸵鸟的头一样埋进土里,不让他们露头。

 
安德鲁:  他们是顽固的老鸵鸟(大家笑)。


汤姆:  为阻止毁灭你必须承担这种责任,开始是你自己,然后带动你的家庭,然后把你的社区包含进来,为了人类的福祉和它的天堂,去阻止这个在生存资源上带来的掠夺和毁灭。


约翰:  有关于气候模式的改变程度的讨论,有人认为是由环境的衰退造成的,有人认为是部分地由长期气候模式的周期造成的,到底是人工因素还是周期因素呢?


汤姆:  是两者的结合,两方面都失衡,那不是一种微妙的改变,而是一种毁灭性的改变。


安德鲁:  是的,我们都经历过可怕的风暴,对植被、树而言非常,非常具有破坏性,……


汤姆:  你知道,你正在赢得这个较量,阻止试图摧毁你存在的力量。


约翰:  我想知道我能做些什么来停止地球臭氧层空洞的扩大?


汤姆:  不使用任何会造成污染的产品——这包括影响其他东西和无法溶解的产品。地球上有天然元素释放温室气体排放量,是你无法控制的,但你可以控制那些在自己的生活中的排放,你也可以告诉你身边的人,你也可以在冥想里给予你的能量来医治它。我们没有时间说明天再开始,现在这一刻开始是十分必要的。如果你们的政府不对的污染负责停止给产品生产许可,那么母亲必须行动起来,因为这是他们的孩子的世界。当你阻止了其他的东西,阻止了污染产品,那些制造者们会听到并有所反应,我们向你保证。不要使用有颜色的纸产品,也要小心漂白的纸产品,因为会有毒素进你的消化系统,而它们被随便丢弃那也会带来污染。每个人所注意的一个小节,将会在防止人类的毁灭上产生很大的效果。


多了解这些信息,然后可以传达给别人和由组织去出版。这是你们的行星,它是你们的孩子,或子孙后代们的世界。它是一个美丽的行星,它必须继续存在,你希望未来在它的完整里再次光临,因它本该如此。理解这一点: 你不是独自一人在地球上,你们并不是独自存在于这个宇宙,你们应当在其中欢欣鼓舞。


约翰:  我有一种感觉,只要这个星球上有贪婪,就会有需求。许多有意识的人们也似乎不了解这个概念,我感到很孤独,我想知道我的感受对不对?


汤姆:  你已经拥有了一个很高的理解。你说的这点是重要的,但这是理解的迷思。我们会这样解释: 重要的是要从贸易的难题中解脱出来,重要的是弱势群体是在和平与和谐里,有一个地方,不论以什么形式来理解,就是矩阵内的全体人类,需要温暖和爱,或最需要的是秩序,因为如果没有秩序头脑就会混乱,若有机械或电子机器能够用来减轻个体们的负担,我们不会有异议。


麻烦的是,当这些事情成为最重要的,当这种模样,或价格成为最重要的,当自己的成为最重要的时候,以及当财富要变得更大更多的时候,当占有更多被认为是意味着成功的时候——它就成了一个藏有不安全感的空壳,你理解吗?就像龙虾: 一只龙虾有结实的肉,但有时候它是柔软的,那不能吃,糊状一样。我们现在说的人类自身呈现的情况,就像一个美丽的龙虾,但里面是糊糊,有种怪味,不能吃,它会毒死你。


约翰:  是的,我明白了,很好。就像耶稣说过的:“一个有钱的人进天国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 是真的。虽然财富本身没有害处——有害的是所有的人对待它的方式。


汤姆:  那是正确的,你完全理解。另一种理解是: 商业贸易是一个能让你去给予的途径,你理解吗?


约翰:  很好,是的,谢谢你。有一个我担心的问题是关于贫穷,我们看到了许多人们在其中经受着煎熬,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苦难?我指的是[1985]在苏丹和埃塞俄比亚的饥饿,以及孟加拉国的洪荒: 在我看来,这些事情往往冲击的都是那些最不应该承受的贫穷而卑微的人们,我无法理解这个过程。


汤姆:  那些讲因果法则的人会说“这是他们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希望向你们表示,事实并非如此。这是一个造成这种状况的世界的因果报应,这就正是拿撒勒人所说的圣殿里的放债者那样是情况,就是贪婪的政治动机造成的现状。所有这一切导致了人们的食物被无情的洪水冲走[如在孟加拉]。那些人不值得遭受痛苦: 它是这个世界的业力,那些转过他们的头,那些相信苦难对于削减人口是必要的,为使地球更有秩序有更多地方,那些人是冷酷无情的。在未来的时代我们不希望他们处于这样的情况。随着六百万犹太人的灵魂的自我牺牲,他们同样在试图将地球的位置提升到它理应所是的,身体和灵性,正向与负向完全达到了平衡的一颗爱的行星的位置上。


约翰:  在我看来这仍然是个奇怪的课程,贪婪的人和贪婪国家必须从他们隔代的方式里去学习,这种方式比直接从自己的经验里学习更难吗?


汤姆:  每个国家里的每个个人都必须行动起来去促进改变。一个国家的政府应按照其本应有的功能发挥作用,因此,很重要的是要为你们世界的众民带来那些变化。它需要一个内在的觉醒,人们必须抓住,并且行动起来阻止他们的政府,要求保障他们在过去已经承诺给他们的。这是一个人民现在必须获得控制权的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76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